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所以,我特别特别喜欢他啊。

豌豆黄儿:

一直觉得呀,天天最有魅力的地方就在于他性格中的多面性。
首先,他很萌很可爱,话多憋不住,有点逗比,开朗阳光,但同时他又有冷酷的一面,冷静、细心并且可靠有决断,这也是非常帅气的一面。
同时他又有十分温暖和温柔的一面,比如在埋骨之地副本那一段,有个细节是他偷偷跟苏沐橙说,你打的挺好的都怪刘皓那白痴。小声偷偷说和这种安慰,足见他其实是个很考虑他人感情的人。当然还有离别时对老叶说的那些,真的是讲义气重情感人又暖。

当然对于竞技的热情与执着,对于荣耀满满的爱就不必多说了。

其实天天是个特别特别特别苏的角色,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人:平时像个大男孩,性格开朗活泼,直爽又可爱。但同时又非常细心、冷静,从不掉链子,有担当能决断,值得依靠,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情会坚持会投入会保有长久的热情。他有自信,也有能力,还有魄力。并且,他又温柔体贴,重情重义,永远顾及着他人感受。和他在一起永远很多笑声,永远不会冷场。

他是不是这世界上最苏的人。

宝贝们,快期末考了,暑假更新。
而且最近……写什么都好垃圾,写完就想删掉重新写,不好意思。

叶家双子529生日快乐

景色【11】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我觉得我要找一个契机让她们顺理成章地谈恋爱了

谢谢点开

11: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沐橙还躺在床上玩手机。楚云秀发完自己每天例行的“我和她”的故事之后打算关灯睡觉,但看到苏沐橙俨然一副网瘾少女的样子还是没把灯关掉,她把空调调到28度又废了点劲把苏沐橙压在身下的被子拽了出来才躺下睡觉。
      苏沐橙正皱着眉头打字打得飞快。她拍了拍苏沐橙的肩头:“起来玩,别躺着,对眼睛不好。”
      “我没玩,有个学生找我解决情感问题。”
      “你是当老师还是当老妈啊?情感问题都要你解决。”
      “没办法,我就是拿着卖米粉的工资操着卖白粉的心。”
       “行了行了。睡觉,明天上午第一节课再不睡明天起不来。”
      房间里随着苏沐橙把灯关掉而变得黑暗,窗户外街上的灯光成为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楚云秀还是很精神,房间里太安静,一闭上眼身旁苏沐橙翻身的声音都格外清楚。她就想睁开眼再看一眼苏沐橙,她朝着苏沐橙躺着那边翻了个身,发现两人正好面对面躺着,而苏沐橙正在看她。
      “沐沐,我今天去了我工作的那家杂志社报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两个星期之后我就有工作了。”
      “所以秀秀是很久都不能在家了吗?”
      “不会,我会尽量挑近一点的地方去,而且我还能写别的专栏做别的职位做一个端茶递水的小妹也不错啊。”
     “为什么啊,旅行不好玩吗?”苏沐橙说话时离楚云秀更近了,她呼出的气息洒在楚云秀的脸上,像拿逗猫棒轻轻扫过楚云秀的脸一样,痒得楚云秀想打喷嚏。
      楚云秀将声音放得又轻又缓,她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说什么,但她大概是忍不住自己亭亭如盖的感情了,她想要坦然地说出来我喜欢你很久了,甚至是,我爱你很久了。她却用对待珍宝一样的语气对苏沐说:
          
      “因为,家里有人了啊。”

      楚云秀有种错觉,苏沐橙在她讲这句话的时候屏住了呼吸。
      “那我以后也不能总是代替别的老师值夜班了。”
       苏沐橙大概是被她逗笑了,她叹出的气顺着楚云秀的锁骨滑进楚云秀的衣服里。
    
