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The Best【周泽楷初恋bg】

我邪恶的双手终于伸向了联盟的脸。
这是写周泽楷初中时候的初恋。
ooc可能有,但是初中时候的性格和长大之后性格应该会有点不同的吧。【文笔没有】
这个初恋梗我打算写一个系列和小伙伴一起哈哈哈哈哈哈。
初恋都没有好结果哈哈哈哈哈哈。

1:
        “周泽楷,你看你又上公告栏了啊。”刚刚打完篮球的同班同学大汗淋漓地抱着篮球挤进公告栏前的人群里然后激动地和他挥手。

        周泽楷咬着矿泉水瓶的瓶口,凭借着满满优越感的身高在外围就把公告栏上的内容看的清清楚楚,前几天学校有什么英语抄写比赛,现在只是将优秀作品张贴出来罢了。周泽楷写的一手好英语,他的作品被贴在了第二个。
   
       英文字母的大小写区分的鲜明,字母间有黏有分,末了还带着些许的笔锋,就像英国十八十九世纪时的绅士用蓝色的墨水在信纸上写出的优雅的英语一样。
        像他的人一样好看。

        公告栏最前方还有几个叽叽喳喳的女孩子。
        “我老公的英语帅到炸,舔舔舔。”
        “放屁,周泽楷明明是我老公。”
        “帅帅帅帅。你们这些小三给我退散。”

        这可让至今还是一个单身汉的周泽楷有些面红耳赤,相比起周泽楷作品的高关注,贴在他前面的作品显然有点冷清,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那是一个女生的字,圆圆的很秀气很可爱,笔画很清晰不同于周泽楷的藕断丝连,很清爽利落。

        “楚葭”
        那个女生的名字。
        好像总能听到她的名字,是在什么时候听过的呢?忘了。

        随着上课铃的打响,公告栏前的人群作鱼鸟散开,周泽楷多看了会就被同学催着了。

       “周泽楷,上课了啊!”
       周泽楷将矿泉水瓶盖拧好,双手垂在身旁跟了上去,学校礼服的白衬衫在散落在走廊的阳光里,他的眉眼沐浴在此中,熠熠生光。

        “来了。”

        他这样的人啊,永远都是怀春少女日记本里的某某某。

2:
      
     经过风风火火的初三第一次期中考试,过了几天学校效率极高地将全级排名贴了出来,周泽楷和同为英语科代的妹子一同搬着作业去老师办公室。他秉持着自己是男生应该多搬点的原则,就让妹子意思意思地拿了两本作业。

       “楚葭又是第一名啊。”那妹子站在公告栏前抬头望着榜上的首位。

        “周泽楷你也不赖啊,有二十名呢,英语还和楚葭并列第一啊。”

        “谢谢。”

        想起来了,楚葭就是那个每次考试都强占着第一不放,各科老师开口表扬她,闭口表扬她的那个学霸。难怪似曾相识。

       “我们家楚葭当然是最厉害的啦…”
       眼见着课代表妹子在公告栏前找到了闺中密友聊天,他就想先离开比较好。
       “你说是不是啊小葭!”

       他顿了顿转身的动作,细细地看了会,被叫做楚葭的女孩子从一本杂志中抬起头来,那本杂志总是被放在校外报刊亭最显眼的地方供学生观看。

       她留着齐耳的短发,刘海不过眉,斯斯文文地架了黑框眼镜,眼神因为刚刚被点名有些茫然。因为周一,她穿着那套死板又保守的礼服,她整个人都太普通了,没有年纪第一的自信和傲气,甚至也没有小女生的活泼明朗。

       她的嘴巴可真好看啊,周泽楷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感慨什么的时候,有些尴尬地移开了目光。
       唇瓣很薄,唇形很小,刚刚抬头茫然的时候用上齿咬了下唇,有些兔子牙,不过。

       可爱。

       周泽楷这样想,又是不自然地看了一眼,她却又低下头看书去了。他心里叹了口气。

       等妹子想起来他两要去送作业的时候,他又听到楚葭的朋友扯着她喊。
        “看见没!那是我和你说的周泽楷啊,好看吗好看吗!”

        周泽楷恰好扭头就和楚葭的视线对上了,虽然她俩渐行渐远。但是周泽楷却看清了楚葭的口型。

        她说。

        “好看。”

3:

     周泽楷莫名的有些开心,以至于那天体育课完了之后他一个冲动替全班买了水,大家纷纷赞叹着小周好人啊,但是他却心思飘忽到经过他们班门口一个人抱着厚本子的楚葭身上了。

       走廊墙上的白瓦砖和远望过去的湛蓝天空都成了她的布景板。周泽楷拿着冰冷的矿泉水贴了贴脸颊,不知道是因为运动太多还是什么原因。

       脸好烫。

       在被那句“好看”洗了几天脑之后,他一鼓作气地跑去楚葭他们班,找发小聊天去了。

       其实他和发小也没什么好聊的,都是发小说他听,他还在纳闷怎么之前来了这么多次,硬是没发现她在这个班里呢?

