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目民【张新杰初恋bg 下】

如果我的毅力不错的话,我今天就把wuli杰杰更完
如果没有毅力……
可能又要几天才更完
后面的重点可能是在写女主角
真的难怪我朋友说读不出初恋的感觉……

我的锅!!!

      又是新的一天,江眠今天认认真真地从早上上学到下午放学都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不打哈欠不眯眼不打盹,就连在她最犯困的数学课上她也昂首挺胸。
      班主任以为“张新杰疗效”起作用了。
      张新杰挺纳闷的,
      全班同学都挺不解的。

      睡神难道改邪归正了?

     特别是下午放学铃一响,江眠就开始火速收书包,让大家觉得更神奇了。

     “我今天要早点回家。”
      江眠一边把书一股脑地扔进书包里一边自言自语。
     “为什么?”
     张新杰准确无误地从尖锐的嬉笑声中捕捉到江眠自己说给自己听的话。

      “因为……”

      “睡神!你今天可以帮我做值日吗?”

       江眠的因为所以都没有说出来就被人抢了先,一个平时就老是拜托江眠帮忙打扫卫生的女孩子。
  
       “不能,我今天有很急的事情。”

       “可是睡神,我今天也有很急的事情啊!拜托了帮我做值日嘛!”

       “可我今天真的有急事。”

       “就帮我扫扫地也不可以啊?”

       “不是,我今天……”
        江眠看着女孩子渐渐变得不好的表情,声调在她耳里都变得咄咄逼人。

        “她说她今天有急事不能帮你值日,你没听见?”

      突然的,带着男孩子变声期特有的沙哑的声音插入了她们谈话,江眠当然认得,那是她的同桌,张新杰的声音。
      张新杰目不斜视地看着那个站在江眠桌子旁的女孩子,他的眼神很平静,仿佛不是在帮江眠脱身而是诉说着你就是凶手这样一个事实。
      但还是吓得女孩子拔腿就走。
      大概是没见过张新杰那么严肃的样子。

     “谢了啊。”江眠拍了拍他的肩膀抱着自己的书包小跑着出了课室。

      他真的以为江眠正儿八经地回家去了,直到他过了一会出校门时刚好碰见提着一个大蛋糕盒子从面包店里出来的江眠。

     盒子上缠着色彩缤纷的蝴蝶结,也只有江眠的审美观能接受这样的艳丽。
     她可能不知道自己在笑,她平时在学校虽然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但真的很少笑,虽然听她说话感觉很活泼。
      但是张新杰观察了一下,真的很少笑。
      为数不多的几次都是数学老师在课堂上出糗,她才笑的。
      笑起来有很深的酒窝。

      “嘿!张新杰!因为我今天要回去陪我妈过生日所以很早。”

       他大概是十分钟之前问的问题。

      “那就祝阿姨生日快乐。”
      “好,我就替我妈妈谢谢你!”

      “那你平时为什么很晚回家?”

      江眠抱着蛋糕盒走在人行道的在外边,她低着头看着扎着五颜六色的蝴蝶结,那平凡无奇的声音轻飘飘的。
      一不小心,就会飘散在风里。

     “给他们时间吵架啊,如果我在家里他们憋着就会很尴尬啊。”

      “抱歉。”

      “没有关系。假装这个蛋糕是我爸爸订的,他们就能和睦一会,我就能睡个好觉啦!”
       说完她开始哼歌,耳熟能详的曲子。
       生日歌。

       她奇奇怪怪的拟声词套进这首歌的曲调里听起来格外的好笑,她的眼睛出于生理需求时不时地眨两下,额前过长的头发还没有剪短,她伸手拨开。

     张新杰都对自己感到很意外,他很想带有安慰意思的摸摸她的头发。
     他没有伸出手去。

    最后,她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前停住了脚步

     “拜拜啦,我要过马路啦。”

     “再见。”

     张新杰不擅长安慰人,更不擅长安慰平时很乐观的江眠,他能做的只是看着她背着大书包在绿灯亮起时小跑着过了马路到了对面的街道。
     挂在她书包上的一只玩偶小狗随着她的跑动晃动着。

     随后,川流不息的车辆就遮住了她的身影。

     道路两旁的观赏树只剩光秃秃的枝桠,树叶早在几天前就落光了,张新杰回学校的时候有幸看到环卫工人把它们扫走。

     大雪弥漫的十二月也不远了。

     第二天,张新杰更惊讶地看到江眠一大早回来不是在抄作业,而是在吃蛋糕,她的作业早就交了上去。

     “昨天三个人吃不完这么大的蛋糕我拿来当早餐。”