      “因为,家里有秀秀啊。”
       她的声音仿佛长着手脚,勾着楚云秀的发丝,搔过楚云秀的心尖,让楚云秀猛然想起不知道哪本书上的一句话。
      她的美,是三月繁花压枝的美。
     “秀秀你明天下午没事吧?我明天下午要回一趟福利院,你要来吗?”
      “来。”
      “那秀秀晚安。”
      “晚安。”
       苏沐橙仍是看着楚云秀,楚云秀替她将贴在脸颊上的发丝扫开,又郑重地说了一遍:“晚安。”
      苏沐橙又翻了个身背对着楚云秀睡觉去了,她的发丝散在枕头上,在发尾部分还有一些分叉。楚云秀用手背轻轻地贴着自己发烫的脸颊,耳边还回响着苏沐橙那句:“因为,家里有秀秀啊。”
      她又想起今天写的故事里作为结尾的那句话:“我很担心,她总喜欢走在车开来的方向。”
      苏沐橙啊,你别说这种让我会误会的话啊。

     第二天苏沐橙出门的时候楚云秀还在睡觉,她留了张纸条就静悄悄地离开了。上完早上一起连着的四节课她看了看时间快到饭点,顾不上自己快要烧起来的喉咙,将电脑强行塞进包里就火急火燎地往办公室外面走。路经办公室里唯一坐着看剧的老师的办公桌时那个同事还好奇地问了句:“橙啊,你今天这么早走?昨天晚上也是,晚修还有半个小时你就一直看时间,跟男朋友约会啊?”
      “家里有人等着。”
      “改天事成了请喝喜酒啊。”
      
      “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请。”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噢。
    

     上一年你生日的时候,我在备战中考,和朋友立了flag说不考完中考不玩手机,结果你生日那天就破功了,因为我想悄悄地看一眼,结果一不小心看了好多眼。
      刚开始看《全职高手》是因为朋友的安利,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你离开嘉世的时候我都想一把火把嘉世烧了,后来你到了兴欣网吧做网管,用君莫笑在第十区兴风作浪,有着脸皮比墙厚的特技。我一边看一边傻笑。你和唐柔妹子pk,让微草众人给唐妹子当陪练自己收材料收的停不了手,去看全明星,为王杰希互相,替唐柔妹子抽杜明。
     还有,
     那龙抬头。
     陈果不服嘉世这样对你时你的云淡风轻。
     给一帆小天使建议,给罗辑建议,给唐柔建议,用独特的方式教莫凡融入团队,给魏老大和点心大大的邀请,说安文逸再怎么不好也是我们兴欣的人。
     给苏沐橙不离不弃的陪伴。
     给邱非打的指导赛。
     送给老板娘自己和沐沐的亲笔签名当圣诞礼物。
     37场连胜,
     单挑之王,
     四个冠军,
     总决赛的一挑三,
     国家队领队,
     这些所有所有,苏沐秋看到了,你那个荣耀打的很好的朋友看见了。
     我们也都看见了,看见你这些荣誉背后的那一点火光和那么多的努力。
     有幸在那一天,遇见最好的你。
     少抽烟,多运动。
     生日快乐。

景色【10】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爆肝

我觉得自己这回更新很敬业的【写得特别矫情】

谢谢点开

10:

