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9】

存稿告罄的日常
我又把第九章分开两部分了哈哈啊哈哈啊啊
从这张开始剧情会进展飞速
真的,飞速到我都害怕我自己了
实力ooc,真的ooc,真的ooc
谢谢你们点开

责编喻×作家女主

     9:

     甘清虞发现自己多了一个新邻居前后生活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出入时不时要打一下招呼,反正她平时也喜欢跟小区的爷爷奶奶小猫小狗say hi。不过有一点她很不能接受的是,家里多了一副碗筷,对门的责编时不时来吃饭……
     甘清虞有一天很含蓄地问过缘由,想不到她认为很正经的喻文州竟然理所当然地说:“责编工资少啊。”

   “那你平时吃点啥?”

   “方便面,面包。”

    一点都没有可信度好吗?您那一手好厨艺敢情是吃方便面吃出来的下面技术?

     噢,下面技术。

    不过也没什么所谓就对了。
    毕竟甘清青手上那套黄少的初版典藏价值一个月的饭钱。
    还有俗话说得好,想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先留住他的胃。
    这句俗话也只有甘清青这种俗人说的出来。

   除此之外,他们的生活也挺和谐的。

   不对还有一次。黄少天来喻文州家做客的时候,甘清青硬是拉着她登门拜访,在她的一再警告下。甘清青用含蓄而不失热情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黄少天。黄少天吓得背后直出冷汗。

   黄少天临走前还拍了把甘清虞的肩膀:“小虞啊,下回我要是想动笔写鬼故事,小青绝对是第一女主角的原型。”

    “黄少夸奖了。”

    “我哪里在夸你啊……”

    “小青是因为爱您,所以她的眼里常含泪水。”

     黄少天心想:这两姐妹简直一样样的……

    不过甘清虞这种没日没夜的生活终于在一次早晨起床出了问题,空调吹的太猛衣服穿的太少,声音都比平时的沙哑,鼻涕纸都存了一个垃圾筐。她给自己喂了感冒药又躺回去睡了一觉。
    不料,那天是她初中同学聚会,她本来想请个假说不去了,结果人家不答应。正好甘清青又踏上与朋友出游夜不归宿的旅途中。
    她思前想后还是锁了门毅然踏上了征途。
    前几天和喻文州交待了一下,今晚的晚饭就不招待了,日后补回。

    尽管聚会的饭菜油腻甘清虞还是吃了点垫肚子,在他们想去k歌吹酒的时候提了一下自己想回家的欲望,结果被一句“不要扫兴”给驳回了。
    她硬着头皮去听了鬼哭狼嚎,又硬着头皮喝了几杯酒。

    喉咙已下线。

   后来终于散伙走人,甘清虞拒绝了几个很明显喝高了的男同学送她回家的提议,初中玩的好的几个朋友都没有来,就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路。

    玩的那么嗨,十一点都来了啊。
    幸好自己家离聚会的地方也不远。
    就是离开商业区之后,路上会比较安静。

   也不能怪甘清虞想太多,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思绪总是想一些,我会不会明天惨死荒野的新闻。所以她发现了在她离开商业区后,身后一直有一个尾随的影子。
    目测是一个男人。
    吓得甘清虞差点扔了手机。
    应该不会那么幸运吧……?
    她在一个路牌前停了一会,如果是一般的路人应该早就经过自己了,他没有。甘清虞假装自己看路牌的时候用余光扫了眼那个人。
    比自己高比自己壮,绝非善类。

   她仍然保持着刚开始的步速,不让后面的人发现自己已经发现了他。她开始低头看手机,假装自己和普通的低头族一样沉迷网络,但她已经在联系人中开始找可以骚扰的人。
    最后还是拨打了喻文州的电话。
    离自己最近。
    最可靠。
    她没有立刻就把手机放到耳边,而是等待拨通了之后假装自己在接听别人打来的电话一样。

   她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在发抖,实际上她紧张的快要讲不出话来,好像被什么东西勒住喉咙的感觉。
   “喂,文州啊?”
    电话那头的喻文州听到她这样喊自己的时候下意识地开了自己的屋门。
    ——对门紧闭。

    “嗯,怎么了吗?”

     喻文州直觉她不在家。他拿起家里的钥匙揣兜里。

     “哎呀你问我什么时候到家啊?我现在就在回家的路上啊,快要经过我们家附近的便利店啦,你想吃什么吗?我给你顺路买点。唉,一个人回家好孤单啊,早知道让你来接我好了,两个人就不会这么孤单啊。”

     喻文州关了门穿着拖鞋就往电梯跑去。
     离家最近的便利店,被人跟踪。

     “别怕,别停下来。跟踪你的人大致穿着怎样?”

      甘清虞捏着手机的手渐渐放松下来。

     “我最近在给你看了一套牛仔衣,那个模特真的好高啊,你穿一定很好看。”

     喻文州不耐烦地按了电梯的上下键,眼见着电梯楼层跳动的数字很慢,紧皱着眉头跑下楼梯。
    跟踪她的人很高,穿着牛仔衣。

  “没关系,害怕就和我说话。”

    甘清虞听着他异常温柔的语调夹杂着快步下楼梯的声音让她顿时有了安全感。她用手擦了擦眼角因为紧张而溢出来的眼泪。
    真的,不管是什么性格的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害怕的。

    “今天去聚会的时候发现以前男神级别的人物变成了啤酒肚。真是浪费我当时一颗少女心。”

    ……
 
    这几百米她就听着喻文州不停地在安抚她,她听见他说话时还带着跑起来的轻喘,平时不紧不缓的语速这个时候听来好像快了不少。
    她看见前方不远处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的灯光,她也看见了喻文州穿着T恤大裤衩和拖鞋向她跑来。
    他拿着手机贴在耳边。

    一步又一步。

    他耳鬓边的碎发因为出汗湿漉漉地贴着脸。
    甘清虞猛然松了口气,才发现手机屏幕都是汗。

    喻文州眯着眼睛看了看她的身后,二话不说地牵起了她的手。
    出了汗,冷汗。
    她的指尖都好像使不上力:
    他带着安慰意思地捏了捏她的掌心,她看了过来,四目相对。

    明明吓得眼泪都在打转了,却对他扬了扬嘴角。
  
    她就真的只是一个假装自己什么都行,很独立但总会想有一个人能依靠的女孩子而已。

    “没事了,我在呢。”
     喻文州屈起手指替她擦了擦眼角就听到她细若蚊咛地说:“谢谢。”
    他又反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温度。
   “刚刚在电话里听你的声音有点哑,我看看你有没有发烧。”
    甘清虞挣扎了一下被喻文州牵住的手,喻文州意识到自己行为的越界就倏然松了手。

    结果甘清虞只是想把喻文州来牵她的行为变成,

    她来牵喻文州罢了。

    喻文州听见自己像激昂的鼓点一般的心跳。

   他不是很清楚她的举动是出于对自己能给她安全的依赖还是那种男女之间喜欢的感情。

    无论是哪种。
  
    都很好啊。

tbc
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