        她们班的课表肯定是她写的,尽管就看过一次楚葭的英文,但周泽楷很肯定。

       “周泽楷你瞅啥呢?你瞅我们班课表干嘛?”
       “好看。”
       “哦哦,那是楚学霸写的。你写的不也很好看吗?”
       “不一样。”
       发小一脸挪揄地推了他的肩膀:“怎么着,看上楚学霸了?”
        “没…”

        发小笑的更猥琐了:“看看看,迟疑了吧?你
小子撅起屁股我就知道你要干嘛,还否认!”

       周泽楷没空搭理他,他看见楚葭坐在中排,这时被她对面的女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给逗笑了。

       活脱脱的南方女生。
       一笑起来就眉眼弯弯,显然是笑的不能自已才前仰后合。

       你也好看。
       周泽楷这样想,然后拍了拍发小的肩膀。
       “朋友,保密。”
       接着他就潇洒地走了。

       发小直觉,每次他喊朋友的时候都没啥好事。

4:

      周泽楷其实特别讨厌大夏天的上完磨人的体育课还要打篮球,但每次都被同学磨的不耐烦然后去投个球什么的。

        今天也是的。

         他就真的只是连篮筐都没有看就随意地投了一个,然后看到楚葭从操场对面走过去眼神就亮了起来,朝同学挥了挥手就快步地跟了上去。

        然而从头到尾,他的队友只看到他不情不愿地被拉过来,散漫地投球,书入筐落地,接着他随性地离开了。

       他的同学至今没弄懂那天周泽楷怎么做到随意投都投进去的。

        枪王嘛,准头当然非凡人所能理解。

         他跟在楚葭身后。她穿了学校的运动服,对于她来说可能有点宽大。她在听身旁的同学讲话,有必要的时候应两句,她微微侧过头望着她的朋友。周泽楷比了比,楚葭只长到自己肩膀那,发顶软软的,好想揉一揉。他就这样跟了一路,漫不经心地跟了一路。

      后来初三开始忙起来了,周泽楷很少再看见楚葭走在走廊上,而他自己也忙着补前一天的各种作业,偶尔她经过的时候也来不及抬起头看。

       冬天来了,s市冷了,期末考考完了,新年就要到了。

       而初三上学期就这样过去了。

       红榜榜首无疑还是楚葭,周泽楷往前进了五名,第15名。他看了看两人之间的差距,摇头笑了笑,握着刚刚打的热水,立了立脖子上的黑色围巾就跟着身旁的发小一同回家了。

       发小见他云淡风轻地喝着杯里的热水嘴特快地问了出来。
        “周泽楷,你还打算暗恋?”
        本来就没指望听他回答的发小就接着说:“喜欢自然要说出来,闷着不是男人!”

        “没。”
        “楚学霸的生日在四月份,要送礼物吗?”
        “嗯…”
        周泽楷不明所以地回了句,杯子里涌上来的雾气有点热。

        四月份生日啊,是春天吧。

5:

     一个月的假期如期流逝,周泽楷有空的时候就盘算着送什么生日礼物,但也没盘算出来。
     开学之后时间更紧张。初三下学期的古诗文有一篇让他眼前一亮,上学期就发了下学期的书而他现在才翻到那一篇课文。

       它叫《蒹葭》。

       周泽楷的笔尖点着这个题目,转手就在书上画了一横,他圈起了一句话。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三月份来了,s市的天气开始回暖,阳光也乐意出来露个脸,中考进入了倒计时,学习氛围更紧张了,周泽楷现在很少能听见“周泽楷是我老公”这样的话了。

       六点多的时候,他才和发小迎着夜色回家。他们回家的时候总会经过一家小女生爱逛的精品店,它有一个大橱窗来放新商品。

        今天正好有一个新货物吸引了周泽楷的视线。那是一本本子,本子的封面是手绘的。小巷子里的石砖墙角下是一只雪白的兔子,墙角长出的野草垂在它的耳朵上。暖黄的灯光打在本子上,就好像那只兔子活了过来一样,它眨着它的红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个世界。

        好像楚葭。

        等到他晚上坐在桌前,摊开本子的第一页却不知道写啥。一旁的草稿纸在大大小小的圆和算式中写着龙飞凤舞的“TO”,“TO”后面却是一个个被涂掉的楚葭。写字的人好像不满意自己把“楚葭”两个字写的太丑。

        周泽楷揉了把头发,从书桌的某一个抽屉里摸出一本他家母上买的字帖。当天晚上,或大或小的“楚葭”二字布满了整张草稿纸。

       第二天,周泽楷的作业是补着写完的。
       而本子的第一页却多了几个字。

       “TO:楚葭。”

      上英语课的时候,英语老师用投影讲着家庭作业,周泽楷却拔着钢笔笔盖深思人生。

       接下来该写什么呢?

