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目民【张新杰初恋bg.中①】

感觉自己顿时就开启了狗血模式
但是我又觉得江眠这样的性格是很难跟人交朋友的。
张新杰应该也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也是一个有柔软的心的人。
渣文笔。ooc

     第二天回校课室就乱的一团糟。张新杰刚好踏着老师规定的时间进了课室后就看见一群人围着江眠的座位议论纷纷。他整理了一下桌上的作业——只有江眠那组没有交,他又看了眼时间,早读就要开始了。
     听他们说,王丽一回来就吵吵嚷嚷说江眠偷了她的东西。
     “江眠,昨天最晚离开课室的不是你吗?我走的时候书还在我桌面呢!课室就只剩你和丁一了……”
     很奇怪的是,围观的人那么多却没有一个站出来替江眠辩解,包括丁一,昨天最晚离开的学生之一。

     张新杰曾经去小卖部买水的时候听见自己班的两个女生在前面说着话。
     “为什么江眠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啊?”
     “家里有问题吧,上次班主任请她父母来谈话,她的父母居然当众吵了起来啊……”
      她们脸上的表情张新杰也记得清楚,是一种厌恶的,像是闲话家常的尖刻嘴脸。
     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去恳求江眠替她们办事的时候总是一脸“我们很熟”的笑意呢?
     他那天握着矿泉水瓶回班时,看见江眠面无表情地接过前排传下来的试卷。下一秒,她就被人恳求着去帮忙买饮料,一时间她周围的全部人就用堆满笑意的面容拜托她。
      那为什么,你们都受过她的帮助,却没有人今天站出来帮助她呢?

     今天她也是的,像接过卷子那样的面无表情,没有气愤,也没有无助,更没有委屈,她就很平静地看着王丽,甚至打了个哈欠。

     “你要搜查吗?我的书包就挂在旁边。你也可以查监控。”

      她没有为自己辩解。

      不知道是早读时间就快到了还是看不惯王丽的咄咄逼人。

      又或者,是在同情这个漫不经心的江眠。

     “昨天最晚离开课室的是我因为我替老师整理试卷,从放学到五点半这段时间里,你们大家都在,谁看见江眠偷东西的可以说出来。尽管你们都离开了,但是丁一在,丁一你看到她偷东西了吗。”

       张新杰瞥了一眼看戏看的正爽的丁一。

      “从五点半到五十分的时间里,我和她在课室里,我想她有没有偷东西我比你们更清楚。她比我更早离开,一直到六点我都在学校里,课室门是我锁的。那为什么不说是我偷了东西呢?”

      不去理会周围人的脸色,他敲了敲江眠的桌子。

       “就差你的作业了。”

       在他接过江眠递过来的作业本时,他听见江眠很轻的一声。
        “谢谢。”

        “不用。”

        待他看过去的时候,就只能看见她的长发松松地扎成一束的后脑勺,她已经趴下去睡觉了。

       又大概过了半个月,班主任有针对性的座位表终于排了出来,很巧的是,江眠成了张新杰的同桌,一起坐在最后一排。

      那天自习课换座位,课室闹哄哄的,大概是大家面对新同桌有点好奇,除了写作业的张新杰和趴着睡觉的江眠。
       周围的环境实在很吵,江眠没办法做到张新杰那种我自岿然不动的境界,她开始目不转睛地看着张新杰写作业。
      她看了十分钟。
      张新杰看着自己手表上的秒针又转了一圈。
     “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你啊,张学霸。”

     “看我干什么?”

     “老师让我好好跟你学习考个好一点的高中。”

      张新杰庆幸她没有说什么奇奇怪怪的话,开始写作业,结果她又补了一句。
     “我发现张学霸你握笔挺规范的啊,写字也很快,手也很好看。”

       写字的手微微一顿,作业本上顿时多了一个黑点。今天她比平时格外的有精神,话都多了起来。

     “张学霸……”

      “等等。”张新杰出声阻止了她的活泼。

       “我叫张新杰,张学霸不是我的名字。”

       江眠那一瞬间没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目光直直地看了他好一会严肃又稚气的脸庞才大概明白他的意思,班里几乎没人叫他全名,因为他学习厉害啊,做事一丝不苟铁面无私啊,大家都有点觉得他有距离不好接近又有点尊敬他。大家嘴里喊的都是“张学霸”。
      江眠曾经在睡的朦胧的时候听见别人这样喊他的时候还无厘头地想过。

      “会不会有人忘记他的真名叫张新杰。”

        这样的,不切实际的,又无聊的问题。

     “张新杰你好噢,我叫江眠,江河的江……”江眠傻里傻气地和他挥手和他打招呼。

     “我知道,江河的江,目民 眠。”

      似乎是想起那个自我介绍的下午,无精打采的少女还有窗外一蹦一跳的麻雀,不知道是不是她的介绍朗朗上口,张新杰记到了如今。

      江眠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把手臂当做枕头睡觉去了。

      坐在她前面的同学背着身子把本子传过来的时候差点拿本子的尖角捅到她的脑袋,幸好张新杰眼疾手快地接了过来,他看了眼江眠整个人扑在桌上的样子。
   
     在心里轻叹一声将她的本子放在自己的桌上。

     她以前的同桌就任由她被别人砸?

     幸好遇到了心细的自己,不然她要被砸成白痴吧。

     似乎,也没有爱理不理啊。

TBC
张新杰的……写的好像有点长啊。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