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CONFESSION

不是更新!不是更新!不好意思!

                     CONFESSION【自白书】
ZJ:
      展信佳。
      HI,ZJ.希望你看到这封信时生活过得不错,也有愉快的心情。今天这封信我想和你讲讲那个我喜欢了差不多有十年的人,一个女孩子。
      很不巧的是,我也是一个女孩子。
      要先说句抱歉,我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十五岁的时候,我认识了她。那会我正好跨进新高中的大门,新高中离旧家有几个区的距离。我爹妈舍不得一个星期里有五天见不着自己的女儿,于是全家就搬去了我高中所在的区。
     新的环境,新的学校,新的同学。我这人吧,怎么说呢,在交际这方面有点障碍,我不会主动和别人聊天甚至是一个话题终结者。初中的时候就被别人说:“你还是少说点话比较好。”以至于开学有一段时间了,我还没说过什么话。
     开学两个星期左右轮到我搞卫生了,离开学校的时候比较晚,走到一半的时候路灯都亮起来了。回家那条路很热闹,有很多店铺也算得上灯火通明。但我不太热闹,看着同学们平时聊得热火朝天而我自己冷冷清清,能热闹就怪了。
    突然的,有人拍了拍我的书包,喊了我的名字,还带着喘气声。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走到我旁边了。一个齐刘海的女孩子,矮矮的看着很好欺负。
     我对她有印象,是我们班的一个同学,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同桌就说过她很可爱。被我一句“嗯”敷衍过去后,我同桌就和左邻右舍说她可爱极了。
     的确很可爱,很喜欢笑。现在不是很喜欢形容一个人眼睛里有一汪泉水吗,她就是。眼睛真的太清澈了。
     忘了说,她就是我暗恋了十年的女孩。
    “你走的好快呀,我跑着才能跟上你。”她这样说着。
     我却指着她向上扬起的刘海。“这里,乱了。”
     所以才说我是话题终结者。

     就是和一般新同学聊天的套路,她问我初中在哪,问我那么远为什么不住宿还有一些零碎的问题。
     然后我们走进了同一个小区她就住我对面楼。
     “哇!”她盯着我看了很久,眼睛里的惊奇和开心是真实的。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家住得近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她还不是一般的开心是很开心。开心到扯着我的手臂一直晃。
     “那我们明天一起上学吧,也一起放学吧,明天早上七点哦,在小区门口。”
    这是我们第一次对话。
    很奇怪吧,明明是十年前的事了,我还记得那么清楚,甚至是她的表情,她嘴角上扬的弧度,她还在向上扬起几根发丝的刘海,那一切都历历在目。
     但我,不想记那么清楚。

