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12】

我有罪…
我上次更新是2016.8.21现在已经是2017.1.21了
足足五个月了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前面说了点啥。
其实快接近尾声了。
更完文我还要写社刊的稿子还要写作业还要把happy ending写完,好忙哦…

谢谢你们点开呀!

12:
     
     甘清虞利落地打开和喻文州的qq聊天窗口。
     传送文件“邻”。
     传送成功,对方已接收。

     她又思考了一番,决定还是给甘清青挽回一点形象。
    “我妹不是故意的你别介意啊。”

    “没事,习惯了。”

     之后,那边很久都没有回复了。
     甘清虞都绝望地刷起了某浪新闻,看x国爆发自然灾害,某女星不久回和某男星结婚,某女星整容疑云这些新闻了。那么多新闻对甘清虞来说都是左眼进右眼出的事情,就一会的时间她都忘了刚刚要结婚的女星的名字了。
     她觉得自己写的也不是很露骨。
     就是男主角名字叫闻州,女主角叫秦虞而已。
     不深思几乎都想不到这些起名的花花肠子。
     你把喻文州当智障吗?
 
     那边在看《邻》的喻文州呢?
     他顺利地发现了“闻州”和“秦虞”两个名字,并为此笑了很久。
     一个走一般套路的青梅竹马小言情,一个跟喻文州同等性格的男主和一个跟甘清虞同款性格的女主角。
    他们是邻居。
    女主秦虞小时候很皮总是闯祸,闯了祸就把罪过全推给闻州,秦虞兴风作浪惯了,闻州也挨罚挨惯了。反正都是些不痛不痒的惩罚:多看会书,多练练字,多背点诗。硬是把闻州培养成一个满腹诗书气自华的小孩。
    后来年纪大了去上学。秦虞是一个脾气很怪的女孩子,说话直来直去,喜欢独来独往,班里的女同学久而久之把她排除在她们圈子之外。闻州却和她相反,脾气好,长的又招人喜欢,又有礼貌。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就算在日后大家都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班里的同学都说秦虞是闻州小媳妇的时候,他们两都是旁若无人地一起上学,放学,回家,吃饭。
   他们两个好像并没有青少年对彼此的羞涩。
   初中了,两个人还是不离不弃地在一个初中一个班。秦虞喜欢看各种小说并热衷于写小说,但是她的爸妈却不是很支持这种做法。她和她最好的朋友闻州分享了这个小秘密而且要求他保密。
    闻州也陆陆续续收到各种各样的表白信,这逃不过秦虞的火眼金睛,她总能在闻州发现之前果断除去。她知道闻州会生气。但她不想,出于某种被调侃惯的心理,不想他被别人表白。
     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展开过那些送给闻州的少女的心事,她承认这种行为很可耻,但她就是好奇。
    看着那些风花雪月,含蓄到根本读不懂的情书。秦虞的点评就是:“让我写,我肯定写的比她们好。喜欢就喜欢啊,还比喻来比喻去的。闻州哪有那么闲去解读这种阅读题噢?”
    但她就是想想,从来都没有写过。
    也没有说过。

    秦虞的成绩中上,和闻州这种上天眷顾的脑子显然没法比。中考填志愿的时候,她跑去问闻州的志愿表怎么填,然后趁她爹妈外出散步的时候,她没和爸妈商量,按照喻文州的志愿表一字不改地在网上录入然后提交了。
    她没有想过的是,闻州的志愿同样也是没和爸妈商量,直接录入提交。她当然也没有想过,为什么闻州的第一志愿学校和他平时的水平会差了一截,那个第一志愿学校是甘清虞如果努力学习就能考进去的学校。
    她当然没想过,因为她去努力学习了。

    一样的高中,不同的班级。但秦虞依然能把情书处理掉。翻他的书包,桌子,然后理所当然地说:“借我这本书。”
     书里却夹杂着别的少女的心意。
     还有一些不用纸传递的爱情是秦虞无能为力的。
     好景不长,秦虞的小说手稿在高二的时候被发现了。她的父母以高中还不认真学习瞎整这些有的没的骂了她一顿并没收了所有的小说手稿。秦虞不敢顶嘴,但是她觉得她不是在瞎整,她很想理直气壮地和他们说:“我以后就想写这个,我就想当一个写言情的作家。”
     她不敢,怕被打,不然小时候也不会让闻州顶罪了。
    闻州替她讲了,和她的父母据理力争,辅导她学习。
   两个人都没有说出来那种怦然心动的感情。
    一篇很平淡的日常,却有一个小波澜的结尾。
  
    “秦虞,你借了我那么多东西,什么时候还?”
    “啊?我借了什么?”
    “借了我那么多书。”
    “什么啊,我都还你了啊……”

     “借了我那么多封情书,要不要还我一封,你亲手写的?”

      就这样结束了。

     喻文州有些理解不了了,这算是一封情书吗?写给他的,还是只是一个单纯的短篇。
    所以他的手放在键盘上很久都没有敲出一个字来。
   这篇短篇是以第一人称叙述的,以秦虞的视角,将一个女孩子懵懂到逐渐明白自己的心意,那种羞涩,欲言又止,胡思乱想的纠结心理。
    很奇怪的,这就像甘清虞自己的经历,只是自然而然地插入了闻州这样的角色。

    喻文州犹豫的很久,给她发了一句话:“还不错啊。秦虞是清虞自己吗?”

    聊天框里突然弹出来这样一句话杀了甘清虞个措手不及。
    是的,这是她25岁无聊人生比较戏剧化的表达。她小时候很皮一点也不听话,总是闯祸被父母责骂,她小时候想过会有一个很厉害的人来帮她顶罪。
    但是没有。
    她初中成绩一般,离她的理想高中有一定的差距,她又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中考成绩有点小波澜,压着分数线进的理想高中。
    高二的时候,压箱底,藏枕头底,塞衣柜里的小说手稿被父母发现。
    又恰逢那会成绩很糟心。
    玩物丧志,被骂,被没收,连带着她敲定的投稿地址也一并拿了去。
    她那会真不是一般的难过,她还想着会不会有真命天子来拯救她一下。
    但她命中缺桃花,没有。

    而文中的闻州恰好填补上了所有的没有。好像他本来就存在于甘清虞如清水般无味的年少时光里。

   “是的。”甘清虞回复了两个字,也没有解释。
     喻文州也没有问出来“闻州是我吗?”。
    甘清虞却在想:“下次,当面讲也要讲清楚。”

    但这个下次对她这种性格来说,也是一个很漫长的下次啊。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呀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