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我最近基本就是写了什么就想删掉什么,各种不会写。
想把自己丢进太平洋淹死。

这个颜色!!!!赞美太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素年:

练习
上海x竹林

景色【13】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时隔一个月
我爱你们的不离不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谢点开

13:

      十月份,H市的秋天也是时候到了,夏至过后白日变得更短。天空逐渐暗沉了下来带着橙黄色的夕阳光,福利院中的几间课室都亮起了灯光。自苏沐橙说出那句话后,两人竟沉默地相视许久。苏沐橙泛红的眼眶在昏暗的天色中也看得格外清晰。
      楚云秀只觉得掌心出了汗,却分不清是苏沐橙的还是她自己的,她松开了手,许多话在心中兜兜转转几遍却哽在喉咙上。
      太难了,想要问出那些超越朋友的话,太难了。
    “苏沐橙。你是站在怎样的角度说出刚刚那句话的?”
      楚云秀明明没怎么说过话,但说完这句话之后还是觉得口干舌燥,问这句话时她喉咙仿佛被紧紧地吊了起来,整个人都是紧绷的。有多长时间没有体会过这种紧张到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时候呢。
      最近的一次,也是在好多年前的高考。
    “秀秀,你很特别。在你没回国之前,我只需要使用家里的床,浴室和冰箱,甚至很多时候我可以用办公室里的一张折叠床度过一个晚上。我会把家布置得有家的感觉,但我却把它当宾馆。”

     “直到你来,自从我哥去世后,我第一次那么迫切地有种我要回去的欲望。”

     “如果你愿意长住下去,我很乐意和一个家人分享我的曾经。”

      回去的一路上,两个人都异常的沉默,沉默到楚云秀收到杂志社让她一个星期后要去工作的信息。
    “沐沐,我下周要去公费旅游了。”
    “那秀秀路上平安,我在家里等你。”

     楚云秀离开那天,苏沐橙正好有课没办法请假。等到苏沐橙下了晚自习,独自一人踏上回家的道路,又独自一人窝在沙发里,周围安静得只能听见厨房水龙头没关好水珠滴落的声音时,她才惊觉楚云秀在家的十天里,自己已经习惯了有人在家的生活。而她在习惯独自一人的生活时,用了差不多十年。
      茶几上还放着楚云秀买来的苹果,她在家时天天洗两个督促苏沐橙每天一个苹果。苏沐橙拿了一个苹果在手里玩。苹果还没洗,上面的灰尘和粗糙的果皮让苏沐橙的手干燥得慌。她今天下午连着几节课又一直坐着给学生解答问题还没来得及听楚云秀给她发的语音。
      那是晚上七点发来的。楚云秀那边的背景音一片嘈杂,恐怕还在飞机场,她有些沙哑的声音和她疲惫时拖长的尾音混杂在一起从听筒传来。
      “沐沐,我到了。”
      苏沐橙也如法炮制给楚云秀发了语音,她说话的语气和她笑弯了的眉目一样,从头到尾都是开心的。
    “秀秀,我也到家了。”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少天儿生日快乐!
我喜欢你
提笔是你
落笔仍是你
【我有罪,我没写生贺我有罪。】

景色【12】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是不是很久没更新
写了一堆不知所云的东西
谢谢点开。
【开始复健的一章】
12:
   
       苏沐橙回到家时家里还是静悄悄的,厨房里贴着的便签还原封不动地贴在那里。她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间门——楚云秀还在睡觉,身上的被子被踢到了床尾。
       “要着凉啦。”苏沐橙嘀咕了一句又把被子盖到楚云秀的肚子上,将门掩上留出一条缝就跑到阳台打电话。她把声音压得极低:“诶院长您好。我是苏沐橙啊,我上次跟您约了今天下午回福利院看看,我有个朋友也想跟着一块去,您看方便吗?”
       十月份H市还是很热,刚刚快步走回来的苏沐橙耳鬓都是湿的,手机听筒那块也被染湿了些许,贴在耳朵上有些滑腻。在等到电话那边肯定的答复后,苏沐橙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是她成长的地方。
       也是莫名其妙地想带楚云秀走过的地方。

     “沐沐在做饭?今天这么早回来?”楚云秀睡得不深,苏沐橙给她盖被子那会她就清醒了,只是起床气支配着她还不想睁眼。这会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苏沐橙正在厨房煮东西。
      “上完课就回来了,吃拌面吧?家里还有一些拌面酱。”
      “你早上没吃早餐吗沐沐?”
      “好巧,被你猜中了。”
      “那你先煮云吞吃,我等会做个糖浸白瓜就当吃午饭了?”
        楚云秀洗漱完回来接过苏沐橙掌勺的位置。苏沐橙把碗里的云吞晾凉了先给她喂了一个自己才美滋滋地吃了起来。楚云秀在切白瓜条的时候苏沐橙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并时不时地给她投喂云吞。
     “秀秀,你刀功好厉害啊。”
     “独居生活久了。”
     “可是我都点外卖啊。”苏沐橙把装云吞的祖传大碗放下,跑去下面条吃了,楚云秀也在另一个锅里下了白瓜条。
      这样的画面,17岁的楚云秀也幻想过,她想过和苏沐橙站在宽敞明亮的厨房里两个人一起做饭,她却想不到这种只能想想的事情在她27岁的时候实现了。苏沐橙在她的身边,而不是在她的想象里。
      这仿佛是一场镜花水月。

