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碰到他(她)【王杰希初恋bg】下

感觉老王就要被我染指完了

真是对不起广大群众

没有文笔

污力强大的ooc

谢谢你们看下去

然后是正文。

4: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王杰希和林枝大概也成为了能在楼梯口聊几次的朋友【?】聊天内容大多都是

    “今天考了试。”

    “我也是。”

    “ 题目好难。”

    “还可以。”

      然后互相沉默。

   “那我先回家了?再见。”

   “啊好,再见。”

     林枝也不懂这样的聊天有何意义,但是看着王杰希很耐心地等着自己说话的时候,她觉得这一切都是意义。

     不知不觉间,11月到了,天气开始转凉了。

     林枝一连几天都没有来跳楼梯,但是小号声还是夜夜响起,只是很意外的。吹奏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王杰希很疑惑。

      直到他那天照常回家遇到出来扔垃圾的林枝,11月份的B市还是有十几度的,穿一件外套和薄毛衣也是足够抵御寒意的,但是林枝却裹了件全身都是毛的大外套,大衣的帽子毛茸茸的围在她的脸两侧。

     她半眯着眼睛,眉毛眼角没有往日充满活力的感觉微微下垂着,鼻孔里还塞了纸巾团。但是看到王杰希的时候她好像被吓到一样拍拍胸口,强打起精神和他招了招手。

     “王杰希晚上好啊。”

      开口就是很重的鼻音还带着重感冒的哑。

     “感冒了?”

     “嗯,前几天体育课完了热的出汗,一脱衣服就风吹倒了。”她说话有点困难有些含糊,估计是因为鼻子不能呼吸的原因。

      看着她通红的鼻头还有些破皮,王杰希就没什么话说了。

     “王杰希我问你个问题,高中你准备考哪?”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c中的高中部。”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林枝只是再确认一次,她眨了眨眼睛,闷闷地应了声之后咧了咧嘴:“听起来你可是一个学霸呢!”

      几句话的时间王杰希就到了自家门口,钥匙在他的手机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林枝家就在隔壁,大门轻掩着,从门缝里露出暖黄色的灯光,她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到门前。长发披散着和帽子的白绒毛缠在一起,走廊的灯光有点暗,但是王杰希还是看清了她的表情——她有些僵硬的笑着,嘴角不上不下的。

     王杰希不明白她为什么露出这样的表情,但他开锁的动作停了一下,再开口语气里就全是安慰的意思了。

   “加油啊。”

    好像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一样。

    拨开迷雾。

    等到林枝真正有空坐在书桌前写作业的时候都已经快九点了,她先是摸出了一个本子,翻开第一页就是洋洋洒洒的第一次看见王杰希的记录,之后的记录就是断断续续的,几天都只有一句话,直到最近记录才多起来,她翻开了空白的一页。

     “他今天第二次和我说加油,不知道能不能加油到最接近他的那一步,但是,目标C中。”

     她又像为了提醒自己一样,拿了明黄色的便利贴贴在墙上,写下了大大的“c中”。

     尽管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讲很难,但是没有办法,只要是能再接近你一点,多难都没有关系。

5:

     第二天中午。王杰希准备出门骑车回学校的时候突然想起前几天王妈妈提醒他要把陈皮丹吃完不然就要过期这件事,折回去在果盘里抓了一把这种糖果才出门。没想到一出门就遇到火急火燎的林枝妈妈,她拿着一个白色的保温瓶,明明还围着围裙却急忙往外冲。

     “阿姨,怎么了吗?”

     “杰希啊,阿姨拜托你一个事可以吗?你帮我把这瓶药带去给林枝,她今天出门着急忘了带。她的外婆又晕了被送医院,我着急去看一下她外婆,谢谢杰希啊!”

      他答应了下来,尽管去x中不顺路,而且送了就来不及在午读之前回校了。助人为乐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不是吗?