     第二天,她掐着时间七点,小跑着来到我面前,递给我一袋黄色包装的东西。
     “早上好!你等很久了吗?喝牛奶吗?我妈听说我今天要和新同学一起上学多给我热了一袋。”
     “没,刚到。”
     袋装牛奶入手,包装袋还有些湿润,带着温热。她不知道从哪里掏了一把剪刀剪开一个小口,扔进吸管,催促我快点喝。
     我看清了包装袋上的字“高钙牛奶”。
     哦,我最讨厌的高钙牛奶,甜到我全身上下都在抗议,但我不是很懂拒绝的话怎么说出口。毕竟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像一只小狗在向你求鼓励一样。
     我只好驳回抗议,吞了那口牛奶。
     真的好甜。
     接下来,一连几天我每天早上都有一袋爱心的高钙牛奶,有时她自己也喝一袋,喝的一脸享受。
    等到我下定决心和她说我不喝了那天她却说没有牛奶了。
    噢……有点小开心也有点沮丧。
    虽然我后来知道她是因为袋装牛奶只能冷藏15天快过期,喝不完,别浪费,才每天和我分享一袋的,但是喝着喝着觉得甜到发慌的高钙牛奶,其实真的还不错。
     和她一块放学我才知道为什么前两周放学碰不到她,她收拾书包真的太慢了,每天可以磨蹭到晚自习的学生回来晚自习了,她都没收拾好,免不了一脸讨好的对我说:“对不起啦,再等一小会。”
     于是两个人,披着夜色和灯火回家。
     此后也像一般朋友一样一起上厕所,一起去别的课室上课,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吃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性格太孤僻,我之前一直没有体会过和“别人一起”的生活。 
     她真的很喜欢吃很甜的东西,很甜的巧克力很甜的饮品,很甜的糖,都是甜到让我难以下咽的东西,她又很喜欢和我分享,因为我还没有和她说我不喜欢很甜的食物。
     有一次她刚好又带了很甜的巧克力豆来和我分享,当我视死如归地准备接过来的时候她又把手收回去了。
     她问我:“你是不是不喜欢吃甜的呀?”
    “嗯,不怎么喜欢。”
     “啊!那你为什么不说呀,我都不知道,我还天天让你吃那么甜的东西,你会不会讨厌我啊,对不起!我要是不问你,你是不是就不说啦。”
她慌慌张张地摆手,又一脸愧疚地看着我。
     我还在疑惑她怎么看出来我不吃甜,她就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讲开了:“难怪你每次去小卖部都不买饮料,早餐都吃咸味的包子,中秋节月饼也吃五仁的,上次那个谁的生日,小蛋糕你吃了一点就放在那让我吃了……”
     有很多,我自己都察觉不了的小细节她都数了出来。
     “我还以为都是巧合,没想到你真的不吃甜的,对不起。”她越说越激动,激动到趴在我的桌子上不敢抬头。
      她蹲在我面前,趴在我的桌子上垂头丧气的,刘海还是有几根头发向上飘着,我捋了捋她的头发,拿了一颗巧克力豆塞进嘴里。
     我说:“没关系,吃甜的会很开心。”
     是的,我那会真的很开心,开心到我除了开心,没有别的词能够形容那种心情。
     那种被人关怀着的,被人注视着的,忍不住想给她更多关心的,开心到超越正常范围的开心。
     导致我现在想到那个场景都会忍不住笑起来。
     之后的日子里,我变的能吃甜,她在我面前几乎不吃甜。
     哦,这真的不大好。
     她还是一个过分有礼貌的女孩子,上楼梯被台阶绊倒,走路撞到玻璃,都会和台阶玻璃一直说对不起。我第一次看到她这样,我还以为她可能有什么毛病,她只是一脸茫然的说:“这不是应该的吗。”
     很快,就到了高中第一次期中考。出成绩那天是她的生日,10月30号。根本不意外的我考了倒数第一,她可能好一点,考了倒数第四。
     你知道的,我初中成绩真的不算差,但我考的很差,我能预料到,但我还是很低气压,比平时更不喜欢说话。
     她那天收拾东西很快,在我收拾好所有东西之前她就站在了我面前,我就顺手把她的生日礼物递给她。一盒小曲奇,我跟我妈学的。
      “生日快乐。”
      她超激动地抱了我一下,她有一个小习惯,一激动一开心,就喜欢和身边的人有肢体接触。
     “你今晚要过来吃蛋糕吗?”
     我想了想之后,摇摇头。
     “那好吧。”
     可能是看出来我的不开心,她一路上一直在和我讲话。
     “我以前小时候直接从楼梯上滚下来跟一个大西瓜一样,哎呦喂,疼死我了。”
     “我妈说我以前特别喜欢对着墙壁自言自语,自己问自己答,跟鬼上身一样。”
     “我以前有个同学在我生日的时候送了一个钟,给我到后来我才知道送钟,送终的典故。”
     “我妈还说我拔个门牙从家里一直哭哭到医院,那哭声让别的牙医以为自己来到了产科。”
     她一路上哈哈哈哈地笑着,都快笑出眼泪来了,但她一直看着我。自己一边笑还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我,她的心思很好猜,于是我对她笑了一下,虽然我没有笑的心思。
      但她一直傻乎乎地讲自己的糗事逗我开心,真的太可爱了。
     “我好想吃小曲奇,但我又舍不得吃。”
     “为什么?”
     “这是生日礼物啊!”
     “你吃吧,如果觉得好吃,我下次再给你做。”
     “可是下次做的时候就没有你第一次送我生日礼物,这个重要的意义了呀。”

