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14】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久等了久等了,这章非常新鲜,昨晚写今晚更。

谢谢点开,ooc是我的。

14:

       楚云秀这一去就去了一个月,两个人的作息时间也截然不同了起来,有时候苏沐橙六点起来和楚云秀说早安才发现楚云秀凌晨两点给自己发了晚安并且附带一张夜宵图,又或者下午三四点楚云秀才爬起来。明明同在中国,两个人却过出了大洋彼岸的时差。
       楚云秀回来时已是晚上九点左右,十一月的h市气温明显比早几个月的它凉了不少,楚云秀穿着苏沐橙强行塞进她箱里的外套感叹到苏沐橙真是料事如神。苏沐橙之前发了微信说今晚有事不能去接她,她便提着给苏沐橙买的大包小包的特产独自踏上乘地铁之路。
      她的心情有些雀跃,手上提着的袋子好像萦绕着桂花的清香,桂花饼清甜的味道和与舌尖缠绵的口感,她只吃了一口就买了一大堆给苏沐橙吃。足足一个月没有见到的人啊,干什么都想和她分享一下。
      这种窃喜只到给她开门的是一个穿着睡衣的短发小姑娘。楚云秀一脸茫然地被苏沐橙迎进屋,又一头雾水地被苏沐橙塞了杯热牛奶,最后云里雾里地和那位短发小姑娘坐在一块。
      那位短发小姑娘披着她们高中的校服外套,头发短得楚云秀第一眼看她时以为家里来了个小男孩,左耳打了个耳洞,应该是因为上学她只插了一根黑色的塑料小棒。看着很凶,像是学校担任大姐大的女孩子。
      而那位学校大姐大,现在也捧着一杯热牛奶坐在楚云秀的身边。苏沐橙在外面阳台上打电话,于是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面对面十分尴尬。楚云秀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杯子,转头在她带回来的塑料袋里翻出了她买的桂花糕,递了一块过去。
       “你好,我叫楚云秀,苏沐橙的朋友。”

       “我知道,你是橙姐金屋藏娇的那个娇。叫我小王就行,橙姐都这样叫。”
    
       “小王,你今晚要住在这儿吗?”

       “嗯。”
    
      “家里没人照顾你…?”

      小王姑娘看了她好一会儿说:“没,刚刚和家里人说我喜欢女孩子。现在回去应该会被打死。”
      楚云秀愣了一下。刚在小王旁边坐下时她就觉得这个姑娘性格不一般,那种桀骜不驯的气质,硬是让她把“我刚刚和家里人出柜”说成了“我刚刚和家里人吃了顿饭。”楚云秀看了小王有一会儿,小王姑娘也毫不躲闪地盯着她看。她突然觉得原来九年前的自己和这位小王这么像,眼神都是那种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光芒,都是靠着那股倔强劲才有勇气对着父母说:我喜欢一个女孩子。甚至说完之后都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我喜欢一个姑娘。她很好看,也很温柔。妈,你见过的,就是苏沐橙。”

       之后是巴掌落下来的声音,还是杯盏落地碎了一地的声音,还是母亲压抑着的哭声。楚云秀都不记得了,九年过去,很多声音都尘封在她心底了。
    
      “我也干过这种事。”楚云秀拆开了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口。
     “对我爸妈说我喜欢一个女孩子。”
     小王这时才有点感兴趣的样子,问她:“然后呢?”
     “然后啊,然后我离开家九年,一次也没回去过。过几天和你父母聊聊,你苏老师在旁边劝着,打不死你。”
      “那你呢,离开了九年不回去吗?”
     楚云秀咬的那口桂花糕已经融化在嘴里。桂花的清香漫在她的嘴里,带着一丝甜味。她又将剩下的桂花糕一口吃完,好像这样才能抑制住心头涌上来的涩。
      “出柜对象,不是你苏老师吧?”
      “不是。”
      楚云秀点点头,推着行李箱准备回卧室然后去洗漱。小王叫住了她:“我来之前,橙姐说她家里有个特别好看的姐姐,你真好看。”
      楚云秀把手指竖在嘴巴前对小王做了个口型:“保密。”
      小王也像她一样无声地比了个手势“ok”。
    
     九年啊,说回就回的那种勇气都随着九年的漂泊散落在世界各地了。

      等楚云秀洗了澡出来,钟已经敲响过11点了。她看了眼,小王应该是被苏沐橙赶去睡了,而苏沐橙自己还在阳台上打电话,穿着短袖的睡裙。楚云秀将自己穿回来的那件外套口袋里的打火机和烟盒捏在手上,就推开了阳台门。苏沐橙扭头看了她一眼,对她笑了笑。
      楚云秀晃了晃外套,对她说:“穿上,冷。”

      和苏沐橙聊着电话的应该是小王的父母,苏沐橙在楚云秀旁边长篇大论了一通楚云秀也没认真听。等苏沐橙挂电话时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秀秀。”
      “沐沐。”
     两人又异口同声地喊了对方。

     “沐沐,你先说吧。”

     “我有点想你。”聊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苏沐橙的声音有些沙哑,她咳嗽了几声想清清喉咙但是失败了。声音像是白砂糖,带着细碎糖粒摩擦的声音。
      楚云秀今晚第二次愣了一下,她用力捏了捏一下打火机。打火机的棱角磨了一下了她的掌心,让她缓过神来。
    
      “我也是,我很想你。”

      秋天夜里都温度偏凉,但楚云秀觉得自己快烧起来了。  苏沐橙对她说了:“我有点想你。”
      苏沐橙看着她愣愣的表情,忍不住无声地笑起来。楚云秀也很无奈地撑着阳台上的栏杆跟着她一块笑。
      “秀秀,你刚刚想说什么呢?”

     她看着苏沐橙突然想起来。如果九年前自己没有对家里人说那番话,那她现在在干嘛呢?她会不会忘记他曾经分不清喜欢朋友还是喜欢恋人地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她会平庸地读完大学,随便找份工作。有眼缘就结婚没眼缘就单身,然后随随便便地过完一辈子。在同学聚会上只能和苏沐橙成为她最害怕点头之交。
       正是因为她说出来了,她将苏沐橙这个名字在她心上刻了千百回了。要是像哈利波特里乌姆里奇惩罚哈利那只笔一样,苏沐橙的名字都在她心上剜了一块肉了。
      她刚刚还有勇气说出那句话的。

      现在,却没有了。

      “我想说,我想你。”楚云秀听见自己这样说,讲原本喉咙上那句话咽了回去。
       “那我们也算心有灵犀呀。行,你抽一根,我回去铺个地板,明天把小王送学校住宿我们睡回床上。”
      苏沐橙将那件外套披在了楚云秀身上。楚云秀倚在阳台上,听苏沐橙的话乖乖地抽了一支烟,顺便打理了一下微博。
      不一会,风城烟雨这个账户更新了一条微博。
    
      “这一怂,就怂了九年。”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