     自行车在自行车道上飞驰着,他骑的飞快,11月份的风不算温柔地划过他的脸颊。他的心情有些雀跃,尽管可能等不到她来传达室,但是想到林枝的惊讶,想到她眼睛瞪得圆圆的样子。他就觉得有些好笑。

     时间正好碰上x中学生中午返校的时间,王杰希正好碰上林枝提着小号盒经过大门口回教学楼的时间,林枝在和身边的同学聊天,好像是被同学说了什么又指了指王杰希所在的方向才扭头望过来。

      不出所料,她眼睛瞪得圆圆的站在那里愣了好一会。王杰希有些无奈,他自己不太想站在这里当来来往往x中学生的议论焦点,他和林枝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你为什么会过来啊?”林枝的声音还带着不正常的哑,她重重地咳了几声似乎在清嗓子。

       王杰希将她手上提着的小号盒拿到自己的手上,又把挂在单车手柄上的保温瓶递过去。

    “阿姨托我给你的,让你赶快喝掉。”

      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拧开盖子却被中药的臭味熏的直皱眉,她苦着脸望了眼王杰希却听到他很严肃的一句话:“苦口良药。”

     秉着不能在男神面前丢面子的原则,一口气干掉,喝完那味道令人作呕的中药她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吐了吐舌头一个劲地喊苦。

    她看见王杰希摊开了手,手心里躺着几颗陈皮丹,她有些呆滞地接过又看见他把小号盒递了过来,右脚已经踏上了踏板。

     “等等我和你说一个好消息!我被选上了,小号独奏!会代表学校去参赛哦……”林枝捏了捏掌心的糖果,但话语却越来越小声。

      “祝贺啊,每晚那么认真地练习得到回报了啊。”王杰希笑起来大小眼这个特征就看不出来了,他的眉弯成一个很好看的弧度。林枝张了张嘴却没有办法说些什么,只能干干地憋了一句。

      “谢谢。你是不是要赶着回学校啊?再见再见。”

        她就看着王杰希调头走了,他的校服外套被风吹的鼓鼓的,带着九月份的微风,就像第一次看见他一样。

      她很想说练习不是为了当独奏是因为你说过很好听才会晚晚吹奏,她很想说这句谢谢是给你的,因为你说过很好听才会去坚持每天练习才会被选为独奏,她很想说。

     我喜欢你。

     但她没有办法说出口,一遇到王杰希她就嘴笨,她每次想找话题但是在他面前却好像什么都说不出来,差点就想给自己两巴掌。

  

      嘴里的苦味还没有散去,但林枝却把陈皮丹放进了外套口袋。

     我想把你给的所有都保管好。

     而王杰希正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看了眼刚刚给陈皮丹的手的掌心,刚刚林枝的指尖轻轻地扫过他的掌心,突然间他就想起林枝刚刚惊讶的样子。

      一个很傻气的小姑娘。

      B市今天的天空很蓝,属于秋天的灿烂却不刺眼的阳光普照大地,王杰希轻声笑了笑,握了握拳头。

      绿灯了。

6:

     就这样,寒假到了。

     王杰希一大早起来准备去市场买点东西,所以接了自己老爹的坐骑有看着好放东西,说到底只是平时骑去钓鱼的自行车而已,他在楼下碰见了林枝。

     她手里提着小号盒和一个袋子,头发束的高高的紧紧的,表情不大好,不停地在吸气呼气。

     “林枝?”

      林枝又是一脸惊吓地拍了拍胸口。

    “早上好啊,我我我现在准备去……去学校集合,然后去比比比赛场地。”

     她皱着眉叹了口气:“紧紧张。”

     “走吧,我送你去,学校。”王杰希晃了晃自行车钥匙。

     “啊?”

      “送你去学校,穿这么少还能走着去吗?”他皱着眉看着林枝就穿了件大衣里面可能就是参赛服装。这样冷的天气走过去,恐怕还没比赛就要开始流鼻涕了,明明自己的重感冒才没好多久。

     王杰希这样想着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她披上,替她拢好领子,看着她急变红的脸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轻咳一声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

     “都要比赛的人了也不知道多穿点照顾自己。”

      林枝大脑当机。

      幸福来的好突然,男神的大衣好温暖。

      等到王杰希载着她踏上去学校的路时她才从我穿着男神衣服和男神共骑的幻想中醒过来。王杰希穿的是深蓝色的高领毛衣,头发似乎是有些长了,碎发垂在耳边,迎面而来的风都被他挡住,自己只能感受到那些风掠过发梢,大衣刚刚穿在身上时还带着暖意,

     就好像躺在他的怀里一样。

     林枝晃了晃脑袋遏制自己越来越过分的想法,无声地笑了,表情好像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坚定,想说出那句话的心意都已经遏制不住了,那种感情就快要在心里滋生成一片森林。

     那种喜欢你的感情。

   “我喜欢你。”

    说到底她也没敢说出声来,她只是一字一顿地描摹出口型,把这所有的心事都和自己再重复一遍而已。

     “载着我会很重吗?”

