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7】

责编喻×作家女主

在我经历了准备证件报道
和报道
和出去浪
和去学习的几天后
我决定来更文
其实第七章本来没有这么短的
后来我把一个实力ooc的情节删了之后
顿时缩水。

谢谢点开

            7:

       喻文州陪着甘清青看了半天的你不爱我我自杀,我爹不让我嫁给你我哭泣的剧情后,觉得陪少女看电视这种事情实在不是他能够胜任的,趁甘清青一把鼻涕一把泪直往纸巾上抹的时候往厨房走了去。
      上次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好好的参观,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很多的书,很乱的房间。墙上刷了白色的漆,所以她家厨房门口的墙上用绿色褐色颜料勾勒出的枝条格外的明媚。
     走近了看还在一旁用油性笔写了几个小字。
    “艺术细胞为零的姐姐亲手画的哟!”
     枝条从墙壁的一角一直蔓延开来,上面几片青绿色的嫩叶就像春天阳光最好的时候叶片会反射光一样。
     喻文州觉得。
     甘清虞应该是一个很会生活的人吧。

    他走进厨房的时候甘清虞正把西红柿扔进热水里去过水,他走的悄无声息,刚刚出声喊她的时候还把她吓了一跳,西红柿不小心掉进热水里溅起的水珠蹭了她一手背。她皱皱眉把手背在围裙上随便擦了擦就转过身面对他。
      “需要帮忙吗?”喻文州这样问到。
      “独居多年,做饭这种事我还是做的到的,不会让你食物中毒的。”
      “独居多年,陪小女孩看电视剧这种事情我是认输了。”
       甘清虞见他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忍不住想调戏两句,刚把手放到料理台上时就爆了一句粗口,抽手,开水龙头,把手放到水龙头下冲洗的动作一气呵成。
     她表示这真的是失误,她忘了装开水的碗放在了桌上,手一撑,撑的不是桌子而是那滚烫的开水。
    
     这种feel真的倍爽。

    在她还在深思在准备把的汉子面前爆了粗口应该如何挽回形象的问题时,那个准备被她撩的汉子却冲过来握住她的手了。
      “家里有烫伤膏吗?”
      他的手覆上来凉凉的,贴着她刚刚伸进开水的掌心。

      何必要烫伤膏啊,有你就好了啊。

     “不用啊,就一点小事,又不是没被烫过。”

      喻文州看着她,刚刚把手伸进开水里的她仅仅只是皱了一下眉,而现在她却眨着眼睛和他说没有关系,他把手上的力度放轻了些,看了眼掌心涨红的那一片。
    “我去给你拿。”
     甘清虞猛的把手一抽背在身后。
    “真的不用。吹吹就好了,你不是要帮忙吗?帮我剥番茄然后切粒啊。”

     最后这顿饭还是在喻文州的坚持下,喻文州独自包办,甘清虞给他扔扔垃圾什么的。
    甘清虞到底也没能请他吃饭。
    以至于她耿耿于怀了很久,吃完饭打发了甘清青去洗碗后就闷闷不乐地和喻文州面对面坐着,她不说话喻文州也不说话,她看着喻文州喻文州也看着她。

     “我本来是想让你尝尝我的手艺然后对我顶礼膜拜的。”
     “手还疼吗?”
     甘清虞数不清这是喻文州第几次问她这个问题,做饭的时候就时不时地问,吃饭的时候也问,吃完饭了还问。
     “不疼!我说了没事就没事!”

     甘清虞趴在饭桌上紧盯着桌面,透过手臂传过来的声音闷闷的。
     “喻文州,你别看我。”

     “好。”

      结果甘清虞一抬头还是看见喻文州看着自己,见她抬起头来还对她笑了笑,吓得她又把头低了下去,低着低着头就贴在桌面睡着了,半梦半醒的时候她还感觉有人把她抱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还给她盖了被子。

    她知道那人一定不是甘清青。

    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五点多,她起来的时候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甘清青正安静地在她书桌前看书,她差点以为有什么人入室偷窃把甘清青给偷换了。
     “你睡醒了啊?来来来,这是喻哥哥托我给你的。我还以为你们在厨房干什么羞耻的事情,结果只是烫伤啊?”

    “得了吧甘清青,你也就只配第一次和你未来男朋友相见就打啪了。”

     甘清青递过来的是烫伤膏,真的只是市面上一瓶很普通批发更便宜的烫伤膏。
     甘清虞跑去客厅抱着她的宝贝手提,建了一个新的文档。
    
      宋体加粗。

     “邻”

      这是文档空白页的标题。

TBC

谢谢观看!!

    

评论(1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