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5】

责编喻×作家女主

这是第四章剩下的一半哈哈哈哈哈哈哈

ooc达人,渣文笔小能手

谢谢点开

作为一个广州人,平时粤语讲的很溜,结果打出来就感觉奇奇怪怪。
5:

      喻文州见他们站在小区门口有一会了。
    “没关系,我们可以去你平时吃惯的早餐店吃。”

     于是两个人沉默地坐在路边的早餐店等早餐,他们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六月末的阳光透过人行道旁的观赏树的树叶投在桌子上,吊扇有些危险的在天花板上转着,店家托着托盘在桌桌椅椅间穿梭着,操着一口带着粤语口音的普通话对顾客讲话。
      小店看起来像一家老字号,却让人觉得很干净,没有油油腻腻的桌子也没有潮湿过后发黑的墙壁,就连放调料盘的盘子都是干净的反光。
      “我跟你讲,这家店的小云吞特好吃。”甘清虞拨弄着一次性筷子的包装袋没话找话说。

       “嗯,我会好好品尝的。”

       喻文州的手交叉握着放在桌子上,还没等甘清虞仔细地跪舔呢,他就猛的把手抽开了——他伸手扶住了刚刚就要摔在地上的小男孩,小男孩可能是跑的太急了,被放在过道的椅子给绊住了,小孩长的还只有豆丁大,也许是只有两三岁,吓得眼泪都给出来的。那小胳膊小腿的摔在地上擦花了心疼啊。

      喻文州曲起手指给他擦了擦眼泪又给他理理他的小衬衫。
      “小朋友,没有摔倒哪里吧?”
       小男孩愣的只会点头了。
       甘清虞也很关心地问了句。
      “你爸爸妈妈呢?”

      “你们是不是坏人啊。”小孩子声音断断续续的,讲着讲着还打了个嗝。

       两个人哑然失笑。

      啥啊,我们是坏人还告诉你吗。

     甘清虞特别不给脸地笑了起来,小男孩可能是恼羞成怒,用手比作枪就给甘清虞来了一发子弹。
     砰砰砰。
     得了,还得是连发的。

    甘清虞和小男孩玩的无法自拔。

    他的爸爸妈妈呢……

    重点跑偏了啊。

    喻文州趁他们玩的开心的时候问了一下,小男孩满不在乎地随手指了个方向。
      “给钱给钱呢。”

      ……

     不一会小孩的妈妈就来了,小男孩扒拉着他娘亲的大腿不放,小伙子娘亲一把把他抱起来还不住地用粤语给他们道谢:“多谢晒啊,细路仔中意乱跑,打搅着黎哋啊,对无住啊。”【谢谢啊,小孩子喜欢乱跑,打扰了你们,对不起啊。】

       “唔紧要啊,距猴得以。”【没关系,他很可爱。】

       他一开口就是一口很纯正的粤语,他的声音好像唤起了四月湿润的雨的气息。
      他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这样想着,对面的他就将那碗云吞推到她面前,薄薄的云吞皮熟了以后能看见馅的颜色,绿色的葱花在淡黄色的汤汁里浮浮沉沉。
      甘清虞又听见喻文州说:“小心,有点烫。”

      妈的,这种责编应该早点派来拯救我这种大龄女青年啊!决定了!回去之后写一个责编攻略计划啊!
      甘清虞眼见着他把云吞塞进嘴里,自己都来不及动勺子就眼巴巴地问他:“好吃吧!好吃吧!”

       不出意料,得到那人肯定的回答。
       他的眉毛微微上扬,好像是真的很好吃一样眼里都是笑意。
      “当然好吃啊!这家店可是我小时候就算住的很远也一定每个星期都要来的!后来上了大学找工作,不对,是上了大学之后投稿也挑了离这里比较近的杂志社,家里也离这里特别近。我高中的时候一个大愿望就是天天来这里吃早餐,成功实现。”
      喻文州看着她握着勺子搅着碗里的云吞,眉飞色舞地都是自己实现高中愿望的喜悦。

      她好像,提到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会特别开心。

     “再不吃,云吞就要凉了。”

      尽管她兴高采烈的傻样有点想多看一会,但是冷了的话她心心念念的小云吞凉了就不好吃了。

     还没安静一会,甘清虞的手机就响了。

     “老姐听电话,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和谁鬼混。”
       这是她的手机铃声,一个清朗的女童声。
      甘清虞很郁闷,甘清虞有小情绪了,她看着荧屏上显示的来电人备注是小祖宗,狠狠地按下接听。
      甘清青你不能仗着你是我血浓于水的亲妹而且中考完了就横行霸道在我钓凯子的时候打扰我!
      “姐姐!我就在你家门口,时隔多年我又一次踏上这个让我熟悉的土地,有些想念你,思念就像雪白的浪花打在我的心田……”
       甘清青的声音奇大,不用开免提甘清虞都相信对面坐着的喻文州听的清楚的很。

       “别废话,说人话。”
       “姐姐我因为无所事事好吃懒做被我们的妈以眼不见为净的理由赶到你家监督你是否有窝藏男人。你在外面吗?上次吃的云吞我还记忆犹新请给我来一份吧!今天中午的菜单我要番茄炒蛋,土豆丝,和人生巅峰的糖醋鱼!”
        甘清虞用手势和正在点小云吞外带的喻文州表示了谢意。喻文州对她做了口型。
      “未来的黄少天。”
       这让甘清虞笑得不能自已。
      只听见甘清青的菜谱已经从番茄炒鸡蛋跳脱到某事的黄瓜味薯片,甘清虞听不下去了。
      “有黄瓜味的方便面,你爱吃吃,不吃拉到。”
      “老姐你怎么忍心让我流浪街头,小白菜啊地里黄,爹不爱啊娘不养,姐姐还要甩包袱。你说你是不是在屋里藏了男人都不爱我了!我已经听到男人在你屋里的声音了!!”
       甘清虞刀起手落,挂电话。却听到喻文州低声的笑,这让她有点尴尬,存放了24年的脸皮都丢光了,回去一定要喂甘清青吃两个月的方便面。
       “不许笑了。”
        嘿,他还真的不笑了。
      “你小时候也这么……”他好像在思考什么形容词,拖长了尾音。
        “活泼吗?”

        “我小时候是整个小区最听话懂事,三好学生年年拿,端庄文静的隔壁家的小孩。哪像我妹,皮的要死,干了什么错事就跑到我身后抱大腿。云吞好了啊?那我先回去了。”甘清虞从喻文州手上拿过打包好的云吞,摸了摸口袋准备付钱。
      但是喻文州却站了起来,把她手中的塑料袋提回自己的手里。
      “走吧,一起。”

      “钱呢?”

      “付过了。”
  
        刚刚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背,甘清虞已经想不出什么形容词了,她在纳闷今天夏天的蝉鸣怎么那么小声,此起彼伏的居然盖不过她的心跳声。

       夏天来了。

TBC
谢谢观看!!!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