     这种回答,让我一时语塞。此后很多年,我年年都送她不同的生日礼物,但我一定会送一盒小曲奇,就像是一个约定,不管多忙。高三很忙,医院值夜班很忙,医院要站手术很忙,没有调休很忙,家里人住院很忙。我都一定会抽出时间提前一天做好,第二天她生日那一天送给她。
     我害怕过,我怕这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我怕她会吃腻小曲奇,厌倦我这种毫无新意的生日礼物,但我没有办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不做这样的事情。
     当我每次想起她第一次收到小曲奇那种眼睛里在闪光的眼神。我根本控制不住。
     那天晚上11点,幸好我父母也是宽宏大量的人,他们鼓励地和我说了继续努力,就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静坐,11点的时候她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能不能下楼一趟。
     一路上都很安静,因为很晚了,只有走廊的声控灯陪着我,楼梯上显示的楼层数在递减。终于到了一楼。电梯门打开,外面就是她穿着一条睡裙和一件校服外套,捧着一个小碟子。里面是一块蛋糕。她把碟子递给我。
     就是一块很普通的蛋糕,上面有一块巧克力做的牌子写着“快乐。”
      应该是从“生日快乐”上面拆下来的吧?
      等我接过蛋糕之后,她抱住了我,就是那种轻轻的拥抱,她拍了拍我的背。
      “什么时候都要快乐啊,我把我的生日祝福,分你一半。”
      心跳仿佛不受控制一样的加快,用力地刺激着自己的鼓膜。那心跳声剧烈得,唯恐她听不见一样,我那时在脑海里默默想:“嘿,你跳慢点啊,让她听见了多不好啊!”
     接下来的很多年里有很多面对她我就会心跳加速的情景,那声音像是在我耳边炸响礼花。
     但她,都不知道。
     我用另外一只没有拿蛋糕的手用更轻的力度环住她,我不知道自己那时的表情是怎样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她耳边和她说:“生日快乐,谢谢。”
     大概是,苦涩吧。
     我对怎样才会喜欢一个人的定义很简单:“在我需要你的时候,刚好你就在。”
     是的,我在那天发现了我喜欢她。
     喜欢一个女孩子,超越朋友的喜欢。
     用一个拥抱。
 