       刚刚还坐在保安室里喝茶的老大爷听到铃声之后就放下他那老古董水杯来推开学校大门。楚云秀十分好心地帮了一把。学生陆陆续续地从教学楼里出来,楚云秀也蛮着急地往学校里张望着。校园里就开了几盏灯,但楚云秀还是看清了苏沐橙。苏沐橙低头看着手机,额前的刘海随着她低头的动作扫到她眼睛前了,她就伸手将头发别到耳后,她离学校大门越来越近却没有抬头看一眼楚云秀。正当楚云秀准备往前迈一步叫住她的时候,苏沐橙仿佛和楚云秀心有灵犀一样抬头往楚云秀那边看了一眼。
      “啊。”苏沐橙轻轻地惊呼了一声。
        苏沐橙就此停住了步伐,楚云秀也没有再往前。苏沐橙停在离大门最近的那盏灯下,而楚云秀站在大门外,她俩中间就隔了三四步的距离。苏沐橙就站在那里看着楚云秀,直到她的手机自动黑屏,周围经过的学生频频回头看,好奇全校颜值最在线的老师在看什么,心里就脑补了一段情敌相见分外眼红的戏码。
      最后也不清楚是谁先迈开了步伐,等她们并肩一块走的时候,苏沐橙不在原来的那盏路灯下,楚云秀也走进了校园里。
      “秀秀你怎么来啦?”
      “来接你,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
      “那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一个人来接我我也不放心啊。”
       两个人走出校门后应右转回苏沐橙的家,但苏沐橙却径直走到了等红灯的马路口。
      “沐沐?”
      “哎呀,我忘了。和秀秀一起走就以为我还在念书现在要陪你回家呢。”
      和楚云秀同桌的一个月,苏沐橙就回了一次孤儿院,碰巧那次是和楚云秀一块走去她家楼下等公交车。那时苏沐橙就提了个装着换洗衣服的袋子,过马路的时候还特意绕到楚云秀的另一侧——那是车开来的方向。

       “那个房子应该租出去了”
        要么就卖了,楚云秀也不知道。

      “沐沐你晚上吃了什么?”
        苏沐橙尴尬的沉默了一下。
      “我吃了葱花……”
      “葱花饼干?”
       苏沐橙又干笑了几声,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楚云秀这次连话都没有接。
     这下玩脱了,让你晚上不吃饭吧,啃了几块饼干就安慰自己饱了吧,看看,这会把自己的租客惹生气了吧。
      “秀秀啊。我是中午吃太饱了晚上才没吃的。”
      “下次你要看晚修的时候我把晚饭给你送来。”
      “学校饭堂有饭吃。”
      “做得没我做得好吃。”
      “外面也有饭吃……”
      “没我做得干净。”
      “太麻烦了…我一个月要值好多次班呢。”
      “不麻烦,我闲。”
       两个人争来争去的时候又站在路口准备过马路。过了这个马路前面就是苏沐橙住的小区,大晚上的,已经很少车经过了,只有红灯滴滴答答的倒计时的声音和心跳声完美合拍。
      在红灯跳到绿灯的时候,苏沐橙从楚云秀的右边走到了左边。
      ——那仍然是车开来的方向。
     楚云秀叹了口气,落后苏沐橙半步,声音带着无奈和妥协:“走吧,回家吃云吞。”

     “那秀秀你晚上吃了什么啊?”苏沐橙洗完澡后在垃圾桶旁边开酸奶的时候随口问了句。
      这时楚云秀正在碾碎黑胡椒打算放到锅里调味,被她这样一问忍不住吸了一大口带着胡椒味的空气,呛得眼泪汪汪。
      “吃了面。”
      “方便面?”
      “你怎么知道的?”
      “吃了也不毁尸灭迹,垃圾桶里还有包装袋。”
      苏沐橙又随手往锅里扔了一堆云吞,把楚云秀从料理台前推开赶她去洗澡。
      “我来我来!你去洗澡!”
      “那你记得丢胡椒。”
      “行行行,不能白搭你碾胡椒碾到痛哭流涕的好意啊。”
        苏沐橙看着砧板上的菜刀有一面沾上了胡椒粒,还反射着厨房的灯光,连续两天开火煮饭,她以前都没经历过。她把胡椒碎倒进去的时候搅了搅锅里的云吞,居然搅到了沉在锅底的荷包蛋。荷包蛋煎得很好看,苏沐橙想不到别的形容词,可能是锅里冒上来的热气让她的眼睛有点酸,让她几欲落泪。
      她说不清那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她心里胀得难受,却不是听到苏沐秋死讯时那种呼吸不上来呐喊不出声的绝望。就好像那天她一个人站在手术室门口,盯着门上的红灯不肯眨眼,直到眼睛忍不住流出眼泪,她哭到喘不上气的时候,有一个人帮她擦干净眼泪,给了她一个家一样。
      心里被不知道是什么的情感填满了。
      这个荷包蛋真的煎的太好看了。
      就像苏沐秋会给她煎的蛋一样。

