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16】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谢谢点开

ooc是我的

这章是沐沐女神的高中回忆
16:

       苏沐橙一直都不想承认自己是个不幸的人。从记事起就没爸没妈生活在福利院,但是有哥哥,所以她觉得自己挺幸运的。直到哥哥车祸去世,她站在手术室外突然想到:“自己应该是很惨的人了吧,该不会是天生是克家人的命吧。”但是福利院接纳了她。院长替她申请了救助金,让她继续读高中,她很幸运的进入了一个很好的高中。读高一的时候,本来应该和她做同桌的姑娘出国了,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她就单人单桌了一年,她也知道自己总能收到很多的情书和礼物,但她都没有仔细看过,一般看完班别姓名就还回去了。
        她没有什么心情想这些东西,也不知道要怎么对待这些东西,将情书还给人家再说上就谢谢,是哥哥教她的。
       “如果不喜欢人家,对待人家给你的东西,尽量能还的就都还回去。”
       那个保温瓶,确实是她唯一留在身边的东西。

       高二那年,她选了文科,进了文科重点班。到班级报到的第一天特别热,恰巧她们班的空调坏了,一进门一堆人在怨天载道,好像自己是折翼的天使。楚云秀在里面是很特别的存在,以至于苏沐橙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她。楚云秀有一种和重点班格格不入的气质。不知道为什么,她们班的姑娘头发总是扎的一丝不苟,说话也带着正常女孩子的感觉。而楚云秀,头发松松垮垮得束了起来,两脚直接盘坐在椅子上,发丝黏糊糊地黏在脖子上也不为所动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书。
       大概是那种不羁的气质吸引了苏沐橙。苏沐橙一不小心就多看了两眼,之后问起楚云秀,楚云秀说:“那会儿在看莎翁的《哈姆雷特》吧,我也很热。30几度还面不改色那个怕是印度来的,但是书太好看了,哪里顾得上热啊?”
       再后来,大家也都知道了,楚云秀和苏沐橙成了同桌。
       “你好,我叫楚云秀。”
       “我是苏沐橙。”
       “我认得你,小美人啊!”
       苏沐橙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自己长得还不错。
       之后苏沐橙便过上了有同桌的日子。楚云秀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气势的女孩子,骂起人来大概是全班最凶,但是她的眉眼却十分的温柔。苏沐橙在午休的时候悄悄地看了眼熟睡的楚云秀,她大概明白为什么楚云秀叫这个名字了。

        远山青黛,云雾缭绕里,她是唯一的一抹秀色。
 
        和楚云秀同桌的日子里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没有一起上厕所,一起装水,一起下楼做操。除非自己叫住她,否则楚云秀绝对不会停下来。
       她们两个最闹腾的时候是上课讲话。除了数学课安静一会儿,别的课说个不停,她还记得老师的经典名言。
      “你们两个拿书遮着我就听不到了吗?”
      “楚云秀,就是说你,你还东张西望什么呀?”
       “苏沐橙!说你上课讲话,你还笑。”
      于是就有了语文课被罚抄《项脊轩志》的结果。楚云秀写字很快,而且写字姿势潇洒惬意。楚云秀应该没有看过自己写字时的样子。不同于别人的弯腰驼背,她的背挺得很直,马尾束的很高,应该是昨晚剪了发尾的原因,那天她的发尾没有四处翘起来,她没有刘海,只有几缕扎不上去的头发垂在额际。楚云秀好像察觉到苏沐橙在看她,扭过头来看了一眼苏沐橙。
      
      “快抄啊!‘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我都快背下来了。”

      噗通。大概是枇杷树上结的枇杷果掉了下来。
      当她经过后排黑板报语文课代表让她把两个人的字揭下来时。神差鬼使地,她小心翼翼地拆下楚云秀的字,对折起来放进了书包。
       倘若有一个写字那么潇洒喜欢无垠的流浪的人愿意为她停留,那栽一辈子的枇杷树也是可以的。

       “老师,楚云秀会弹钢琴,她可以在艺术节上表演!”
       就因为苏沐橙的推荐。楚云秀硬着头皮上了钢琴独奏,楚云秀弹琴的姿态和写字一样潇洒。音乐室里只有头顶上陈旧的转扇打着圈圈,而楚云秀的后背已经被汗沾湿了。苏沐橙咬咬牙,下楼买了瓶冰矿泉水给她,毕竟是自己一句话多嘴,把她送上舞台的。
        楚云秀练琴的时候很专注。苏沐橙推开门把矿泉水瓶放到她脚边,她都没有意识到。那会儿音乐室还是木地板。夹杂着臭脚味。苏沐橙调了一下音乐室的转扇发现它姥爷车转速已经是最大转速后,心安理得地靠在钢琴的一旁写起了地理题目。
       地理题目出到了威尼斯这个地方,她看着楚云秀突然想起那些在广场上踱步的鸽子。
       我给你吃的,你愿意跟我走吗?
       苏沐橙又一次神差鬼使地将地上的矿泉水递给楚云秀。
       楚云秀第一次对着她,笑到眼睛都眯了起来。
 
      楚云秀大概不知道自己有一天练琴练到直接坐着睡着了,那会大家还不会用遮瑕,她眼底有淡淡的黑眼圈,她睡着的时候嘴巴撅了起来。放在他面前的琴谱她圈圈画画了许多,在最角落的一块,还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字:想要送给你。
       苏沐橙扭头看了一会楚云秀。转扇工作的声音和着最后一点蝉鸣声在一片寂静之中特别的明显。苏沐橙定定地看着她。

     九月的风还不够喧嚣,竟让苏沐橙听见了自己突然加快的心跳声。

      艺术节开幕式在十月份的一个下午。在快轮到楚云秀那个节目时,苏沐橙蹬着楚云秀借的小高跟去买了一瓶冰矿泉水,她将瓶矿泉水贴在了不停搓手的楚云秀脸上。
      “加油,别紧张。”
      刚刚跑回来时,脚后跟被磨到了,第一次穿这样的鞋,苏沐橙毫无经验,怪不习惯的。楚云秀接过她的矿泉水,突然醒悟过来一样拍了拍脑袋,按着苏沐橙坐在椅子上。
       “沐沐,你坐下。我忘了一件事。”
       楚云秀从她披着的校服外套里摸出两枚创可贴,又帮苏沐橙把鞋子脱了,楚云秀的指腹在苏沐橙脚后跟被勒红那里抚摸了一下。
       “我忘了告诉你要贴这个,第一次穿,很不习惯的。”
      
       女孩子的手跟肌肤的触感是很细腻的。楚云秀的手还带着冰瓶子上的水汽,冰冰凉凉的。但是肌肤触碰的那种温热感却直冲苏沐橙的天灵盖。楚云秀蹲了下来,又低着头只能看到她柔软的发顶。等候区的大树特别多,秋季暖融融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飒了下来。仔细看,楚云秀的发色是一种深褐色,她今天没扎起头发来,发丝蓬松地散在背后正好遮住了她圆润的肩头。
      苏沐橙,你怕是疯了吧。
      等到楚云秀终于放过她的双脚时,她赶紧站起来跑去台前报幕了。
       “下面有请高二十二班楚云秀同学为我们带来钢琴独奏:《梦中的婚礼》。”
       苏沐橙却又补了一句原本主持稿上没有的话:“只属于你的,梦中的婚礼。”
   
       苏沐橙啊,你真的是疯了吧。

tbc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