     在发现自己喜欢她之后的日子里,我东躲西藏地不让她发现自己的心意,一如既往地听她唠叨,上学放学,约出去玩,直到有一天她扭捏着憋了半晌才和我说:“我喜欢上一个男孩子。”
     对方长得姑且算得上好看两个字,喜欢打篮球,除此之外我不记得他有什么特点。
     她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呀,就是看他第一眼就眼睛移不开啦,每次忍不住想看他,想被他喜欢啊。”
     每次做完操都在楼梯口停很久去找他的身影。碰上一起上体育课的时候会坐在台阶上,看他打篮球。在食堂吃饭碰见他的时候会激动的掐着我的手腕。会在他生日前一天翻来覆去睡不着给我打电话,说她好想和他说一句生日快乐。
     但人家qq没通过她的好友申请。
     看他时的眼神和看我时的眼神是不一样的,可能是热烈里面又带着期盼,又有羞涩,反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神情,会让我觉得很悲伤的一种神情。
     他和她第一次交流是在学校举办的圣诞派对上,她牵着我问了我很久,他会不会来能不能看见他。
     我劝她向圣诞老人许愿把他带到她身边来。
     她等了很久,和我在室内体育馆漫无目的地走着,体育馆内的音乐有着强行植入的圣诞氛围。但她心不在焉,总是往门口的方向望过去,眼神总往那边飘忽,看到没人,就有难掩的失落。
    可能是圣诞老人真的很神吧,她等到了她想等的人。他和一个朋友在派对举行到中间的时候走了进来,她呆了几秒才扭过头来一脸如愿以偿的兴奋,她几乎是尖叫着:“他来了!他真的来了啊!真的是他啊!”
     我们俩还是漫无目的地跟着他走,他到哪我们到哪。她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走路几乎都是跳着的。
     我不敢去看她,我怕失落。
     过了一会儿,他离开了一下,我们就在看台上坐了下来。她用手拍打着脸,还一直念叨:“我真的好开心啊。”
      “嗯。”
     我偏着头看她,从见到他那一刻到现在,她一直是咧开嘴笑的。正如我每次想到她一般,不受自己控制,单纯的想笑。
      还没等她冷静下来心情,她就被一个妹子带走了,她一头雾水急冲冲地就被带到了到了他的面前,和他面对面。他们两个面对面说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音乐声太大,人声太喧哗,我也不想听。
      我看到她眼神飘忽不定不敢直视他,她的手背在背后一直在抠手指,她的眼神,噢,我不想提,就当是一个回忆。
     一个替我自己悲伤,替她高兴的回忆。
     “我今天和他讲话了!”
     “嗯。”
     “他和我介绍了他自己。”
     “嗯。”
     “他说晚上回去就会通过QQ好友申请哦。”
     “嗯。”
     “我是真的好开心!”
     其实那一天我很贪心地向圣诞老人许了两个愿望。
     一个是她一次又一次看向门口,又一次次失落地回头时,我心里说:“希望他快点来。”
     另一个是我和她隔了很远,她和他隔得很近时,我说:“我希望我喜欢的女孩和她喜欢的男生有个很美好的开始。”
      现在想想都觉得那时的自己无私得过分。
     其实不是,我还是很自私的,我只是自私的想让我喜欢的人开心而已。
     他们最后没有一个美好的开始,因为男方总是对她不冷不热,甚至连一个普通朋友的友善都没有给她。但她对感情真的锲而不舍,这段暗恋一下子过去的就是三年的光阴,直到高考完那天晚上。这件事让我们按照时间顺序放到后面再讲。
      在打打闹闹和两个人的暗恋里,我们走过了第一年。
     当然,十年太长,我要是每件事都详细地叙述,恐怕整家店里的信纸用完了都讲不完。我就挑一些记得格外清楚的事说一下。
     第二年,我们高二,文理分科。
     我是一个理科生,而她想选文科。打死都不可能在一个班。她听说我想选理,整个人都颓了。就在我犹豫了一下准备说“要不我选文吧”的时候,她突然之间说:“你千万不要因为我很沮丧,就陪我读文,你说你的梦想是做一个连站一天手术的金刚医生诶,当然要读理呀,除非是自己想读文,不然不能因为我就读文。”
     她怎么永远都知道我在想什么,但是不知道我喜欢她呢?
     文理分科之后我和她就差了一条走廊的距离,就是做操的时候要分两个楼梯下,没有课能撞在一起上,两个班老师拖堂程度不一样的距离。就算我们两个名字首字母挨得紧密都不能分在一个考场了。
      这就是一条走廊的距离。
      可幸的是,两个不晚自修的人还能一同回家。不幸的是她和她喜欢的男生分到了一个班。
      在回家的路上她还是会念念不忘时不时提起那个男的,不得不说他真的是回家路上最煞风景的话题。
      她收拾东西的时候还是那么慢,我在她们班门口等就能等半个小时,都能刷完一科的作业,以至于我和她们班同学都混了个脸熟。
     也多亏了她每天早上都拿着本书背政史地,在水平考的时候我就重放她平舌翘舌分不清的普通话,水平考也顺利过关。
     高二就真的很日常,没有什么好说的。
     紧接着,高三来了。
     这真的是一段很紧张的日子,我们一下子就隔了两层楼的距离,平日课间根本碰不上。
     每天晚上九点在她课室门前刷题等她都纳入了我时间表上的一项。九点,回家路上的店铺基本关门休息,只有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为我们敞开着。冬天的时候,她会进去买一盒热牛奶或者深夜吃车仔面。她一边叫唤着:“啊好热,好罪恶九点还吃!肥死我算了!”一边吃的很欢,有时不够还要吃两碗。
      对此她是这样解释的:“我每天都要拿肚子里的墨水来上课,当然会饿哦。”
     夏天就吃冷到透心凉的雪糕。
     我只能佩服。
     她就像永远都没有负能量一样。
     那是一个下着毛毛雨的晚上。猝不及防的回南天气让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湿漉漉的雾,路灯洒下来的灯光也是雾蒙蒙的。
     我们共用一把伞我给她撑着。她的声音也像被雾萦绕着:“你说,我们真的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吗?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吗?”
     我侧着头看她才知道为什么她的声音也是湿漉漉的。借着橙黄色的路灯光她脸上的表情被我看得一清二楚。她眼眶都红了。她看到我看着她慌慌张张地开始吸鼻子,擦眼睛。
     果然是会累的吧,就像第一次安慰我一样,明明自己看的也不好也不开心,也要强行打起精神来安慰我。每天都很乐观,也会有疑惑也会有想否定自己的时候吧。
     我换了一只手撑伞,将伞往她那边倾斜一些,靠近她身旁的手,搭着她的肩膀,将她拉向自己。她的发丝传来很柔和的香气,和她的人一样。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实现,但我们都在往前走啊,说不定哪天就能在前面,看见它说:‘啊,原来你在这里啊。’”
     原来她就在这里啊,在我身边。
     她在擦眼睛的时候突然笑了起来,带着哽咽的声音笑得很无奈。
     “你安慰人的时候真的一点都不熟练啊。”
   