       他提笔在草稿纸上写下一句“Happy birthday.”,又觉得太苍白了。

        台上英语老师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How nice…”
         笔尖和纸张的触碰,他先是利落地写了个“You are”,之后就没了下文。

        他咬咬牙,经过一番深思熟虑。

        “You are the best person I've ever met in my life.”

        你是我这辈子遇见过的最好的人。

        周泽楷觉得他这节英语课找到事干了,他为了把这句话写的更好看,一遍又一遍地写了起来。直至下课。

        “喂,周泽楷不用这么拼啊。出去吃饭?”

        他看了眼纸上参差不齐的英语,将它夹在书里,藏起少年的心事。

6:

      四月初,她的生日。她生日的前一天,正好是发小值日,课室空荡荡的,只有发小一个人在关窗,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周泽楷把手里握着的本子放在了楚葭的桌面。

      别人的桌面或多或少都写了激励自己的标语,而她的桌面却意外地很干净,只有几本复习资料。

       学霸就是学霸。

       “走啦,暗恋的小伙子。”

      周泽楷没有去争论什么,他自然知道自己不袒露心意的原因。莫名的告白会给那个看起来很理智很冷静的女孩子造成困扰的吧。

      后来,几张试卷,各奔东西。

      毕业典礼那天,老师说可以穿自己的衣服,周泽楷想着毕业典礼应该是很严肃的,他穿了学校的礼服。典礼还没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跑东跑西地让人在自己衣服上签名,周泽楷也被发小拉到了楚葭面前。

      “嘿楚学霸,我带着发小来沾沾学霸之气,签个名呗。”

      楚葭今天的心情也很好,软软地应了一句就接过他的签字笔在他花花绿绿时尚时尚最时尚的T恤上签了名。

      签到周泽楷的时候,楚葭愣了一下,周泽楷的礼服衬衫太干净了,一点字迹都没有让人不忍下手,但她还是说了句。

       “那我签个大的?”
      
       “好。”

       大大的用油性笔写的楚葭就印在衬衫上,末了还带了一个小小的加油。

       “我记得你,周泽楷,英语特别好的那个。”

       “谢谢。”

       客套了两句楚葭就被人拉走了,今天她作为年纪第一要代表全体初三学生上台讲话,她穿了学校的礼服,周泽楷摸了摸衬衫领子。

      这样,算不算穿了情侣装了?

      经过校内领导磨人又无趣的讲话,终于到楚葭上台了,周泽楷现在礼台边看着她身旁的朋友给她加油,她深吸几口气然后踏上了礼台的最前方。

      刚开始讲的就是正经的备考,学习方法,感谢老师家人同学,听的台下的学弟学妹昏昏欲睡,她突然话风一转。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估计会被领导打死,但是我就要毕业啦不怕领导。我没有什么特长,长的也不漂亮,肯定不是青春期男生梦中的谁谁谁,说的好听点我是学霸。但我充其量就是一个书呆子。初三下学期我在想,我学这么拼每次考第一是为了什么啊?难道就是为了印证那句丑人就要多读书吗?我想也就几张卷子,犯不着我这么努力,不学也没关系。”

        她顿了顿,台下的听众已经开始交头接耳了。

       “后来四月份,我的生日。那天我收到了一个我特别喜欢的礼物,一本本子。我不知道是谁送的,本子第一页写的英语很漂亮,那句英语是这样说的:'You are the best person I've ever met in my life.'刚开始我以为是送给别人的,但是我看了看他写的是“TO 楚葭。”这个送本子的人对楚葭说,你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人。”

      “我那时有点被感动到了,我在想无论我学好还是学不好我至少在那一个人的眼里,我是最好的。所以我想一直做那个人眼里最好的人,尽管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太谢谢他了。”

      “我现在,很想回那个人一句话,两个单词。”

      “You too.”

      台下的周泽楷笑弯了眉,他很少笑的这么放肆,这是第一次。他举着手机把台上的楚葭拍了下来。
      照片里的楚葭微微低下了头,眼睛里却闪着最动人的光,她的唇角微微上扬,她把四月份盖过脖子的短发剪成了齐耳长。

       这样就够了,周泽楷这样想,这句you too 就够了。

       
       END

评论(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