    “秀秀啊。”
    “我们天天晚上八点打后还吃那么开心,会胖死的。”
      声音轻得像融化在沸腾的水中绽开的泡泡里。
      楚云秀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苏沐橙已经坐在饭桌前玩手机了。原本应该在苏沐橙碗里的荷包蛋到了她的碗里。

      “别,别把蛋给我。这是我刚刚给你煎的。”
      “那秀秀你中午吃了什么?”
      “早餐。”
       气氛又陷入了尴尬。楚云秀认怂地看了眼苏沐橙却正好对上了苏沐橙的视线。
       “秀秀我决定了,我以后中饭晚饭都回来吃。”

       “督促你健康饮食。”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听歌会听到恍惚,有虫帮我捉一下谢谢了

所以这款笔究竟有几种颜色

结一波婚好吗,跪求队长和副队了

清蒸鱼:


M记版本的是蓝底黄色的



预告里转的笔就变成了黄底蓝色




如果预告是天天的房间,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喻队的笔是蓝底黄色的,天天的笔是黄底蓝色的,四舍五入就是……九只秋葵我出了!


借用图感谢!

景色【09】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就是这么磨叽就是这么拖剧情

我开始写流水帐了,打醒我吧。

谢谢点开

09:

     楚云秀的休息时间是飘忽不定那一款的,对于苏沐橙早上七点就起床出门的行为,她给予了一个挥手说再见的动作。那时苏沐橙正在房间里扎头发,她用牙咬着橡皮筋,看到楚云秀勉强撑开眼皮看着自己就对楚云秀眨了眨眼睛。
      苏沐橙拿着包离开房间前,弯下腰在楚云秀耳边说:“秀秀,早餐我蒸了包子在锅里,车卡和钥匙在鞋柜上,我中午不回来吃,今晚要看晚自习九点才回来,晚饭不用等我了。”
      楚云秀迷迷糊糊地听完,抱着被子转了个身,含糊地说了句:“再见。”

      “再见,秀秀。”

        苏沐橙的声音像浸在蜜里,甜得让人忍不住幸福地眯眼,之后还有一阵阵的回甘。
       楚云秀睡到日晒三竿才爬起来把早餐午餐一块吃了。她盯着包子看了半天,脑子还昏昏沉沉的,显然没意识到是哪位田螺姑娘那么有空给她做了早餐。然后她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味道是苏沐橙家里的沐浴露香气,自己站的地方是苏沐橙的家,而不是楚云秀在那天气多变的国家里租的找房子,不是那个一年到头都拉着窗帘只有一个月晒一回太阳的房子。

       “过得终于有点像正常人了。”

         吃饱喝足后楚云秀敬业地拿着她的主编给她发的杂志社的地址,去报道。H市这边接待她的是一个女孩子,得知她是楚云秀之后崇拜地看了她很久,再三声明自己是楚云秀的忠实读者。最后送楚云秀离开的时候还很感慨地说了句:“我一直以为楚姐姐你特别不好接触,结果好随和啊。”
       楚云秀也实在搞不懂自己写的东西哪里给人一种“我很危险”的错觉。
       在小女孩再三强调等她的顶头上司安排好之后就会亲自打电话告诉她的声音里,楚云秀踏上了回家的漫漫长路。她来的时候怕不认路做了出租车,趁着天亮和自己带了眼镜,她看到苏沐橙家附近有地铁站,而她要去的目的地正好四通八达,她打算坐地铁回去。结果楚云秀这一折腾就碰上了下班高峰期,本来到办公大楼都两点了,和这个高层吹吹水和那个在国外看过几次的作者聊聊天再到处逛逛,顺便蹭个wifi刷个博,喝了几轮红茶。走到地铁站的时候都五点了,更别提对路况不熟而且很多次人太多没挤上地铁。
      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到苏沐橙家附近的地铁口。楚云秀又重启了一下自己体内的人肉导航系统找到小区旁边的菜市场。她想着昨晚还剩了肉,切成肉末混点小葱买些云吞皮做成小云吞吃也不错。
      平时还能给苏沐橙当早餐,感觉她每天早上就吃蒸馒头了。
      再买点别的什么回去当饺子馅吧?
      我们的计划通小楚如愿找到了卖云吞皮的店铺。
     “你好,给我一斤云吞皮吧。”
      在阿姨转过身称云吞皮的时候楚云秀想了想又说:“再要一斤面条吧。”
      煮面条吃也是不错的选择,老吃方便面太不健康了。

