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碰到他(她)【王杰希初恋bg】上

男神们的初恋第二弹我就用渣文笔嫖一发老王。

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辛苦老王和女主角了。

初中设定,ooc肯定有,我要先说抱歉!

以下正文。

【有的时候会有女主视觉我会标记出来。】

1:

    王杰希今天比平时更晚一些才回到家,帮老师登记分数,完成这个任务时都已经只有学校的小门开着了。一楼是一群等着电梯,下班归来的大人,所幸的是他住在三楼,从来不用电梯,走楼梯全当锻炼。

     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声控灯暗着,王杰希的脚步声下意识地重了点。很意外的,三楼却亮着灯,他走在楼梯的右边,抬头一看就看见一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在跳楼梯,边跳还边唠叨:“这体育中考怎么就这么苦呢,考个长跑就算了你还考啥跳远啊…瞎折腾。”

     她穿着x中的校服,听说是一个吹奏部很厉害的学校,宽大的校服穿在她身上衬出了她骨架很小,长到腰际的头发扎起了马尾,发尾随着她的跳跃一晃一晃的,像春风和煦下冒出的嫩芽。

     她也许就是母亲常说的隔壁家吹小号的林枝,总是在她吹小号的时候能听到她妈妈气急败坏的怒吼:“写完作业没!复习了没!初三了长点心成吗?吹什么吹啊,x中没有直升高中练习那么卖力也没用!”

     但是小号声往往只是停了一会又会响起,悠扬向上。

      时间不偏不倚,正好八点。

      王杰希认为,邻居家的林枝是一个倔姑娘。

      边跳楼梯边抱怨的林枝突然扭头看到王杰希站在几阶楼梯下的时候特别尴尬,自己神神叨叨的一面居然被人看见了,她揪着自己的衣摆急忙往楼道的一边站,头微微低着不敢抬头看,在看到王杰希的鞋子从自己眼前走过时心里才松了口气。

     随即,走廊暗了下来。

     他们两人的气氛太过安静,声控灯表示不服,一下子就熄灭了。林枝几乎是下意识地惊叫了一声。

      “哎哟我的妈!”

        伴随着她的惊呼的是电灯开关被打下的声音,王杰希站在安全出口的门口那打开了三楼电灯的总开关。

       “加油,小号吹的很好听。”

        他的声音温稳如舟,好像在万丈迷津中指人方向的舟子。

        拨开迷雾。

        更像春日那缕阳光。

       温和如他。

2【林枝视角】:

      林枝第一次看见王杰希,是在初二那年,她参加完吹奏部的活动背着小号在楼下等电梯,人很多,电梯很慢。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节拍有些百无聊赖,吹奏部一直担任小号独奏的学姐升初三申请了退部,独奏没人了。所以管小号组的老师最近抓的很紧,林枝心里叹了口气,她可不想当独奏,会紧张死的,她是那种一紧张就怂的人。

      就在她盘算着小号组按实力排也轮不上她的时候。王杰希也从外面回来了,B市九月份的傍晚天空还是亮堂的很,他由远及近地走来,身姿清隽如松,带着斜阳,他的运动服中好像萦绕着九月难得的微风,他只是看了眼等电梯的人群,就往安全出口那上楼去了。

      林枝的眼神刹那间就亮了,那个男生的背挺的很直尽管他的书包看起来很重,他看着有些严肃不像是那青春时期谁遇到的意气风发的少年。

      林枝迟疑了一会就冲了上去推开楼梯口的门一看。得,人家都走了,她连人家衣摆也没摸着。

      这时她想起了一句话。

     

    “世界上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后来从老妈嘴里知道那个少年叫王杰希,也就仅仅知道他的名字和他在很牛逼的c中念书罢了。

      自从升了初三就总是和母亲吵架,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林枝自己总是在吹小号,不是为了那个独奏的位置只是单纯的喜欢,尽管她一紧张就怂,但她真的喜欢。

      之后听母亲的话准备放弃,不吹了,先整好学习以后再说。

    “你也不怕隔壁家跑来投诉你扰民。”

      这句话让林枝整理乐器盒的动作一顿,她想起那个九月份让自己一见钟情的少年。

      他吗?他会觉得小号声很烦吗?

      决定放弃的第二天早早回到家跳楼梯去练立定跳远。至今为止。她跳远的最好成绩就是自己的身高162cm。简直要死。

      她真是为自己去跳远的行为点赞。

      她遇到了王杰希。

      两个人虽为邻居但没有交流,那个时候,整个楼道好像特别安静,林枝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看到他从自己面前走过。等他彻底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时,林枝真想当头给自己来一巴掌,打个招呼也好啊!怂什么怂!