       昨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晚餐吃的也是蛋糕。

      “他们昨天没有吵架噢。”

       当然啦,昨天他们都没回家呢。

     “昨天我妈吹蜡烛吹的可开心了。”

       四十多根蜡烛,我点一根吹灭一根。

      “这个蛋糕可好吃了,张新杰你要不要来一点。”

       我一个人都快吃吐了,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想吃了。

      “张新杰我要好好学习了,没必要拿自己前途开玩笑。”

       是啊,万一以后他们有了新家庭呢我怎么办呢?

      江眠不停地和他讲话,张新杰只是以为她很开心。

      用这么轻松的语气讲话,任谁都会觉得她很开心吧。

     接下来一个月,江眠真的每天都认真听课不懂就问,错题认真改,睡觉也不睡了。
     老师们都觉得她在改过自新。
     眨眼,就到了12.24
     她生日的前一天。
    她离校的时候千叮嘱万提醒:“张新杰,我明天早上一到校你就要和我说生日快乐哦。”

     而此时已经是12.24晚上十一点,张新杰点亮了昏黄的床头灯,膝上摊开一本中学生必读项目《海底两万里》。
      他还没有睡意。
      12.25早上一点,江眠窝在被子里用手机刷微博,耳边是房门外传来的她的父母压低了声音的争吵声
      ——她每晚睡不着的缘由。

     突然她的QQ弹出一个消息悬浮窗。

     “生日快乐。——张新杰。”

     她愣了一会,用力地揉了把眼睛发现发件人真的是那个传闻十点雷打不醒的张新杰。

     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一种想让人落泪却又让人不禁笑出声地感觉。
    “辛苦了学霸!!生日祝福我很喜欢呀。”

     那边几乎是秒回。

     “还不睡?”

     “我在用搜题软件写作业噢!”
       屁啊,谁想用搜题软件啊?
      “加油,早点休息,我睡了。”

      她还是看着张新杰那条生日祝福发怔,荧屏亮度渐渐暗了下去。
      门外突然传来了提高声调的女声。
      “受不了!就离婚啊!”

     荧屏彻底黑了下去。
     连啜泣声都隐藏在黑暗里。
    江眠将脸埋进自己的被子里,她这样安慰自己。
     “没关系的江眠,今天你生日啊。”
     都没有办法放声大哭。

     她也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第二天起来她的爸爸已经出了门,只有她妈妈在看晨间新闻。
     饭桌上没有早餐。

    “眠眠,如果爸爸妈妈要离婚……”

    “我当然跟妈妈啦,我可不想成为灰姑娘。妈我出去吃早餐啊!”

      她去给自家老妈买蛋糕的店里给自己买了一个小蛋糕。一边哼着生日歌一边回到学校。看到张新杰一踏入课室门口就用叉子叉了一大块强行塞进他的嘴里,在张新杰快要发火的时候说了句。
    
      “谢谢。”

      “弥补你昨天没有睡觉的三个小时,让你吃我的生日蛋糕。”
      张新杰记得,那是江眠最后一次把他惹到发火的边缘。
      他还记得那口蛋糕给他带来的记忆。

     好甜,奶油好多,罐装水果。

     他也很清晰的记得江眠那时的表情。

     笑的很开心,显得酒窝很深。

     那也是他记得江眠头发扎的最整齐的一天。

     后来江眠就转学去了别的城市。

    张新杰偶然听到班主任说她爸妈离婚,她随着母亲去了一个南方的城市,一个没有大雪弥漫的十二月的城市。
     她却笑的那么开心。

     张新杰还会时不时看向身边空了的座位,好像那里还坐着一个上课睡觉不写作业,说话做事慢吞吞,一个平淡无奇的江眠。

     一个平淡无奇却莫名让自己在意了很久的女孩子。

     后来她的座位也被搬走了。

    成年的张新杰现在想起江眠,也只有乐观两个字能够形容她,不是他敷衍。而是乐观这个词就是给她量身定做的。

     一个乐观过头的女孩子。

     一个在自己生命里就像是写作文时用的添加符号——出现的那么突兀,却又必不可缺。

     “我叫江眠,江河的江,目民 眠。”

END!!!!!!!!!!!!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