      吃过饭后苏沐橙从床底拉出一袋子书开始擦干净每本书上的灰尘。
      “这是我答应了给他们的六一儿童节礼物,但我那个时候在带高三六一就没去福利院,然后又带新生又有一堆事要忙,最近才有空。”
       楚云秀也找了块干抹布帮她一块擦,一边擦还一边听她唠唠叨叨。
      “她们都是很可怜的小孩子啊,很小的时候就被叫回来了,有的是身体上有些不健全有的是智力不健全,还有像我这种没爹没妈的。秀秀你和他们说话的时候记得温柔一点。”
       大概是为了和小朋友亲近一些,苏沐橙今天穿了配色很少女的裙子,还用小黄鸡夹子把刘海夹了上去。楚云秀拿着一本《安徒生童话》,没由来的想起那个在漫长冬夜里点亮火柴的小姑娘。那苏沐橙在漫长的冬夜里是否想过点燃火柴来取暖呢?
      万幸的是,结局不是一样的。
     “好我会记住说话的时候温柔一点。”

       但事实上没有需要楚云秀温柔的地方。小孩子们太黏苏沐橙了,以至于楚云秀只能冷冷清清地坐在和她身高不符的小板凳上和玩具汽车大眼瞪小眼。楚云秀独自用手推着那辆玩具车玩了好一会,围着苏沐橙叽叽喳喳的小朋友们才消停下来,一个两个都搬了小椅子坐在苏沐橙身边听故事。苏沐橙手里拿的是那本《安徒生童话》,又这么凑巧她念的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在一个寒冷的夜晚……”
       不知道是这个课室光线太好或是讲故事的人声音太温暖,尽管故事发生在寒冷的冬夜却温暖得不可思议。楚云秀猝不及防地和苏沐橙四目相对,一如当年被罚站在课室最后时,苏沐橙对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随后苏沐橙就认真地看起膝头的书,她头上的小鸡夹子被她身边的一个小女孩握在手里,她的刘海便像一堆杂草一样翘了起来。现在的苏沐橙虽然是一幅狼狈的模样,但楚云秀却忍不住一看再看。
       那么温暖的一个女孩子,总是用善意对待身边人的女孩子,能够出现在自己身边,那自己是有多么幸运啊。
       
      在依依不舍地挥别了小朋友后,苏沐橙带着楚云秀在福利院里到处瞎逛,她突然在一面淡黄色的墙前停下。
       “这面墙,以前我哥哥很调皮,拿着蜡笔在上面画了个大笑脸,差点把院长气死,现在应该是重新上漆了,看不到他的杰作了。”
       苏沐橙似乎是没有打算让楚云秀接话,一直在回忆童年,直到差不多把整个福利院逛了一圈把她18岁以前的人生都长话短说地交待完之后,苏沐橙在一棵大榕树前停下了。
      “这是哥哥在这里做的最后一件调皮事,他在这棵榕树上刻了一个‘苏’字,还被院长发现了,后来哥哥长大了就不再那么调皮了,然后他带我离开了这里,再后来……”
       楚云秀上前一步紧紧地攥住苏沐橙的手。
     “沐沐,如果会让你很难过,我们就不要讲了。”
      楚云秀捏得苏沐橙的指骨发疼,那种用力程度让苏沐橙怀疑楚云秀想虐待她,但楚云秀看着她的目光——和她手上传来的感觉一样,坚定并且不肯放弃。
      苏沐橙对上她的目光,眼底浮起的水雾和略带哽咽的声音。
      “这是我长大的地方,所以秀秀,我想带你来看。”
       也许是楚云秀手上传来的决心太惊人,竟让苏沐橙难过得红了眼眶。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所以,我特别特别喜欢他啊。

豌豆黄儿:

一直觉得呀,天天最有魅力的地方就在于他性格中的多面性。
首先,他很萌很可爱,话多憋不住,有点逗比,开朗阳光,但同时他又有冷酷的一面,冷静、细心并且可靠有决断,这也是非常帅气的一面。
同时他又有十分温暖和温柔的一面,比如在埋骨之地副本那一段,有个细节是他偷偷跟苏沐橙说,你打的挺好的都怪刘皓那白痴。小声偷偷说和这种安慰,足见他其实是个很考虑他人感情的人。当然还有离别时对老叶说的那些,真的是讲义气重情感人又暖。