      她在一片黑暗中听见他意外的让人觉得很安心的声音。

      “加油,小号吹的很好听。”

        太好了,他不讨厌。

      她两步并成一步跨上楼梯时,只能看到他拿钥匙开门然后进屋回家了。她蹲在门边捂着自己的耳朵。

      怎么办啊,耳朵要怀孕了。

      当天晚上,林枝瞧着放在桌上的小号盒,头发往脑后一束,小号一掂量在手上,合着眼吹出来的就是流畅的乐音。

      她把她娘在门外气急败坏的声音忽视掉了。

      管她呢,既然喜欢的人说吹的好听,那不管怎样,都要吹,而且要吹的更好听。

      这时,王杰希家里的钟敲过半点,时间晚了一些。

      八点半。

3:【继续正文】

     昨天晚上吹的太过火,以至于忘我地吹完小号之后一直和娘亲谈心,然后第二天忽视了闹钟的叫床,硬生生地被自家老妈赶出了门。

      林枝哀嚎着拍门说:“娘,我早饭还没吃呢。”

      得到的回复却是:“自己买。”

      电梯显示它还在24楼,林枝咬咬牙,边撞开安全出口的门边扎头发,风风火火地冲下楼梯。前面就是王杰希,在悠哉悠哉地走着,她也只是意思意思地慢了慢脚步。

      王杰希咬着一块面包有些诧异地望着林枝几乎是跃着下楼梯的,林枝仅仅是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他眉毛微微扬起表示惊讶。

      她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叹息。

      “领子没翻好啊……”

      她摸了把自己曲起来的领子,心里默念了三遍:“好丢人好丢人好丢人……”跑的更快了。

      就连那一声谢谢都淹没在空气里。

      毫不意外的,那个很倔的林枝是个冒冒失失的人。

      当天晚上,王杰希回家的时候又碰到在跳楼梯的林枝。

      长发发尾在腰后一晃一晃的,一阶一阶地跳上去之后就转身蹦蹦跳跳地下楼梯,王杰希和她对上了视线,她有些愣住,手指又开始不安分地捏着衣角。

      你刚刚还在蹦蹦跳跳呢,一看到我就这么紧张,姑娘你是不是认生?

      王杰希又摸了摸眼角。

      大小眼没这么吓人吧。

      大概是两个人气氛太诡异,王杰希和林枝对望了一会就迈步上楼了,他听见林枝好像费了很大劲才说出来的一句话。

      “你你你…你好”

        真是一个有礼貌的姑娘啊。

        王杰希在她的下一阶楼梯站定,林枝的目光躲躲闪闪,目光好像在凝视着楼梯扶手又像在端详地板。

        “晚上好,林枝。”

          在王杰希没有留意到的林枝耳边的碎发底下,她的耳朵红了,她惊喜地抬头却极力隐藏自己嘴边的笑意。

      “你知道我叫这名啊?”

        没有回应。

       林枝又开始懊恼了,刚刚人家都喊出来了你还问!你是不是智障!人家都不屑回答你了!林枝关键的时候能不能靠点谱!在她差点就要给自己两巴掌的时候。

      “知道。”

        看到的是王杰希那双眼睛和嘴角扬起的弧度。

       “我我也知道你的名字,王王杰希嘛。”

       “没有关系。我不是怪物,不用这么紧张。”

         王杰希看着那个女孩目瞪口呆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好笑,和悠扬的小号声很不同啊。

        “那我先回家了,加油啊。”

        “等等等等!你每天都会从这里放学吗?”

         王杰希纳闷她为什么问一些很奇怪的问题但还是点头作了回应,离开的时候还是不放心地说了一句。

       “上了初三体育课运动量增大了吧?又来跳楼梯练习跳远吗?晚上拿热水泡泡脚。”

       “缓解疲劳。”

        林枝神智已下线。

        等王杰希都走了好久了,林枝都只有一个愿望。

        下楼跑圈,赶紧的,立刻。

        她的理智及时拉住了她,只是在楼梯上蹦的老高差点摔成残废而已。

       王杰希吃了晚饭后在草稿纸上继续写写画画在学校没做完的数学题,那时做题的状态不在了,稿纸上中性笔的计算过程也有些不明不白。

       他端详着笔尖出神的时候。他听见了小号声。

       下意识地看了眼时钟:八点了。

       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长头发的女孩子在楼梯上一蹦一跳的。他很有幸地在同班同学手上看过林枝所在的x中吹奏部的合照。那个时候的她应该是初一,拍集体照的时候被旁边的学姐勾着脖子,但她还是笑的很文静中规中矩地拿着她的小号。

      从那个时候起,夜夜陪伴着自己在奋笔疾书的小号声终于有了属于她的名字,林枝。

      王杰希想了想,是哪本书的名字来着?

      哦对了,林枝,你是人间四月天。

      他又打起精神看起黑字白纸的练习册,明天会是晴朗的一天。

      事实,第二天王杰希按时上学的时候,楼梯口的电灯开关上贴了一张便条贴。

      明黄色的,很惹眼,对方还恐他看不到似的用加粗的油性笔画了个表情。

     “谢谢你,热水泡脚很有用啊!”

       王杰希把便签夹在两指中间看了会就把它贴在了出门时拿在手上的语文书的第一页。

       外面蓝天被阳光照的澄澈,大片大片的云朵散落在天空上。

      “不用谢。”

       这是一个很晴朗的开始。

        TBC

我靠靠靠靠靠靠手冻僵打字好困难!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