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4】

责编喻x作家女主

我觉得我就是在ooc和傻白甜的大道上一去不复返

真的谢谢你们点进来

方张

4:

     第二天早晨是一个难得有休息的早晨,喻文州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吃个早餐的时候碰到了穿着一身恰似睡衣的悠闲服的甘清虞,她拿了那种牛奶店会送到住户小区的瓶装牛奶和几个褐黄色的信封,长发松松垮垮地扎在脑后,眼睛微眯着一脸没有睡醒的样子。

   “早,昨晚熬夜了吗?”

     甘清虞猛的睁开眼好像吓了一大跳。

     啊……又没看到我啊?

   “没有熬夜啊……就是困。喻责编平时起这么晚?”

   “不是,昨晚有点事睡晚了,现在去吃早餐。”

     甘清虞理解地点点头,手拿着钥匙刚摸上门上的钥匙孔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喻文州狂挥手。
   “等我两分钟,不介意一起吃个早餐吧我有点事想问你。”
  
     “好。”

       得到回复的甘清虞宛如一阵风冲进了自己家里,两分钟之后就真的跑了出来。喻文州倚在墙上,低头看着手机,见她出来将手机放入口袋。他扫了眼时间,不多不少,正好两分钟,他都做好需要等很久的准备了。甘清虞只是把头发重新梳好,换了鞋子,看起来有点像高中生,明明是大学毕业都有两年的人了,才165左右的个子显得她有点娇小。
       说起来也是巧,昨天晚上黄少天和他吐槽被相亲有多糟心的时候听说他新带的作者时,突然发出一声惊人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妹子不是我们的校友吗!都是G大的,比我们小一届你没见过啊!当初我那寝室有一个舍友对她痴汉了很久啊说新来的小学妹怎么那么可爱文静又有气质。我看过一眼还成吧,气质就是有不知道是不是眼睛有什么问题,本少光芒万丈愣是没看见我,捧着一本书就走过去了,也不怕摔。今天那个相亲对象简直了……”

      原来,她从大学开始走路就目中无人啊。

    “问个问题,暑假那会的签售会我能不能只去七月上旬那场在G市的?剩下的时间我想陪家人。”

    “我帮你问一下,应该是可以的。”

    “谢谢喻责编的善解人意,以前那个编辑总是和我讲这个讲那个,因为家里妹妹还要念书我只能趁她放假带她出去玩嘛,平时的签售我都有认真去的好不好!”
      甘清虞絮絮叨叨了好久,估计是被前任编辑气傻了,语速都直逼黄少天了。

    “好,八月份你一定能休假。”
    “为什么你说的如此信誓旦旦?”
    “既然清虞都说只有放假能带妹妹玩,那我也只好用老同学的交情拜托一下主编给你放个假。”

      突然喻文州声音低了一点,他的手指抵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这是一个秘密。”
      甘清虞真的觉得他异常的好笑,特别好笑,真的有点反差的傻。
      “喻责编,你有的时候不去做幼教真的很可惜。”

     “叫我喻文州或者文州吧。”
       喻文州想起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她打着警惕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住久了的缘故,她有种爸妈不在家送煤气都不开门的感觉。然后她说甘小姐像涉黄职业,喻文州自认为不是看人第一眼就喊的很亲密的人,但那一声清虞喊的好像两人认识了很久一样,喻文州不知不觉观察了她足足两年。
       好像一切都是不经意间的,跟在她身后去杂志社就知道她经常在哪里吃早餐,在楼道里碰到她提着大包小包就知道她多久去一趟超市,春夏秋冬来来回回开门看见就知道她常穿哪几套衣服,每到交稿日她那边就会传来编辑的怒吼,喜欢喝什么牌子的牛奶,会去邮局寄信件。
      很多很多,不经意的看见。喻文州细想起来,发现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他出乎意料地记得清楚。
      她是一个很好摸清规律的人。
      刚开始是好奇,好奇这个目中无人,旅游赶稿,呛死编辑,粉丝说毒舌高冷的甘清虞。
      现在呢?

      没关系,从礼尚往来先开始吧。

      TBC

谢谢观看。
其实第四章还有一半,但我比较懒。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