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1】

喻总原创女主bg


某个小伙伴索要的她的今年的生贺


责编喻×作家女主【我对这个设定其实不大了解…凭直觉写的,百度百科看完责编这个职业我也没有看的多懂。】


ooc肯定有……文笔青涩……


正文开始。


     “甘清虞你拖稿也是拖的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了!”责编甲简直暴跳如雷,你说甘清虞不交稿违反职业道德吧,离截稿日期还有一小段时间,但是她每次交稿玩的就是心跳,截稿的前一晚才神不知鬼不觉地发邮件,尽管她的稿件从来没有退回修改或错字的情况,但是责编甲表示心好累。


      而甘清虞却在便签纸上写下了什么递到她的责编面前:“责编,这个群里拖稿拖的惊天动地的大有人在,淡定点,我只是冰山一角。”


     “读者说你的长篇进展太慢,我觉得吧,明明只是一部青春恋爱小说为什么走向这么慢。”


     “什么叫只是?我想责编你应该经历过从一部小说的构思,大纲,尝试写开头,一步一步循环渐进,然后一个漂亮的结尾这样的过程吧。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你用的是只是这个词吗?进展快情节大起大落是很符合当今读者的口味,是好,却不是永远的好。就像你新带的新人,忠告她,快餐吃不长久。”


      甘清虞见她一脸你简直不可理喻的表情也没有什么想要沟通下去的欲望,她从来不是一个对不喜欢的人有礼的人,随手在桌面上摸了一本杂志就翻了起来。


     她听见一声用力地拉开门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女人带走怒意又针对地喊声。


      “你就等着换责编吧!”

     

      “荣幸之至。”


       回应她的是更用力的关门声。甘清虞无所谓地耸耸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抱枕上心安理得地看起书来。

 

      责编甲怒摔门后,甘清虞对门的房门突然打开了,里面走出来的人让责编甲惊讶了好一会。


    “甲姐,怎么了吗?”来人是她们杂志社现在带着一个销量总是占第一的悬疑灵异文的作家的编辑喻文州,尽管他在这一行做的不久,但是被他提上来的几个作家都是杂志社的中流砥柱。


    “啊,小喻啊,没啥就是被才高气傲的作者给气的。”


      喻文州体谅地笑了笑养了一眼对面紧闭的房门。才高气傲?用来形容对面的女孩恐怕不是很合适吧。


    “小喻啊。黄少已经封笔了?”


     黄少就是喻文州现在带的唯一一个作家,全名黄少天,话多而且废话连篇,但是文风却出奇的凌厉,情节跌宕起伏,每次都将伏笔埋的很巧妙,小说里没有一处是多余的,都是神来之笔,这是他的粉丝对他最高的评价。但是人家公布就要封笔了,开完最后的全国签售会就回家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昨天正好是在G市最后一场签售结束。喻文州现在也算是一个闲人。


     “是。”

     “那正好。听你说是想换一个框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正好我这有一个写言情的,你带带看?”

     “这可不好说,要看总编怎么分配。”喻文州在电梯门前侧过身让女士优先,然后才按下1楼。

     “这事你要是答应了,总编那就好说了啊。”

     “甲姐我会再想想的。”喻文州朝她点了点头就不再言语。他虽然很擅长对付这种小喻前小喻后拉关系的人,却不喜欢周旋太久。


     尽管他没说他答应了,最后还是被分配了过去。


     小姑娘没有责编怪可怜的。


     手握新作家的资料打了几个电话均是无人接通,他就发了信息大概介绍一下自己,就登门拜访了。


     于是从外面买了菜和早餐回来的甘清虞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一个不知名的男子站在她家门前,他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A4打印纸,他的手指修长又骨节分明,指甲修的圆润不会长的讨人厌。或许是她家正好在走廊的末端,夏日炎热火辣的太阳光倾泄在他身上好像就突然被抹去了性子,他的侧脸藏在阳光下,线条柔和。


     甘清虞下意识站直了身子挺起肩膀,尽管她昨晚窝在沙发里敲字,肩膀很酸。她记得上一次她想在一个人面前站直身子的时候,是她在面对高中暗恋了很久的那个学长的时候。


      那人却从白纸中抬起头来,声音好像甘清虞在G市四月份时最喜欢听的梅雨声,敲打在窗棂上,敲打在小水洼里,敲打在绿叶上。


      无处不在。


    “你好,甘小姐。我是你的新责编,喻文州。”


      有的时候她的语速总是比她的脑子快。


     “别叫我甘小姐像什么涉黄职业一样。身份证,工作证。”

       等她意识到自己说了啥之后,真想给自己来两大耳光。


      但是对方对答如流,把证件递了过来。


      “清虞。”


      TBC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