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8】

回老家浪了一个星期
发现物是人非
……坦白点讲就是不想更文
我来更文了

     8:
      
    你说甘清虞和甘清青不是亲姐妹真的没人信,她们两个人自从那天招待完喻文州的午饭后就再也没有迈出过家门。
     期间喻文州来过一次给甘清青送书,整间屋子安静到不行,甘清青只是站在门口对他挤眉弄眼。
    “我姐在创作,六亲不认谁吵砍谁的状态。”
    如果不是交稿前一天晚上甘清虞在qq上提醒他查收邮箱,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他几乎要以为甘清青电视剧看太多将她姐姐杀人越货了。
     她俩一连宅了五天。
     对门都安安静静的。

    在第六天的早晨,已经不是早晨接近中午了。对门甘家传来几声平地惊雷。
    “起床!”
    “起来!”
    “出去运动!”
    “放开枕头!”
     此时喻文州正和他的主编朋友讨论今年的作者选拔赛,正好两人都陷入构思新点子的沉思中面对屏幕相顾无言,喻文州表示对对面发生的动静有些好奇就推开门看了看情况。
     甘清虞家大门打开着,甘清青一手拉着躺在地上的甘清虞,一手捏她的鼻子。没错,甘清虞就是在地上躺了一宿,整个人蜷在一起,紧紧抱着枕头,至于撩到大腿根的睡裙。
     这让喻文州开启了眼观鼻,鼻观心模式。

    “我知道你创作的时候宛如世外仙人啊,你五天吃的东西都没我一顿吃的多,昨天晚上创作完你就睡到现在你好歹吃点东西出去走走吸收阳光啊!!你这样很容易英年早逝的喂,你长这么大没脱过单你不觉得遗憾吗?”
      甘清虞把枕头搂的更紧了些,声音柔软地应了句:“嗯。”
      就像小猫被逗开心发出的一声满足的。
     “喵。”一样。
 
     “你给我起床啊!”
      没有回应。
  
     喻文州这才明白她为什么地上要铺地毯了,是为了方便随时随地寻找睡觉的感觉吧。
    甘清青失落地蹲在地上扭头看到喻文州简直跟看到救星一样。
    “喻哥哥!”

    “甘清青……我跟你讲,今天就算是我高中暗恋的学长来了我也不会起来。”

      说完,她挣脱了甘清青的魔爪将脸埋进枕头里。

     “那如果那个学长来了你会和他说什么呢?”
      甘清虞一时脑子有点懵,没搞清楚为什么突然听到的声音从咆哮变成了和风细雨的疑问。
     “我会问他结婚了没有。”
     “如果他结了呢?”
     “我会吐槽他婚姻是爱情的坟……”
      甘清虞越想越不对劲,抬头一看是喻文州放大的笑脸,刚刚还感觉被空调吹的凉嗖嗖的大腿被人细心地用薄被盖上了。

      “墓……”
      甘清虞磨着后牙槽发出这个迟迟说不出来的单音节。

     这回真的丢人丢大发了。
     她目光直直地看了会喻文州。喻文州叹了口气,替她将被子拉到胸口那。
   “再睡会吧,等会起来喝粥。”
    他好像在吟唱着安眠曲。

    “那我要皮蛋瘦肉……”
     她翻了个身,对着枕头喃喃着:“粥。”

     “好。”

     大概只有甘清青站在一旁看得清喻文州是怎样的表情,是一种情不自禁的笑容,没办法遏制的,自然而然的,面对着那么烦人的姐姐都能笑出来。
     他对甘清青轻声地说了句。

    “清青,小声点,别吵醒了。”

    甘清虞也无法断定自己睡的熟不熟,她几次感觉有人走到她身边停了一会又几次离开,直到自己的手机惊世骇俗的铃声响起来她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
    把手机递过来的人很贴心地开了免提,甘清虞被手机的荧光刺的有些睁不开眼睛,依稀判断出来电人姓名是她母亲的芳名。
    她捏了捏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点。
   “诶!妈。”

   “囡啊,清青有冇嘈到雷做野啊?”【女儿啊,清青有没有吵到你做事啊?】
   “冇啊,距猴听话。”【没有啊,她很听话。】
   “雷要睇住距啊,千奇唔好北距心野晒。”【你要看着她,千万不要让她心都野了。】
   “知啦。”【知道啦】
    两母女又唠唠叨叨了一会甘母才切入正题。

   “囡啊,你最近得不得闲啊?”【女儿你最近有没有空?】

    “七月份有事做,八月份得闲,想去边到玩?”【七月份有事,八月份有空,想去哪里玩?】

    “八月份嘞妈咪有个同学嘅仔过来,同距去食饭啦,你阿爸你阿妈都系老野啦,不中意行来行去。”【八月份你妈我有个同学的儿子过来,跟他去吃饭啊,你爸妈都老了不喜欢走来走去。】
  
     甘清虞先是一脸不妙地翻了个白眼,然后神情犹犹豫豫地想把话题带过,最后带过无效一脸讨好地对着手机屏幕喊了声妈咪。

    “冇叫我妈咪!25岁一次拖都冇拍过!上次买菜见到雷初中同学,人地连仔都生着啦!”【别叫我妈,25岁都没谈过一次恋爱,上次买菜看到你初中同学,人家连儿子都生了!】
   
     “距结婚早啊……”【她结婚早】

    “雷稳过男朋友返来啊!”【你找个男朋友回来啊!】

     最后电话很不愉快地挂掉了,她一脸尴尬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被她盯得没办法,忍不住笑了起来,边笑边道歉。

    “抱歉啊,我不是存心要听的。清青出去和同学玩了,我给你煲了粥,给你热一下。”

     甘清青摆出了尔康手:“不用了,我等会自己来,太麻烦了。”

     “你去洗漱吧。”

      我二十五岁没拍过拖很好笑吗?你拍过噢?

     甘清虞眼见着喻文州边走肩膀还边抖,愤愤不平地翻了白眼。她看了眼手机荧屏。
     下午三点了。

     原来,半个小时这么久的。

     甘清虞从浴室里探出头来时,喻文州正安安静静地坐在饭桌旁,他的手指在手机上敲得飞快,应该是在和别人聊天。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白底蓝花的小碗盛满了粥放在他的手边。

    怎么看怎么像我新婚老公。

    “真的太麻烦你了,谢谢了啊。”甘清虞乖乖挪到饭桌旁,小口小口地吃起粥来,她已经不想为喻文州的厨艺感到惊艳了。

    他很体贴地将手机收起来:“没事,正好有空。”

    “问你个问题!我写了篇短篇……”

    “我会帮你安排的。”

    “我只是大概写了一下,认真写完了再给你看。”

    “那主要内容是什么呢?”

     甘清虞的表情就有点玄妙了,她的勺子不住地搅着碗里的粥。

     “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邻居。”

      喻文州的表情更加高深莫测。

      “你别误会!!!我没什么别的想法!”
       喻文州看着她长发披散下的脸涨得通红。

      “我没误会,只是青梅竹马的邻居而已。”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邻居两个字在她耳里听来像是加重了力度。

      “难道,清虞要我误会些什么吗?”

tbc
    
  

评论(1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