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目民【张新杰初恋bg.上】

眼见的我的ooc神手伸向了年幼的张副队。
我的小伙伴说根本读不出初恋的感觉。
啥啊,我怎么感觉张副队的初恋就应该这么不靠谱。
谢谢观看,文笔渣

目民:

      张新杰至今想起自己的初恋,都会想起那一句话,那句在看微博时收到粉丝艾特的话。
    “喜欢上一个人,那真是,完全,完全没有办法的事情。无法以理智来主宰,不能用力量去摒除。”
     粉丝艾特他的时候还带了一句充满调笑气息的话:“张新杰大大,什么时候喜欢一个人让我们看看什么叫丧失理智啊?”
   
     成年的张新杰,那时坐在霸图的休息室里,QQ的图标在不停地闪烁着提醒他有新的消息需要查看。他扶了扶眼镜,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弯了弯嘴角。
     喜欢一个人啊,
     那真是理智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啊。
     甚至,连自己的大脑都控制不了,控制不了去思考那是不是真的喜欢。

     张新杰的初恋是在初中,一个坐在课室中排的女孩子,名字叫江眠。人如其名,上课总是睡觉,周而复始地请家长。

     张新杰还记得初一的时候她的自我介绍。
     说话慢吞吞的,声音也没有什么特色,眼皮都好像重的打不开。
     
      “我叫江眠,江河的江,目民 眠。爱好睡觉,请多指教。”

      坐在底下的同学很给面子的哄堂大笑,张新杰也没多留意,只是随大众意思意思地鼓鼓掌,思绪就飘忽到窗外走廊上一蹦一跳的麻雀上了。
     原谅他,他实在不明白有什么好介绍的,记住他们的名字难道很难吗?

     真正和江眠有什么交流是在初二的一次期中考试完。那时那时下午一放学张新杰就被数学老师叫出去办公室分卷子,这可打断了他预计回家的时间。他看了眼腕上手表,在各个考室的试卷里找到自己班的叠在一起。
     五点半的时候,张新杰分好了,看着数学老师忙的焦头烂额的样子,他又只好答应帮她按分数排好试卷,把大家易错的题统计出来。听说第二天第一节上课就要用,只能在学校整理完再回家。
     办公室隔壁就是他的班级,里面走出来一个男生,那是丁一,班上最皮的男生,因为今天没有背书被语文老师留下来罚抄。
     丁一和他扬了扬手道了声再见。
   
  “再见,班里还有人吗?”

  “有啊,睡神还在里面画板报。”

    睡神,是他们给江眠起的外号。
    张新杰从后门进去,发现江眠蹲在椅子上伸长了手想要拿桌子上的粉笔盒,奈何之前把粉笔盒放在桌子的另一角,手伸的再长也拿不到。她挪了挪脚又把手往前伸了一下,她的脚紧贴着椅子的边缘,只要动一动就会连人带椅摔个漂亮。

     “要什么颜色的粉笔?”
      张新杰可不想看到一个女孩子摔的四仰八叉,帮她把粉笔盒移了过去。
    “张学霸谢谢啊,红色的。”她甩甩伸的发酸的手接过张新杰递过去的粉笔。

     “不用。”

      江眠就是这样一个老好人,明明出板报的不是她,是宣传委员王丽的工作,但是王丽很喜欢偷懒,总是随便画一些边框就留下整个黑板的空位给江眠抄资料。江眠的字只是勉强能看,但是江眠是全班最好说话的啊,从帮忙搞卫生到帮忙改卷子到帮忙递情书,她都没有拒绝过。
     好几次张新杰都看出她想拒绝了,但她还是受不了对方的软磨硬泡答应了下来。
     她总是最晚回家的。
     不过,今天大概会有人陪她。
     课室一时间安静的只能听见粉笔划过黑板细细碎碎的声音和卷子翻过纸张哗啦哗啦的声音。
    
     安静极了。

     在课室最后的女孩和坐在课室最后一排的男孩。

     时间到5点50时,江眠开始收拾手尾,背上书包准备回家了。

    “学霸,再见。”

    “嗯,再见。”
      她走路也慢吞吞的,头偏着看着走廊外面染上余晖的浓密树叶,每走一步都耗很长的时间。
     她松松散散的长发遮住了她的侧脸,有的发丝垂下在她校服外套立起的领子上。
    张新杰将目光收了回来,再看下去就不能在六点统计完了。
     时间六点,张新杰已经锁好门从办公室里出来了,经过课室的时候他看了眼板报,江眠很用心地在原来空荡荡的黑板上画了些什么,资料也抄的公公整整。只一眼,他就发现有错别字。

     对着抄,都能抄错。
     他想起整理的卷子里江眠排在班里倒数的位置。
     挺像的。

TBC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