     “别笑了,鼻涕泡都要爆了。”

     “谢谢。”

     雾气趴在我们平时经过的那家便利店的玻璃上,水雾让我们看不清店内的景象,有一滴水珠,沿着玻璃高处滑下,抹开一条清晰的痕迹。
     迟早会有那一天的,她的面前会有一条清晰的道路。
     也迟早会有那一天的,我能释怀这份感情。

    那时的我,有一个随大众的想法。如果这条回家的路很长很长,她就能很久很久地待在我身边了。
     她还是会偶然提起她喜欢的男生。但我却不忍告诉她,听在我们班的他的朋友说:他的心上人的名字。但不是她。
     这件事我觉得我做的对,又做的不对。

     后来,就是考完高考的那个晚上。她和她们班同学去了聚会,我和我父母待在家里看一部很无聊的电影。
      大概是九点钟的时候她打电话说她回来了,在我家楼下,她还没说出来,我就知道她想我下去。
      出门前,因为天气预报说台风过境,我还多带了一件薄外套给她
      谁知道她一抱着我就开始哭,吓得我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只会很着急地问她怎么了。
     从她断断续续的叙述里,我大概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她喜欢的男生和别的女生表白了,在一起了,那女生还挺好看和她不是一个类型的。也就是她这段三年的暗恋就到这为止了。
     简单点,她失恋了。
    “他……他不喜欢我。”
    “我虽然知道,但我还是很伤心。”
    “原来真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
    她的眼泪把我的衣领都染湿了。
    我听自己说:“我喜欢你啊,他不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我也喜欢你啊,但是那种喜欢是不一样的啊。好朋友的喜欢和恋人的喜欢完全不一样啊。”
      
