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10】

责编喻×作家女主
我已经没有继续更文的勇气了
因为越写越垃圾
就是那种感觉你们懂吗
本来已经写的很垃圾
结果越来越垃圾
还要放出来丢人现眼
那种感觉
……哇
妹子们我对不起你们。谢谢点开

10:
      而回到家之后的甘清虞把钥匙插在锁孔里久久没有拧开,站在她身边的喻文州冷不丁地问了句:“今晚一个人住,会害怕吗?要不到我那凑合一宿?”
      喻文州提这个建议的时候真的没往深处想,只是看她一脸不想进家门的表情猜测了一下她的想法。
     真的只是一个纯洁的邀请。
     结果看到甘清虞急涨红的脸和开门的迅猛。
     恐怕她听成不纯洁的了。

    “你等我拿套衣服,打扰了!万一有入室抢劫我还是很害怕的。”

     后来甘清虞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邻居喻文州家的沙发上努力地摒弃脑内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激情画面,这种画面她写的很多了,但是真的连牵手这种纯洁的等级她都没有经历过。现在她的脑内思维随着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哗哗地飘忽着。
     飘忽着她就看见了茶几上一包叠着一包的小柴胡,她刚借他家浴室洗完澡那会就发现人家特别细心地给她准备了一杯温水,三包小柴胡冲剂,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和手提电脑和书。
     那个时候喻文州正在收拾药箱,听见她踩着湿水的拖鞋出来时耐心地嘱托道:“冷的话就盖被子,闷得话可以看看电脑看看书,困了去我房间睡觉,房门钥匙在电脑隔壁。房间的空调遥控器在书架上。”

     可是你没告诉我色欲熏心的时候怎么办啊。
     看鬼片陶冶情操吗?
     结果甘清虞真的拿被子蒙住头,拿人家的电脑看起了鬼片。不幸的是鬼片看的太起劲,错过了喻美人出浴图。
     等喻美人坐在她身边的时候她还一本正经地说。
    “喻文州,我好多年没打过森林冰火人这款双人游戏了。”
     单身25年大龄女青年情商全都贡献给自己的事业的痛就在这里了。面对自己还挺喜欢的汉子时只能邀请人家打青少年双人游戏,在那个神队友汉子的帮助下,两人把这个游戏用了45分钟就点亮了所有关卡。
     这还不只。
     他两还把所有关卡都打到了A级。

    “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没法把这游戏打通关了。我靠……”
    “喻文州你牛……”
     牛逼这个词简直难以说出口。

    “你好厉害啊……”

    “那你开心点了吗?”刚刚被她指使着去截图留恋发微博的喻文州抬起头来看着她裹在厚被子里面的脸,头发乱蓬蓬地交缠着,心情大概是缓过来了,眼神都比刚才回家时亮了不少。
     甘清虞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人干嘛闲着无聊陪自己玩这个无聊的游戏还大战到十二点半的用意。
     她都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不去喜欢这个人了。

   那么会照顾人。
   会用被子给自己盖大腿。
   给自己熬粥吃。
   厨艺满点。
   送妹妹书。
   深夜还来拯救被跟踪的自己。
   深夜还陪自己打无聊透顶的游戏。
   问自己开心了没有。
   就算是要催自己交稿都没有哪个责编做到这个份上了。

    “对不起啊,喻文州。”

    “嗯?”

    “感觉自己认识你之后就总是在麻烦你啊,多不好意思啊。”

      甘清虞很别扭地将头上的厚被子搭在肩上,她看着喻文州的表情有些滞住,过了一会才好像反应过来。他伸手帮她把头顶的发丝捋顺。

     “可能这是我做你邻居两年,结果你一次油盐酱醋都没有找我借过的惩罚吧?”

     “没关系的,清虞我不觉得你在麻烦我。”

      甘清虞用手按着刚刚被喻文州摸过的头发,听着他过分温柔的话语,咬着舌头才没把那句“喻文州你是不是喜欢我”给说了出来。

    如果是的话。
    正好,我也喜欢你。

    之前黄少天来做客的时候两人互加了qq,虽然之前同加了一个作家群,但甘清虞是个万年潜水的家伙,两人并不是很熟悉。
     她偶然翻起来黄少天的空间,时不时总能看见喻文州的名字,她才知道喻文州对谁都是这样的温和有礼貌。
     她有的时候真的不是很能分得清什么是温柔,什么是温和。

     喻文州已经打开先前那部鬼片的页面,将鼠标移到进度条那里,给了她一个是否还要看的眼神。
    甘清虞抛弃了伤春怀秋,鬼片比较重要。
    于是两人干起了鬼片。
    喻文州还以为会有什么很害怕的场景让甘清虞抱着自己喊妈妈,结果她异常安静。
    安静的让喻文州自己都看入迷了,连身边的人倒在沙发上睡熟了都没发现。还是电影弹出制作人员的画面时他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发现没人应答才扭头看了眼。
    她已经用灰白色的被子裹成一个球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困意直涌上眼眶。
    他强打起精神蹲在一旁看了会她的睡颜。
    从第一次看到她开始,她就有淡淡的黑眼圈,她的嘴巴微张着。可能是被子盖的多,空调温度高的缘故,她耳边紧贴着的发丝有些被汗濡湿。
     突然想起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拿着一本褐色封面的精装书看的津津有味,头都不抬地经过自己身边。

     这种头都不抬地经过喻文州经历过很多回,来来回回都习以为常了。

     到她第一次看见自己时的一脸不解戒备。
     知道自己住她家对面时的惊吓。眼睛瞪大的时候很好笑。
     吃小云吞时候的幸福。嘴角上扬眼睛笑的眯起来的时候很可爱。
    和妹妹打电话时情不自禁的笑容和恶意满满的话语。
    第一次吃自己动手做的菜时含着满嘴菜不知所措的样子。
     半梦半醒时撒娇一样的语气很惹人喜欢。
    脸红。
    害怕。
    眼泪汪汪。
    那么多看到她的时候。

    那句“文州”算不算是他的礼尚往来有点见效了?

    “清虞。”

    他揉着自己的眉心对自己的行为报以一笑。

    “反正来日方长。”

    “晚安。”

谢谢观看!!!!tbc!!!!
森林冰火人真的是我的痛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