      楚云秀站在一家卖青菜的摊前打算买白菜回去做白菜猪肉馅的饺子时,她准备发短信问一下苏沐橙喜不喜欢。
      六点三十五了。
      她回忆了一下她们高中的作息时间,把手机塞回了口袋。
      “在晚自习呢。”

      回到家的楚云秀给自己找了个新闻联播看,边看边捏云吞。房子里安静得只剩下某知名主持人字正腔圆地报道新闻的声音和楚云秀给自己冲泡面煲开水的声音,刚刚还在点评别人吃泡面不健康的人现在却给自己泡泡面。人面兽心。
      八点半的时候楚云秀把所有云吞放进冰箱里,电视里已经从新闻联播转成八点档的家庭伦理剧,伦理关系看得楚云秀一口老血梗在心头。
      于是她提了把钥匙出了门,在去菜市场之前她探了探去她们高中的路。那会正逢放学,穿着学校礼服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走着,楚云秀一看就知道哪个男生把宽阔的西装裤脚改窄了,哪个女孩子把及膝的格子短裙改得更短了些,又或者哪对看起来就是小两口。她们高中的内外饭堂都远近闻名,楚云秀也猜不到苏沐橙是在外面吃饭还是在学校里吃饭。
      楚云秀八点五十到达学校正门的时候就和保安大叔开始唠嗑。那个保安大叔正巧还是她读高中那会的保安大叔。
      “大爷,您认不认识苏沐橙苏老师啊?”
      “认识的,她以前也是这儿的学生嘛。”
      “巧了,我和她同届的,您还认识我吗?”
      “认识认识,你是那届学生里最喜欢迟到的那个女孩子嘛。”
       楚云秀斜靠在墙上的身子突然站直,她朝马路的另一边望去——她以前的家离她的高中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她总是仗着家离得近光明正大地睡懒觉,走路五分钟的路程往往被她压缩成两分钟跑着去学校却依然迟到,总是拜托这个老大爷开门。
       她向马路对面看了很久,在望不到那盏灯之后也就收回了目光。她指尖碰了碰自己的裤袋子,除了钥匙叮当响和手机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大爷,方便借支烟吗?”
      “小姑娘,我上一年就戒了,人老了,惜命噢……”
       这时,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起,还是九年都不变难听到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幼儿园铃声。
      楚云秀突然泄了口气,头抵在墙壁上。

      戒了也好。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我的妈啊……沐沐女神(。・ω・。)ノ♡

又双叒叕:

一点沐沐相关的涂鸦,她真的好可爱呀,太太们不考虑多画画她吗=(:з」∠)_

景色【08】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ooc是我的,垃圾文笔也是我的哈哈哈

啊啊啊我家天儿今天出场了,我很开心于是我来更文了。

谢谢点开。

08:

      时针指过八点,钥匙拧开了苏沐橙的家门。楚云秀得以看清苏沐橙家的全貌,最大的惊讶大概是:太整齐了。连沙发上的抱枕都整齐地叠在一块,茶几上的水杯也一个个地排在桌子一角。这样看来,最乱的大概是门口的鞋柜,鞋子都交错地放着,有几双鞋的鞋带还纠缠在一起。真的太意外了,苏沐橙高中时的舍友也没有说过她是一个很爱整洁的人啊。
      “秀秀,我这里就一间房,你今天可能要跟我一块睡了,放心,哪里都不大,床最大。”
      同床共枕更在意料之外。