       “不会,你很轻。”王杰希目视前方,看着x中的大门就在不远处。

     轻的就像羽毛划过掌心。

     “没关系,不用紧张。”王杰希将林枝递过来的外套搭在手臂上。

      “怎么能不紧张啊,你要不要给我惩奸除恶的力量?”林枝只是开开玩笑她没有想到下一秒王杰希的手就搭上了她的发顶。

      “给你力量。不用紧张,就好像每晚练习那样就好了。”

     练习那样?是哪样呢?刚开始是因为喜欢小号,后来仅仅是想让王杰希一个人听她演奏,只想让王杰希一个人做听众,因为喜欢啊。

     林枝如蚊咛般地说了句谢谢就急忙跑进了学校。

     王杰希看着她跑向同学的背影不由得摊开了那件她穿过的大衣,温度已经渐渐冷却了,自己的大衣对于她来说可能有点大,看着她穿的时候好像整个人又缩小了一圈,王杰希竟情不自禁地弯了眉。

     每天晚上练习的那样?是等待吗?总是时不时看向时钟看看到八点了没有。总是会听到小号声时忍不住的笑。总是会在脑海里浮现她的样子,过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在发呆。

      是喜欢吧。

    

      眨眼之间,B市又迎来盛夏,一年之中最热的那几个月,王杰希一放假就被母亲赶回了老家探望奶奶,奶奶自然是最疼这个孙子的,拉着他不放好说歹说留着王杰希住一个月。

     林枝还想在搬家之前再看一眼他或者送些什么东西给他都没有机会了。

     林枝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但是不是C中的,但是却是她之前渴望了很久后来因为成绩太差不得不放弃的一所高中。那所高中离现在的家很远,离c中更远,离王杰希也远。但是林家爸妈已经商定好搬家的事宜了。

     她想,还是要给王杰希送些什么吧,送一封信吧。但她很苦恼不知道从哪里写起来。

     谢谢他每天上下楼梯回家?这样自己才会有毅力每天跳楼梯练习为了看他一眼,后来体育中考跳远拿了满分,从自己的身高跳到满分。

     谢谢他喜欢听小号?这样自己才能不放弃练习,成了小号独奏在初三的时候为学校又拿回了一个金奖。假装台下只坐了一个王杰希,他微笑着很有耐心地听她吹奏,这样自己才没有紧张而是一心一意地只吹给那一个人听。

      谢谢他的高中目标是c中?这样自己才会以c中为目标来努力,尽管最后的结果不是c中,但是自己却进了遇到王杰希之前最渴望的高中。

     自己这一年来所有的变的更好好像都和他离不开关系,好像归根到底只有谢谢他和喜欢他这两种感情。

    她很郑重地写下谢谢两个字,把喜欢收在心里,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也没有必要让他知道。

    在她搬家那天她偷偷将那封信塞在他家信箱,露出信封的一角,还很不放心地在楼梯口贴了便条提醒他看信箱。

     王杰希那天回来甚至是没有看那张便签就看到了信箱那露出的一角黄色,他取了出来发现还有一个绿白相间的信封。两封信都标明是王杰希收。黄色的是纯手写,绿色的是打印机打印的。

    他拆开了黄色那封,里面只有端端正正两个字。

    “谢谢。”

     那是林枝的字迹。

     王杰希不知道她在谢什么但还是对着空气说了句。

    “不用谢。”

     另一封是微草俱乐部的邀请函。

    王杰希把两封信连同那两张便签放在一起,把他的喜欢收藏起来,连同他以后坚持了很久的荣耀。

     一起收藏起来。

       END!!!!!!!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打完了超开心!!!如果喜欢的话就请点小手和小爱心!!!谢谢你们爱你们哟!!!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