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15】

-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谢谢点开

ooc是我的

15:

      小王被送回宿舍之后事情发展如何楚云秀就不知道了,苏沐橙没有提起,楚云秀也没有去问。楚云秀压下了那句那天晚上没有说出口的话,又把那句话藏在了心底。随着天气越来越冷,苏沐橙也将屋里压箱底的厚衣服拿了出来。楚云秀就十分惨了,回国的时候嫌麻烦,只带了两件十分有风度的风衣,不出门的时候就裹着被子四处跑,出门的时候,只能先借着苏沐橙的羽绒。
       哦,当然啦,她还是和苏沐橙一起过了一个双11的,只是那会儿忘了自己要迎来冬天没买厚衣服。苏沐橙拆快递拆到手软的时候,裁纸刀裁纸皮箱子裁到手下生风很敷衍地安慰了她:“怕啥,还有双十二。”
       她们还买了很多娃娃放在沙发上椅子上当靠枕,美名其曰:补剧舒服。在楚云秀强烈要求下,两个手冷星人还买了某韩剧女主同款猫头鹰暖手抱枕。
      倒是有一种新婚夫妇装饰新房的感觉。
      日子在一次次晚自习后的陪伴中度过,在晚上围坐在电视前看剧中度过,在每晚抽油烟机工作的声音中度过,在被子里用冰冷的双腿贴近彼此的尖叫声中度过。
     眨眼间,12月到了。
     两人盘算了很久,要在家里吃一顿火锅,于是裹得像个粽子一样去买打火锅的材料。但当两人站在一片包装红红火火的火锅底料中,楚云秀迟疑了一会儿问苏沐橙:“吃辣吗?”
      “泡椒凤爪忍住不叫出声,是我的极限。”
       “ 那走吧,我们去买食材,汤底我做。以前大学时去舍友家吃饭看过他家做清汤汤底,应该还不错。”
      楚云秀推着购物小车,苏沐橙跟在她身后离开了这片红红火火的是非之地。突然地,苏沐橙的手很困难地挤进楚云秀的手和推车的空隙之间挽起了楚云秀的手。两人今天都穿着很厚的羽绒服,就算超市比较暖和,也不愿意脱下来。
      “走啦走啦,去买肥牛和丸子啦。”

      当两个人提着两大袋子的零食和食材走出超市时,天已经快黑了。苏沐橙站在超市边外面跺脚边大喊到:“秀秀你快点,我快冷死了!”而楚云秀正站在超市出口那里核对购物单子,一边应着一边快步走出来。但是苏沐橙又折回去了,从羽绒服的袖子里伸出两根手指拽了拽她的衣袖。
      “好冷啊,秀秀我们跑回去吧。”

      两个人晚上如愿以偿地围着一大堆食材吃火锅,耳边是主持人播报新闻的声音,眼前是苏沐橙吃金针菇吃出了吸面的效果。
     “真应该让当年那些给苏沐橙换着花样递情书的小男生看看苏沐橙打火锅的样子。”楚云秀戳着一块肥牛这样想到。
      在国外找一家中餐馆不难,找一家火锅店自然是你有心去找就能找到的。但是,找一个苏沐橙,是真的很难。找一个陪她吃火锅的苏沐橙,她寻觅了九年都没有找到。
     “秀秀,回神啦!你12月12号周日有空吗?母校校庆,一起回去吧。”
      “有空的。”
      “那一起回去吧,天猫双十二就由它去了,和你一起回去看看,你有很多年没有回去了吧!”
      “是啊,很多年了。”