      楚云秀在煎蛋的时候看了眼正在切西红柿的苏沐橙,不禁陷入了沉思:“她还不知道我对她有非分之想,这跟引狼入室有什么区别?”
      “秀秀,在想什么啊?鸡蛋都要糊了。”苏沐橙突然凑到她身边关了炉火,苏沐橙的发丝蹭过楚云秀的脸颊。让楚云秀往后退了一步。苏沐橙的头发带着洗发水的香气还有在厨房站久了的油烟味。
      苏沐橙推了她一把:“出去坐着吧,最后这个菜我来就行。”
       都已经八点了,两个人晚上又吃不了太多,楚云秀就炒了个肉片和一个青菜,加上苏沐橙手上的西红柿炒鸡蛋也就三个菜,对比之前一个面包一杯水解决吃饭问题的楚云秀来说简直奢侈。

      “秀秀,我等会还要备课,你能洗一下碗吗?”
      苏沐橙咬着筷子,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几乎让楚云秀情不自禁地说出那一声好。
      事实上,她也拒绝不了。
      等楚云秀洗完澡进房时,苏沐橙还在和她的课件奋战,她娟秀的字迹在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讲课流程和一些课外拓展。楚云秀越看越眼熟,才发现苏沐橙做的是《项脊轩志》的课件。

       “我明天有课,所以今晚要赶着做一下。”
      空调应该是调了下风向,对着电脑桌吹有点冷,楚云秀随手拿起遥控器调了一下就听见苏沐橙问:“诶?我们两个是不是罚抄过这篇课文啊?”
      “好像是的。”
      确实是的。
      在她们为数不多的同桌日子里,楚云秀充当了给苏沐橙安利电视剧的那个角色,有一堂语文课讲得太忘我被语文老师发现了,被揪起来回答问题。
      开玩笑,那忘我程度都让全班人知道那个男主角帅破天际,她们两个哪里知道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书都还没翻开呢。
      于是两个人被老师赶到课室后面罚站并各自抄写当堂课文《项脊轩志》三遍。两个人分别站在课室的一角,苏沐橙还用书遮住了脸对她做了一个挤眉弄眼的表情。
      最戏剧化的事情是两个人字太好看,三遍罚抄被老师贴在教室后面嘱托大家认真学习楚同学和苏同学的字。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苏沐橙比楚云秀更胜一筹。
      因为苏沐橙的字秀气,更像是一封情意绵长的书信。而楚云秀凌厉又潇洒的字体更像一封诀别书。
      楚云秀也是这样认为的。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这句话,被苏沐橙写得温柔缱绻。

      “那个时候我更喜欢秀秀你写的。你想啊,归有光好歹是个男书生,写字怎么写也不会像我这样小家子气吧,可能会更像秀秀你的字。”
      楚云秀听得一愣一愣的。

      苏沐橙还有说不出的话。
      你写的最后一句话我特别喜欢,因为你写字的笔画收笔都很飘,但是你最后一句的收笔格外的隐忍,更像是一个浪子找到他愿意扎根一生的归处
      ——
      那棵枇杷树前,
      他的爱人前,
      他的爱前。
      我还留着你当年罚抄的字迹,打算贴给我的学生看,事实上,自我当老师起,每次讲到《项脊轩志》这篇课文,都会让我的学生看你写的最后一句话。
      让人怦然心动的感觉。

      “秀秀,我给你清了半个衣柜,你可以把你的行李放一下。”
      “不用等我睡觉了,秀秀你可以先休息。”
      楚云秀没有太多的行李,她把自己的几条裙子挂了上去之后就爬上床休息了。苏沐橙给她拿了一床新被子和一个枕头,她躺在床上刷微博,鼻间萦绕的是苏沐橙身上的香气。
      那种感情,今已亭亭如盖矣。
      过了一会,“风城烟雨”又更新了一条微博。

      “你是我愿意停靠一生的那棵枇杷树。”

tbc
谢谢看到这里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