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12】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是不是很久没更新
写了一堆不知所云的东西
谢谢点开。
【开始复健的一章】
12:
   
       苏沐橙回到家时家里还是静悄悄的,厨房里贴着的便签还原封不动地贴在那里。她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间门——楚云秀还在睡觉,身上的被子被踢到了床尾。
       “要着凉啦。”苏沐橙嘀咕了一句又把被子盖到楚云秀的肚子上,将门掩上留出一条缝就跑到阳台打电话。她把声音压得极低:“诶院长您好。我是苏沐橙啊,我上次跟您约了今天下午回福利院看看,我有个朋友也想跟着一块去,您看方便吗?”
       十月份H市还是很热,刚刚快步走回来的苏沐橙耳鬓都是湿的,手机听筒那块也被染湿了些许,贴在耳朵上有些滑腻。在等到电话那边肯定的答复后,苏沐橙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是她成长的地方。
       也是莫名其妙地想带楚云秀走过的地方。

     “沐沐在做饭?今天这么早回来?”楚云秀睡得不深,苏沐橙给她盖被子那会她就清醒了,只是起床气支配着她还不想睁眼。这会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苏沐橙正在厨房煮东西。
      “上完课就回来了,吃拌面吧?家里还有一些拌面酱。”
      “你早上没吃早餐吗沐沐?”
      “好巧,被你猜中了。”
      “那你先煮云吞吃,我等会做个糖浸白瓜就当吃午饭了?”
        楚云秀洗漱完回来接过苏沐橙掌勺的位置。苏沐橙把碗里的云吞晾凉了先给她喂了一个自己才美滋滋地吃了起来。楚云秀在切白瓜条的时候苏沐橙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并时不时地给她投喂云吞。
     “秀秀,你刀功好厉害啊。”
     “独居生活久了。”
     “可是我都点外卖啊。”苏沐橙把装云吞的祖传大碗放下,跑去下面条吃了,楚云秀也在另一个锅里下了白瓜条。
      这样的画面,17岁的楚云秀也幻想过,她想过和苏沐橙站在宽敞明亮的厨房里两个人一起做饭,她却想不到这种只能想想的事情在她27岁的时候实现了。苏沐橙在她的身边,而不是在她的想象里。
      这仿佛是一场镜花水月。

      吃过饭后苏沐橙从床底拉出一袋子书开始擦干净每本书上的灰尘。
      “这是我答应了给他们的六一儿童节礼物,但我那个时候在带高三六一就没去福利院,然后又带新生又有一堆事要忙,最近才有空。”
       楚云秀也找了块干抹布帮她一块擦,一边擦还一边听她唠唠叨叨。
      “她们都是很可怜的小孩子啊,很小的时候就被叫回来了,有的是身体上有些不健全有的是智力不健全,还有像我这种没爹没妈的。秀秀你和他们说话的时候记得温柔一点。”
       大概是为了和小朋友亲近一些,苏沐橙今天穿了配色很少女的裙子,还用小黄鸡夹子把刘海夹了上去。楚云秀拿着一本《安徒生童话》,没由来的想起那个在漫长冬夜里点亮火柴的小姑娘。那苏沐橙在漫长的冬夜里是否想过点燃火柴来取暖呢?
      万幸的是,结局不是一样的。
     “好我会记住说话的时候温柔一点。”

       但事实上没有需要楚云秀温柔的地方。小孩子们太黏苏沐橙了,以至于楚云秀只能冷冷清清地坐在和她身高不符的小板凳上和玩具汽车大眼瞪小眼。楚云秀独自用手推着那辆玩具车玩了好一会,围着苏沐橙叽叽喳喳的小朋友们才消停下来,一个两个都搬了小椅子坐在苏沐橙身边听故事。苏沐橙手里拿的是那本《安徒生童话》,又这么凑巧她念的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在一个寒冷的夜晚……”
       不知道是这个课室光线太好或是讲故事的人声音太温暖,尽管故事发生在寒冷的冬夜却温暖得不可思议。楚云秀猝不及防地和苏沐橙四目相对,一如当年被罚站在课室最后时,苏沐橙对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随后苏沐橙就认真地看起膝头的书,她头上的小鸡夹子被她身边的一个小女孩握在手里,她的刘海便像一堆杂草一样翘了起来。现在的苏沐橙虽然是一幅狼狈的模样,但楚云秀却忍不住一看再看。
       那么温暖的一个女孩子,总是用善意对待身边人的女孩子,能够出现在自己身边,那自己是有多么幸运啊。
       
      在依依不舍地挥别了小朋友后,苏沐橙带着楚云秀在福利院里到处瞎逛,她突然在一面淡黄色的墙前停下。
       “这面墙,以前我哥哥很调皮,拿着蜡笔在上面画了个大笑脸,差点把院长气死,现在应该是重新上漆了,看不到他的杰作了。”
       苏沐橙似乎是没有打算让楚云秀接话,一直在回忆童年,直到差不多把整个福利院逛了一圈把她18岁以前的人生都长话短说地交待完之后,苏沐橙在一棵大榕树前停下了。
      “这是哥哥在这里做的最后一件调皮事,他在这棵榕树上刻了一个‘苏’字,还被院长发现了,后来哥哥长大了就不再那么调皮了,然后他带我离开了这里,再后来……”
       楚云秀上前一步紧紧地攥住苏沐橙的手。
     “沐沐,如果会让你很难过,我们就不要讲了。”
      楚云秀捏得苏沐橙的指骨发疼,那种用力程度让苏沐橙怀疑楚云秀想虐待她,但楚云秀看着她的目光——和她手上传来的感觉一样,坚定并且不肯放弃。
      苏沐橙对上她的目光,眼底浮起的水雾和略带哽咽的声音。
      “这是我长大的地方,所以秀秀,我想带你来看。”
       也许是楚云秀手上传来的决心太惊人,竟让苏沐橙难过得红了眼眶。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