      校庆那天早上天气格外的冷,一连冷了几天,弄得苏沐橙每天都在家里磨蹭到快迟到了,才出门上班。苏沐橙今天在出门化妆之前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第一场雪。”
       楚云秀那时正揪着羽绒服帽子上的毛毛,呆坐在床上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回答她:“高中三年,你说的第一场雪都没灵验过,别信天气预报了。”
       苏沐橙高中时,每逢冬天,不知道是听了哪里的天气预报,总是给周围的人汇报第一场雪。结果周围的人期盼了一天都没等来雪,于是她高中除了是远近闻名的美人之外,还人称送雪小王子。
      “秀秀,你怎么还记得呀,你不提我都忘了。”
      “送雪小王子,你的风光事迹可是很难忘的。”
       一路上寒风凛冽,就算今天有太阳都还是冷进骨子里。苏沐橙和楚云秀用带毛的大帽子裹住了脸都还是面目狰狞地来到学校。她们在签到处签到的时候在大门口临时搭建了一个舞台上有一个主持人说道:“让我们回到母校的热情去温暖着寒风凛冽的冬天。”
      苏沐橙躲在帽子后面的笑声有些闷闷的:“每年都是这句话,希望下一年主持人写串词的时候有点新意。”
      他们学校每年校庆都在冬天,这句话是校庆主持稿里最常用的。楚云秀用手推了一下苏沐橙:“那你呢,莫非这句话是你做主持的那年开的先河?”
       “我就做了一年校庆主持,那年还特暖和,我都能穿着学校白衬衫和礼服裙站在台上,所以我写的是:温暖的冬天来温暖回到母校的你们。”
      苏沐橙挽着楚云秀的手臂站在舞台旁,她突然问道:“秀秀那次校庆你回来了吗?我做主持人那次。”
      “回了。”
      其实那天没有苏沐橙说的那么暖和,那天楚云秀出门都要穿件棉衣。只是从他们那届开始,学校女式礼服的外套要换新的设计,所以连着两届都没有发下来。苏沐橙为了配合男主持人才穿了一件白衬衫。那时楚云秀也站在舞台的侧面,看着苏沐橙脱下外套之后,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她把外套随便一丢就上了台。楚云秀帮她把外套折好放在椅子上,顺手将自己从家里带的装在保温瓶里的牛奶包进了她的外套里。
      “那天一点都不暖和,”楚云秀拍了拍她的手背。
      “但是那天我很开心,有位好心人帮我折了衣服还给我一瓶热牛奶。”
      “牛奶是草莓味的,特别好喝,我那会很久都没有喝过热牛奶了。”
     “我那时怎么就没想到万一是坏人想要毒哑我呢?”

      “她不会的,那个给你牛奶的人不会毒哑你的。”

      “我那会儿还想如果给我牛奶的人是想要追我的男生,我愿意看一下他的情书的。结果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他留的纸条。”
     楚云秀沉默了一下。

    “走吧,秀秀我们回课室看一下吧。”

    课室布局没什么大变化。桌椅换新了,黑板变成了一体机。楚云秀以前是在高二十二班遇到苏沐橙的。高二十二班还是在教学楼的二楼最靠近楼梯口的那个位置。要说还来寻觅什么痕迹,那基本是寻觅不到了。苏沐橙和楚云秀趴在窗户上看了会儿,苏沐橙用嘴里呼出的热气在窗户上结了一块水雾,手指在上面写着:楚云秀。
       “您这写得特别像恐怖片的血书。”

       “呸呸呸,血你个大头鬼。赶紧走,今天音乐室要搬钢琴,门是开着的。”
 
      她们高中的音乐室楼层很高,视角是这么多间课室里视角最好的。可以看见树顶,可以看见其他教学楼的屋顶,能够毫无阻碍地看见天空。音乐室里那台旧一点的钢琴还留着,盖琴的红布显然是很久都没被人碰过了,都积了一层灰。两人捏着鼻子把布掀开,楚云秀就自然而然地坐在了椅子上,她随便弹了《小星星变奏曲》试一下音准,就听到楼下传来的,具有穿透力的主持人的声音:“上面有请初二七班的xxx为我们带来钢琴独奏《梦中的婚礼》。”
       苏沐橙看着她笑了笑,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个瓶子放在嘴边装作麦克风:“下面有请高二十二班的楚云秀同学为我们带来钢琴独奏《梦中的婚礼》。”
      那个瓶子正是楚云秀用来装牛奶的瓶子。
      每个中午冰冷的矿泉水瓶,琴房传出来的琴声和坐在地上写题的少女。上台之前的眼神鼓励,和那份怦然心动的心情。
       罚抄《项脊轩志》闹的笑话,语文课上写不出来的她,每天早上最热情开朗的问候,总是走在车的来向的她。
      少女圆润的肩膀和柔软的发丝,站在台上就像光都为她点亮,她有着最温柔的眼神和最孤独的背影。
      那次毕业典礼上,最后一次看见,就是她挺得直直的背和在背后晃动的发尾。
       楚云秀为苏沐橙演奏起只为了她的《梦中的婚礼》。
       只存在楚云秀脑海中的,梦中的婚礼。

      当楚云秀磕磕绊绊的演奏结束之后,她听见自己直逼到嗓子眼的心跳声,她感受到自己的手因为僵硬无法捏紧拳头,她的嘴唇在抖动着,她对上苏沐橙的目光。
      有的东西是如何都无法隐藏的,那是我对你的爱,那是我想要倾诉给你的,我的爱。
       她对苏沐橙说:“牛奶是我送的。苏沐橙,你愿意看看我写了九年的情书吗?我喜欢你,一不小心就九年了。”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