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3】

喻文州原创女主bg

责编喻×作家女主

我发现自己越写越傻白甜

都想删掉它了……

但是,自己开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不就是傻白甜吗又不是没写过!

辛苦你们看下去了!

3:

      喻文州随着甘清虞进了她的房门,标准的单身汉住所,客厅的墙上开了几列书架,堆满了书显然很久没有整理,茶几上也有书,沙发上也有书,甚至地板上都零零散散地放了几张G市日报。地板上铺了深褐色的毛毯,踩上去暖暖的软软的,沙发上扔了几个像熊像狗的毛绒玩具和一张空调被。
      唯一有什么看点的,估计是茶几的书堆上放着的一小盆仙人掌,也摇摇欲坠的样子。
    
      总结起来,就是乱。
  
      甘清虞有些困窘地给他清了一块地方让他坐下,痛心疾首地在内心谴责了自己决定改过自新,收拾干净。

      “很喜欢看书?”

       甘清虞将一次性纸杯递过去。

      “喜欢啊。多看点万一想写新题材的时候避免考究党找我麻烦。”
   
      “已经开始码下半月你的连载了吗?”

      “上个星期开始修改,还没改完。”

      “一般什么时候交稿?”
  
      “截止日期的那个晚上。”

       喻文州准备喝水的动作一顿,最后也只是拿温水润了润唇,好似鼓励地说了句。
      “那我会期待的。”

       “你要先看一下吗?”还没等他回答,甘清虞已经拿了外接鼠标随意地一晃解除了笔记本的休眠状态。映入喻文州眼里的就是文档的白屏黑字。

      “你要从头看起吗?”

      “不用,就这里。”喻文州接过了鼠标,如果按每期都会追她的连载来衡量,喻文州也算她的半个粉丝,而现在是作为一个粉丝提前看作者的文啊,有点小雀跃。他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态有点好笑,他右手移着鼠标的滑轮,左手却忍不住捏成拳遮住自己的笑意。

      甘清虞见他伏下身子凑在电脑前,他的眼睫微垂着掩去眼睛里的光芒,捏成拳的左手指骨凸成一个弧度,他的嘴角向上扬了一下之后大拇指就摩挲起自己的下唇。
       简直,理想型到犯规。

       她轻拍了自己的脸颊,就摸起了自己之前没有看完的书。
       怎么说呢,甘清虞现在的心情就好像高中和暗恋的学长在图书馆共用一张桌子的紧张,她听自己的心跳声听的清晰,她大抵是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但又不得不承认,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

      但她不是生情,只是见色起意罢了。
    
      说明白点,不就是颜控吗。

      喻文州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她眼睛盯着书页实则目光涣散,瓷白的有些小的牙齿咬着自己的指尖。
      突然想起她在杂志社的时候,听她原来责编说话的时候,也是咬着笔头。
      那么不好的习惯。

      “清虞,我看完了。”

      “哦……”
  
       得,她在放空。

      “哦!看完了啊,有哪里不妥吗?”她匆匆扫了眼书的页码然后用力一合,从书堆里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本深绿色的本子和桌面上没有笔盖的中性笔利落地写了几个字就虚心好学地看着他。
      喻文州看了眼她提笔写下的“责编建议。”四个字。

      不错,很娟秀的行楷。

     喻文州开始长篇大论,他在看的时候就在想怎样才能让她写文的时候节奏快一点又不会抹去那份细腻,铺垫描写详细没有错,但是什么都交待的太清楚反而让读者没有看下去的心思。

     等他一二三四列举完,低头一看,她又在咬手指,右手却写的停不下来。
      真的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
      “别咬手指,细菌多。”

      喻文州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甘清虞自认为手不小了但还是被他的手包住,眼里全是笑意,吓得甘清虞都不知道害羞是啥了。

      “清虞,喜欢吃手指饼干吗?”
      “啊?”
      “下次送你。”
      “什么?那种东西不是长牙的小婴儿才吃……”她说着说着就看见喻文州的忍俊不禁,他的目光落在自己刚刚咬着的指尖上。

     甘清虞一时不爽。她表示伤害好大啊,伤人于无形的责编不是好责编。

    好在喻文州没有继续逗她玩,认真又严肃地交待完后就准备走人了,甘清虞出于礼貌说要送一送,喻文州拧开了门把手挥了挥手说:“不用了,很近的。”

      “还是要的,喻责编这么辛苦。”

       然后她就目瞪口呆地看着喻文州拿着钥匙开了她对面住户的们,他伸手指了指。

      “我家。”

       甘清虞仿佛听到了心中万马奔腾的声音。

       “我住这两年了。”

       甘清虞何止听到了万马奔腾啊,她还听到了天雷滚滚,责编住对门两年居然今天是第一次碰见。早知道是邻居就应该先下手为强,失策。

       “早餐还没吃吧?快去吃吧。”

        喻文州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他倒是觉得回不过神来的甘清虞很好笑,他的手撑在门板上似乎在等甘清虞先进门。

       “啊对,我饿了。”甘清虞把门关的震天响,只是下一秒她又立刻打开门。
        “对不起!喻责编刚刚关门太失礼了!再见!”

       喻文州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他真的还没见过因为关门太大力还跑出来道歉的人。

        很意外的,刚刚慌张的她有些可爱。

TBC

我真的对自己的渣文笔发不出什么呻吟了。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