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6】

责编喻x作家女主

昨天查成绩玩的就是心跳
考的不坏,但也不好
有点失落
有点懒
谢谢点开
6:
        回到住户楼就看见甘清青一个人趴在大大的行李箱上,自己和自己玩,看到甘清虞回来的那一刹那,她的大嗓门响彻云霄。
        “我都说你藏男人了!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 黄河本来就有泥沙,你快点叫哥哥好。”
       “你就是越描越黑!”
       “我让你叫人你耳聋啊?”
         甘清青“姐夫”两个字都没叫出来就在甘清虞想横刀砍死她的眼神里改了口。
       “哥哥好。”
         在她看到眉目温润的喻文州把云吞递给她的时候,内心的戏份简直飙升:“我靠,这种人我姐要是没有泡他的心思我就把录取通知书生吞,理想型理想到这个份上没理由不追的。姐姐是不是因为这是人生第一春所以不好意思啊,矜持啥啊,光棍二十多年,我妈提起来都觉得丢人。”
        不得不说,姐妹成为姐妹都是有理由的。
       喻文州就只好深藏功与名准备开门回家。把自己家妹妹踹进屋里的甘清虞推着妹妹颜色极其艳丽的旅行箱时问了一句:“今天中午有空吗?”
      “有。”
      “请你吃饭,如果不嫌弃我的厨艺。早餐时你付的钱所以礼尚往来咯。”她不自在地摸了摸发尾,刚想开口说没事你不来也行都还没有付诸行动。
       “菜单上有番茄炒蛋土豆丝糖醋鱼吗?”
        她不解为什么对方问了一个这样回路的问题。
       “有啊。”

       “那今天中午就打扰了。”
       喻文州关上门那一刻听见甘清虞的妹妹在那边爆发出惊人的笑声。他解开了衬衫最顶上的一颗扣子,大夏天的扣子扣的一丝不苟真的热的可以。
      他突然想起隔壁的甘清虞,在早餐的时候明明讲着很嫌弃的话语,但脸上的笑容却拦不住,明明说让妹妹吃方便面,结果拿着云吞就走,脚步比走去吃早餐的时候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明明就是一个很爱妹妹的姐姐啊。

      他坐在沙发上,旁边有一本书,那是鹿虞【不记得这是what的妹子可以翻一下第二章哟】第一次出版的小说的出版,封面很简洁,看的出来她本人也是一个嫌麻烦的人。
      他翻开自己之前看的书页,将书里夹着的纸条握在手里。窗外的蓝天被阳光照的很亮。
     夏天啊。

     反观甘清虞这边,甘清青一直缠着她嘀咕:“男人啊男人,姐姐你终于开窍了吗?”
     甘清虞一边翻着冰箱的食材一边云里雾里地回答:“嗯……”
      “我奉我们亲妈的命令看你身边有没有可疑的男子,如果没有的话她以前的同学的儿子……”
       “那是我的责编。”
       “好的甘同志这是你今天第一次申辩,还有什么理由吗不然就是亲娘以前的同学的儿子……”
       “那是你偶像黄少天的前任责编。”
       “那个什么同学的儿子不会出现在你面前的我能恳求去亲手摸一下我偶像的手吗?那个哥哥家里缺清洁工吗,他缺腿部挂件吗?”
  
        “你能不能收声?”
        终于安静的甘清青和整理冰箱的甘清虞,甘清青不甘寂寞地拿起她姐的笔电看剧,一集又一集,直到传来门铃声。
      “甘清青开门!”
      “不行,我正看到激动,你去!”
      两个人因为谁去开门又是一番争执,最后还是甘清虞放下正在切土豆丝的刀,在围裙上蹭了蹭手上的水跑去开门,她首先在门上的猫眼仔细地端详了一会。
      来的是喻文州提着一箱核桃露。
     他只是刚好发现甘清虞会经常买核桃露而已。
   “第一次正经地拜访你家,没什么可以送的,别介意。”
      甘清青的嘴比甘清虞的刀【雾】还快,趁着剧情过渡的时候偷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果断插话:“没关系,我想要一套黄少的小说出版还带亲笔签名!!!!”
      “客气!我很喜欢喝核桃露。”甘清虞差点想把这个口无遮拦的SB妹妹送去人道毁灭。
       那位需要人道毁灭的少女又幽幽地补了句话:“啧啧,在闺中私见男子,郎情妾意甜蜜蜜。”

      “姐姐你别那样看我,我只是在说剧情。”

      到后来,喻文州被甘清虞强行压在椅子上陪甘清青看电视剧。
     甘清青和他分享着薯片,语重心长地说:“其实我姐姐是一个特别单纯的人,心地特好,就是傲娇了点。”
    
     “嗯。”

     “所以祝喻哥哥你早日泡到我姐。”

     “好,谢谢。”

     “什么?你真的想泡我姐啊!”

      甘清青上扬的音调在喻文州笑意渐浓的目光里萎缩下来。

      “我到时候整理一下把出版书带签名的带给你。”

      “喳。”

TBC
谢谢观看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