       搞什么啊,我居然还因为那句“我也喜欢你”紧张到屏住呼吸。真的太好笑了。

       我的内心甚至在用接近呐喊的声音叫唤着:“一样的啊,我喜欢你的感情和你喜欢他的感情是一样的啊!想接近你又不敢声张,想无时无刻都和你在一起,想以一个喜欢你的立场去拥抱你,想亲吻你,想你只看我一个人,想对你好,让你天天都很开心,想和你步入婚礼的殿堂,我就是喜欢你呀。就是很喜欢很喜欢你呀,你为什么不知道呢?”
     是啊,她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坦白过自己的心意。我也不敢说出来,我怕万一我说了,我可能连以一个朋友的立场去拥抱她都做不到了。所以我一直很胆小地将自己的心意,缩在自己的壳里。所以我一直以朋友这个光明正大的立场和光明正大的理由去拥抱她,去接触她,去陪伴她,去说喜欢她。
      我真的很讨厌那么胆小的自己啊,但我更讨厌失去她的自己啊。
      我只能将那件薄外套披在她哭的一耸一耸的肩上,抱着她,像哄孩子一样拍着她的背,在她耳边说着比小孩子还任性的话:“那是他有眼无珠。”
      将自己呼之欲出的感情,在她的耳边无声的说出。
      “我喜欢你,真的。”
      只是做着口型,连说话带起的气声都没有。
      那一天她一个人失恋,却让两个人都承受了那份苦怀,虽然我一早就知道我们两只是很好的朋友,但听她讲出来,远远比自己想象到的,还要悲伤。

      我还和她去了趟毕业旅行,她的睡相真的很差,每天早上起来都能看见一只大考拉手脚并用地抱着我。去旅游的地方是她挑的,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旅游路线也是她定的。我们每天都在小镇里走走停停,有的时候可以就着一壶茶,在茶馆里听说书人讲一天的故事。
     我们还去看了布坊。木架上晾晒着的花布随着风飘扬起来,像层层浪花。她看得一脸惊讶。
      还看了小镇晚上的烟花,游客很多,我们挤在一条拱桥上。夜空被五彩的火光染上了颜色,和夜晚亮着灯的亭台楼阁交相辉映着,和她眼里倒映着的彩光映衬着。搞得我都不知道看烟花好,还是看她眼睛好。
      她的眼睛是真的很清澈。

      然后是大学四年。我在省内学医,她去了外省学政法,我们的距离就是火车过去都需要一天的距离,坐高铁快一点,但是贵很多,飞机更快,但我的生活费,提供不了坐飞机这个享受。
     大学第一年她的生日我坐高铁去的。她来接我。我们两个就吃吃喝喝,乱逛,然后她非要留住我在她的宿舍里休息,她舍友以为她要带男朋友来,盘算着怎么给她打掩护。
      结果 她带回来的是个姑娘,有个女生直接问了出来:“你男朋友是个女的呀。”
      我想说,姑娘你好眼光,但我只是她的好朋友。
      两人相隔两地,又忙,联系更少。
      大学第二年,她跑回来过生日。什么都没和我讲,只是问我她生日那天能不能过来。我回答说:有很重要的课,不能过来。
      结果当天她就站在我学校门口给了我一个惊喜。

      大学第三年,她是和她男朋友和我一起过的生日。
      是的,男朋友。
      她打电话和我讲的这件事,隔着电话荧屏我都能清晰地听到她开心得忍不住尾音上扬。对方是比她大几届的师兄,那天正好回来,在图书馆和大四的师弟商量事情,又正好她那天在他旁边自习,师兄对她一见钟情。追了她一年,有情人终成眷属。听她的描述,那个师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我也只能说出恭喜这种虚伪又勉强的话了。然后毅然踏上了去找她的路程。
      在看到她挽着一个男人在四处张望的时候我差点在别的城市就哭出声来,她看见了我,我把手里装着曲奇饼的纸袋藏在身后。
     “咔”
     好像是什么碎掉的声音。
     噢,是我太用力捏碎了曲奇饼。

     她的男朋友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在我们俩手挽手往前走的时候。他一直默默的走在身后帮她提包,给我们足够的私人空间,快到饭点的时候才悄悄地提醒她。点菜的时候也不会让她这个选择恐惧症来挑。将菜单的给我,在我拒绝之后问了我忌口的东西就自己点了。很了解她的喜好,都是她爱吃的菜。在她嘀嘀咕咕讲话半天不吃东西的时候会给她夹菜提醒她要吃东西,在杯里的水空的时候会请服务生装两杯温水过来。
      趁她上厕所的时候我和他面对面坐着,我深吸一口气和他说:“请你好好照顾她。”
      
     “我会的。”

