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17】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谢谢点开

ooc是我的

越写越矫情,是我本人了。

17:
 
        后来,后来苏沐橙也记不清了,她没有什么欣赏音乐的能力,站在后台那个位置只能看到楚云秀被钢琴遮住一半的身子。楚云秀的头发散落着,遮住了她面向苏沐橙这边的侧脸,只显出一点下巴的轮廓。那会苏沐橙是很羡慕坐在台下的观众的,他们的视角正好能看见楚云秀弹琴的模样。
       乐曲快结束的时候,楚云秀将乐曲的速度降了下来,那种缠绵的情意让苏沐橙想起那句写在琴谱上的话:"想要送给你。"

        那个收到这份情意的人,大概是很幸福的吧。

       谢幕之前,楚云秀往后台看了一眼,她似乎是一眼就锁定了站在一堆人之中的苏沐橙,对苏沐橙笑了起来。而苏沐橙就是有这样的直觉:"她看的,就是我。"那个笑容太明朗,以至于苏沐橙出来工作很多年后,看到小学弟私人收录的楚云秀版的《梦中的婚礼》,竟毫不犹豫地就把他的碟片抢了过来。
       不是为了那份不知道要送给谁的萦绕在楚云秀指尖的情意,而是为了那个只对她绽放的明朗笑容。
       之后的事情,苏沐橙当真一点都记不清了。换了座位之后和楚云秀的交集就只有面对面碰见时的挥手,还有最后一次毕业典礼上的那张合照。
       楚云秀长得很像她妈妈,这是苏沐橙看到她们母女时的第一直觉。楚妈妈有着所有长辈都有的温柔属性,楚云秀和苏沐橙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照就是她拍的,她还吐槽了一句:"两个小姑娘拍照怎么都站得端端正正的呢?还这么严肃?"
        苏沐橙背对着楚云秀往前走向人群的时候,突然想起她从故乡是广东的舍友那里听来的一句歌词:

        淡淡交会过   各不留下印
        但是经历过   最温柔共震

       "可能是,只有我一个人经历过那种温柔共震吧。"苏沐橙这样想。
      
       日日月月年年,苏沐橙在同办公室的老师的介绍下也去认识了几个男孩子,也就停留在相互知道名字的阶段。她将那几张揉皱的抄写纸展平,将楚云秀抄写的《项脊轩志》的最后一句拍了下来放进一年又一年的课件里。每当苏沐橙看着那句话在课室的大屏幕上放出来的时候,她就会想起那一个月的点点滴滴,就会想起那个根深在她脑海里多年的侧脸。
       在婚礼上的偶遇不是巧合。苏沐橙原来并不打算做那个朋友的伴娘,难得国庆假期她只想瘫在家里休息,但是看到朋友准备婚礼请帖时,看到"楚云秀"这个名字时,她神差鬼使地问出来那句话:"楚云秀,是在G大读外语的女孩子吗?"
        朋友说那是她未婚夫的学妹,去了国外工作,好像是什么作家吧。
       那份悸动的心跳几乎是一瞬间就击中了苏沐橙。
      这个人啊,对她来说,是没办法用那句歌词来形容的。对于她来说,楚云秀在她心里永远都不止那一个月的交情啊。
       那是日积月累,拼命想控制拼命想回避都克制不了都回避不了的,盛满了回忆的爱啊。
       于是在婚礼上见到她的那一刻,苏沐橙就伸手去抓住她了。
       她的眉画得很有英气,当她穿着西装停在人群中看着苏沐橙的时候,当她开口说第一句话"沐橙"的时候,苏沐橙就想起了谢幕时的笑容。

       "苏沐橙,就赌这一把。"

       而如今,那个苏沐橙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在她心里留下过印记的人,跟苏沐橙说:"我喜欢你,九年了。"
       幸好啊,万幸啊,原来是一起经历过温柔共震的人啊。
       她看着楚云秀的眼睛,明亮且无所畏惧,坚定地看着她。
       "所以,那首《梦中的婚礼》是很想送给我的。所以高中剩下来的一年半你有关注我。所以,我没赌错吗?"

       "赌…?赌什么?"

       苏沐橙擦了一下自己涩得慌的眼睛,声音里还带着就要哭出来的哽咽:"我赌我能不能拼一把泡到你。楚云秀,我也有句话想跟你说,我也喜欢你。如果你不嫌的话,两个快奔三的老女人,就凑合一辈子吧。"
       还没等苏沐橙反应过来,下一秒她就被楚云秀拥进了怀里,楚云秀按着她后脑勺的那只手还是颤抖的,声音从苏沐橙耳边传来都是轻到不可思议:"那就,凑合吧。"
       温热又湿润的水滴沿着苏沐橙的脖子流进她的衣领里,她伸手用力地环住楚云秀。
       "秀秀,我喜欢你。我没有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我喜极而泣。"

       "秀秀,你看啊,外面下雪了。"
       天空是真的飘起了雪花。她们两个人相互擦干净了对方眼里的泪水,十指紧扣地去迎接那场错过了很多年的雪。雪花刚落到苏沐橙的头顶上就化了开来,细细碎碎的白色斑点贴在她的黑色围巾上,她捏了捏楚云秀的指骨。
       "有些不可思议啊秀秀。"
       "怎么了?"
       "像这样牵着你的手,像梦一样。"
       楚云秀突然捧起了她的脸,在她的额头上,轻柔地,缓慢地,虔诚地,印上了一个吻。
       她们此时正站在表演舞台前,舞台上搬动钢琴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人来人往的交谈声,小孩子拿着麦克风玩闹的声音她们全然听不见。听得见的,只是彼此之间最轻柔的呼吸和最用力的心跳。
       "像这样吻你,那也是在我梦里的事情。"
      
     tbc
就问大家一句话!矫情不矫情!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