当然对于竞技的热情与执着,对于荣耀满满的爱就不必多说了。

其实天天是个特别特别特别苏的角色,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人:平时像个大男孩,性格开朗活泼,直爽又可爱。但同时又非常细心、冷静,从不掉链子,有担当能决断,值得依靠,为了自己喜欢的事情会坚持会投入会保有长久的热情。他有自信,也有能力,还有魄力。并且,他又温柔体贴,重情重义,永远顾及着他人感受。和他在一起永远很多笑声,永远不会冷场。

他是不是这世界上最苏的人。

宝贝们,快期末考了,暑假更新。
而且最近……写什么都好垃圾,写完就想删掉重新写,不好意思。

叶家双子529生日快乐

景色【11】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我觉得我要找一个契机让她们顺理成章地谈恋爱了

谢谢点开

11: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沐橙还躺在床上玩手机。楚云秀发完自己每天例行的“我和她”的故事之后打算关灯睡觉,但看到苏沐橙俨然一副网瘾少女的样子还是没把灯关掉,她把空调调到28度又废了点劲把苏沐橙压在身下的被子拽了出来才躺下睡觉。
      苏沐橙正皱着眉头打字打得飞快。她拍了拍苏沐橙的肩头:“起来玩,别躺着,对眼睛不好。”
      “我没玩,有个学生找我解决情感问题。”
      “你是当老师还是当老妈啊?情感问题都要你解决。”
      “没办法,我就是拿着卖米粉的工资操着卖白粉的心。”
       “行了行了。睡觉,明天上午第一节课再不睡明天起不来。”
      房间里随着苏沐橙把灯关掉而变得黑暗,窗户外街上的灯光成为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楚云秀还是很精神,房间里太安静,一闭上眼身旁苏沐橙翻身的声音都格外清楚。她就想睁开眼再看一眼苏沐橙,她朝着苏沐橙躺着那边翻了个身,发现两人正好面对面躺着,而苏沐橙正在看她。
      “沐沐,我今天去了我工作的那家杂志社报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两个星期之后我就有工作了。”
      “所以秀秀是很久都不能在家了吗?”
      “不会,我会尽量挑近一点的地方去,而且我还能写别的专栏做别的职位做一个端茶递水的小妹也不错啊。”
     “为什么啊,旅行不好玩吗?”苏沐橙说话时离楚云秀更近了,她呼出的气息洒在楚云秀的脸上,像拿逗猫棒轻轻扫过楚云秀的脸一样,痒得楚云秀想打喷嚏。
      楚云秀将声音放得又轻又缓,她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说什么,但她大概是忍不住自己亭亭如盖的感情了,她想要坦然地说出来我喜欢你很久了,甚至是,我爱你很久了。她却用对待珍宝一样的语气对苏沐说:
          
      “因为,家里有人了啊。”

      楚云秀有种错觉,苏沐橙在她讲这句话的时候屏住了呼吸。
      “那我以后也不能总是代替别的老师值夜班了。”
       苏沐橙大概是被她逗笑了,她叹出的气顺着楚云秀的锁骨滑进楚云秀的衣服里。
    
      “因为,家里有秀秀啊。”
       她的声音仿佛长着手脚,勾着楚云秀的发丝,搔过楚云秀的心尖,让楚云秀猛然想起不知道哪本书上的一句话。
      她的美,是三月繁花压枝的美。
     “秀秀你明天下午没事吧?我明天下午要回一趟福利院,你要来吗?”
      “来。”
      “那秀秀晚安。”
      “晚安。”
       苏沐橙仍是看着楚云秀,楚云秀替她将贴在脸颊上的发丝扫开,又郑重地说了一遍:“晚安。”
      苏沐橙又翻了个身背对着楚云秀睡觉去了,她的发丝散在枕头上,在发尾部分还有一些分叉。楚云秀用手背轻轻地贴着自己发烫的脸颊,耳边还回响着苏沐橙那句:“因为,家里有秀秀啊。”
      她又想起今天写的故事里作为结尾的那句话:“我很担心,她总喜欢走在车开来的方向。”
      苏沐橙啊,你别说这种让我会误会的话啊。

     第二天苏沐橙出门的时候楚云秀还在睡觉,她留了张纸条就静悄悄地离开了。上完早上一起连着的四节课她看了看时间快到饭点,顾不上自己快要烧起来的喉咙,将电脑强行塞进包里就火急火燎地往办公室外面走。路经办公室里唯一坐着看剧的老师的办公桌时那个同事还好奇地问了句:“橙啊,你今天这么早走?昨天晚上也是,晚修还有半个小时你就一直看时间,跟男朋友约会啊?”
      “家里有人等着。”
      “改天事成了请喝喜酒啊。”
      
      “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请。”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