        那可是我最喜欢的人,请你好好的照顾她。她看着很笨,但是她很细心;她天天都那么开朗,但是她也会动不动很伤心;她很喜欢吃甜的,但你记住别让她吃太多;冬天很冷,但她为了风度不会穿很多衣服,请你多带一件外套……
      她很喜欢你,希望你不要辜负她。
      希望你比我还要更喜欢他。

     脑内还盘旋了很多话到了嘴边就只剩一句:“她很喜欢吃甜的,记得控制一下她。”
    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晚上我们走在回她学校的路上,我和她还是一直走在前面,他在后面跟着。
      她说:“他很像你。会给我打伞,帮我点菜,提醒我按时吃饭,接受我荒唐的请求。和他相处下来。我想:啊,怎么会有和你那么像的人呢?那种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温热的怀抱,话也不多,一说就呛人。安慰我的时候也很傻,不吃甜,他被我逼着吃甜的表情,和你那时一模一样,然后我就答应了他。”
      我把包里藏了很久的礼物拿了出来。
      一支她之前发朋友圈,看上了很久的钢笔和一袋曲奇。
      “你看你们送礼物都一样,他送了我巧克力和这支钢笔。你送了曲奇和这支钢笔,不过他送的钢笔是白色的,你送的是黑色的。”
     我们像,大概是因为我们都很喜欢你。
     不同于友情的,愿意将身心都交给你的那种喜欢。
      不好意思,今年的曲奇让我捏碎了一点。
      
      第二天我要离开,我拥抱了她,按耐住自己梗在喉咙上的哭声。
       “一定要幸福啊。”
       一定 
       要幸福啊。  
       幸福到让我嫉妒那种地步。
       
       上了高铁,我用外套蒙住头哭了个天昏地暗。
      怎么能不难受呢,比她三年前趴在我怀里哭的时候还要难受。
      就是那种,她毫不知情地用温柔的利刃在你身上剜下一块又一块的肉,她还以为你会很开心。
     故事到这里也快要告一段落了。你可以喝杯水或者看几个病例,巡巡房再来看完下面的。
     毕业之后各自工作,她的男朋友陪着她回到了她的家乡工作。我们都很忙,两个人的工作都是没日没夜的类型。

     偶尔聚在一块也是吐槽彼此生活的苦水,或者她喜欢像我妈一样催着我找个男朋友,我催她快点结婚。还有很小的机率,她和她男朋友吵架。如果我在家,她就跑来我家待一个晚上,如果我不在,她就来到医院,在我的诊室里陪我值夜班。
      很少能待够一个晚上的,她会被她男朋友接走。
     这样一晃,又是三年。
     今年是第十年了。
     她也26岁了。
     年初的时候她说她男朋友和她求婚了,她答应了,11月结婚。
      像是呕上来的胆汁被自己强行咽下去,苦到只有捏紧拳头才能强忍住叫喊出来的欲望。
     我觉得自己那天,真的缺一个影后奖。笑的那么开心去祝福她。晚上值夜班的时候,从一个病人的房里走出来,就忍不住蹲在医院的走廊上开始哭。
     医院要安静,我连一句“去他妈”都不能骂出来,我连哭都不能哭出声来。哭到手都抖了,如果那时有人急诊要上手术台,我一定会拿不稳手术刀。要知道我的手早就在大学的时候就被医学院磨炼到绝对不抖了呀。
      我也不知道我在哭什么,可能是那匆匆而过的十年,可能也是在哭那再也说不出来的话。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真的好喜欢你。”

      现在她还在客栈里睡觉。趁我调休的时候她把我拉出来旅游,美名其曰最后一次单身旅游。今天清晨我醒过来的时候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睡姿,我轻手轻脚地离开,来到这家慢邮局给你写下这封自白书。
     希望你五年之后看到这封信,也不要忘记你曾经深爱着她,希望你不要再深爱着她,但是你和我性格一样的顽固。
     我知道的,
    你爱她。
    也正如你所知道的一样,
    我爱她。
                                       FROM:五年前的自己
                                       TO:五年后的自己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