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2】

喻总原创女主bg…


责编喻×作家女主【对于这个设定我真的不是很懂,看遍了百度百科感觉智商有限制哭泣。】


我真的就是不想写作业跑来更文,万一我把存稿更完了…那就完美了。


ooc肯定有,文笔用青涩这个词来修饰都是给自己贴金哈哈哈。


这是喻文州的自述:


      喻文州其实经常能碰到住对门的那个女孩,住同一层楼还对门,要是碰不上才叫真奇怪。只是那个女孩很喜欢低头看书或者目视前方思绪放空,从来都不知道她对门住了人。他曾经尝试过打招呼然后却被无视了,这让他有些苦恼,难道以后每次碰见都不打招呼?事实也真是如此。


     每次周一的时候,喻文州回杂志社参加工作总结时就会碰到她,他们两个这时是顺路的,但是她却喜欢在一家路边的早餐店吃早餐,两人一前一后就完美地错开了。喻文州也只是有一次经过言情那个专栏的办公室看到她咬着笔头听编辑说话的时候,才知道她是同杂志社的作者。


     她有一个很清新的名字,叫甘清虞。也有一个很清新的笔名,叫鹿虞。喻文州自己在言情这方面还能看的下去的文章就是她写的。


     不过,咬笔头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总是被她的编辑抱怨拖稿,就算是写长篇剧情也进展的很慢,从来都不肯写短篇,明明当初参加第一届杂志社作者选拔赛的时候短篇写的很好。还有一个很重点的,她的嘴很毒,说话永远不留情面。茶水间里好像只有甘清虞的不良事迹,但是大家也只是听一听就算了,每次读者调查一上来,甘清虞的得票率总是咬着黄少天不放,出书销量也不少,这样的作家总是被宠爱的。


     后来,杂志社组织了旅行,去的是一个海滨城市,沙滩,大海,比基尼。他却看见甘清虞捧着白色的马克杯待在酒店的咖啡厅里,毫无愧疚之心地一次又一次免费续杯,面前摆着笔记本电脑,时不时地打字。不知道为什么,在播放着悠扬安宁的小提琴曲的咖啡厅里,明明有人低声讲话,但是她敲键盘的声音却成了唯一的高音。


     他听见她和对面同期的作家抱怨着。


   “我迟早有一天会死在咖啡和电脑前的。”


     这样听着,喻文州在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双色冰淇淋球后又追加了一个点单。


     “一杯蜂蜜柚子茶,给窗边那个敲电脑的女孩子送过去吧,谢谢。”


      这种死法真心酸啊,喝咖啡喝死的少女。


      再后来,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就是责编和作家的关系了,他翻看着甘清虞早期的参赛作品,按时间推算那时她应该是大一,签约在杂志社已经有五年了。刚开始的短篇取材并不是和同期作家一样新颖,但也不是说她取材老旧,她写的都是身边的事,都是我们每个人身边的生活,一看就很有代入感。很轻松地就能让读者产生共鸣,很擅长描述细节和描摹人物的心理。怎么说呢,流水人家的文风,细腻悠长。


     直到甘清虞站到喻文州面前,喻文州终于打了一个不被无视的招呼。就像她自己所说的死法一样,她是一个看起来很风趣的人,不像她的读者所说的毒舌高冷细腻聚集一身。


     在喻文州看来,她只是一个很平凡的,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会遇到的一个女汉子罢了。


     一个假装嘴巴很毒假装自己无所谓的女孩子罢了。


       TBC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