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即喻比虞【13】

好啦好啦这是最后一章啦
年三十晚终于把happy ending写完了
可能是急着写完
写的不是太好。

责编喻×作家女主。

谢谢你们点开哟

新春快乐!祝大家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身体健康!

13:
     七月份的签售很快就来了,签售是下午开始,早上的时候她还很有心思给自己搞了饺子当早餐,免不了去喻文州家里借个蘸饺子的醋。其实她家里有,啥都有。甘清青一考完试那会甘清虞盘算着甘清青会来住,就啥都买好了。
     但她就是想借,就是想看见喻文州就是想天天看见。
      就是这么厚颜无耻。
      她就真的跑去借了。
      喻文州把饺子醋拿给她的时候,在她转身想回去的时候。喻文州叫住了她。
      “清虞,你上次借的酱油还没还。”
      甘清虞一想:“是哦,不止酱油,糖也没还。上次用了一半的姜也没还,还有盐……”
      “上次,糖你也没还。”
      “好好好,我等会给你拿来。”

      喻文州拉住了甘清虞的手腕。
      “我的意思是,清虞能不能用别的东西来还?”
     甘清虞紧盯着喻文州牵住自己的手,挣扎了一下。发现他并没有立刻放手。
     “不是吧喻文州你,你还想我全部买新的还给你啊?”
      喻文州摇头,他另一只搭在门把上的手已经垂放在裤沿,他似乎是被甘清虞那种“别讹我,我穷”的表情都笑了。蓄着笑意语气却很庄重。

      “清虞,你能不能把你自己还给我?我的意思是,
       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我喜欢你。”

      一声闷响,是饺子醋塑料瓶砸在地上的声音。甘清虞嘴巴微张着,眼神直直地看着喻文州,随后她用双手捂住脸问了句:“喻文州你今天有早餐吃吗?我没给你准备。”
      “你让我缓缓。下午见。”
      她就一个箭步踏回了自家门口,震天响地关门。她靠在门板上,两条腿根本支持不了自己站着,她滑坐在地上,手还是遮着脸。甘清青见她回来,捧着水杯晃到她面前忙问她借到饺子醋了吗。
      “你干嘛坐地上啊?你不会和喻哥哥表白,被拒绝之后哭了吧?”
   
     “你你你姐夫给我表白了。”

     又是一声闷响,甘清青的被子砸地毯上了,水撒了一地毯。

     “那那那,你是喜极而泣啊?”

     “我没哭。”

     甘清虞把手放下来。甘清青才发现她真的没哭。她在笑。这是甘清青15年人生生涯里第一次看见她姐姐笑得这么开心。在甘清青的记忆里,她姐姐收到G大录取通知的时候没笑那么开心,第一次参加比赛排名很前也没有那么开心,爸妈同意她做一个职业作家的时候她也没那么开心,和她喜欢很久的杂志社签约她也没有那么开心,出第一本书,第一次读者调查里排第一,第一场签售,被喜欢她的读者鼓励……
      很多很多值得甘清虞写下来纪念的时刻甘清青都在她身边。甘清青看着她姐姐弯了弯嘴角很安静地笑就是她很开心。
     但这一次不一样,甘清虞像是脸上所有的器官都在笑,是一种甘清青无法形容出来的笑容,但是谁看见都会觉得甘清虞那一刻很开心。
     就算被甘清青看到她也不会不好意思,她也忍不住的那种笑容。

    “那你答应了吗?”
    “没,太激动了没反应过来。”
    “那我的饺子醋呢?”
    “扔了。”

    气得甘清青打开门就想把她扔出去把醋拿回来。结果甘清青一打开门,饺子醋就立在自家门口,上面还贴了张“笑脸。”她口袋里的手机也抖动了一下。
    是喻文州发来的信息,问她姐姐怎样。
    她看了眼开心到不知今夕是何年的甘清虞。
    算了,准备喝喜酒。

    吃完早饭甘清青就去场地了要早点准备。每次去购书中心这种客流量大的地方签售,就不让签“to签”,不让合照。但甘清虞一直都帮他们签“to”,只是写字要快一点而已。
     她找到了喻文州。
    “责编责编,下午签售开始的时候,你帮我提醒一下要签to签的把内容打在手机上,到我面前直接把手机给我看。”
      然后她就溜走了
      喻文州暂时认为她在害羞。

      签售开始了。
      一堆鹿虞的书粉口才粉捧着甘清虞的新书就等着了。喻文州按照甘清虞的意愿提醒了她们之后就在甘清虞旁边站了会。他发现,甘清虞在签售的时候都还是写端正的行楷,但下笔的速度一点也不慢。
      黄少天也经常无视工作人员的提醒给粉丝签to,但他一写快字就是鬼画符,连真爱粉都认不出来的字。但甘清虞不同。喻文州觉得正常人签了几十个之后最起码都会写乱,但她真的每个字都很稳,她休息的时间大概就是前一个人走后一个人走上来那段时间。喻文州看见她停下来的时候握着笔那只手都在轻微地抖动,但只要下一个人走到她面前她又会强行稳住,继续签。
     “她又在给粉丝签to啊。次次都和她讲没必要她就不听,累到半死……”
     喻文州看了眼在他身边嘀嘀咕咕的人,是她的前责编。
      “他在又说什么:‘人家排了那么久那么辛苦给个to签也是应该的吧?’吃力不讨好……”
      “甲姐。我觉得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应该尊重吧?像甲姐你之前说鹿虞才高气傲这点我就不赞同。今天你又说她签to不对。在我眼里,鹿虞是一个负责又真实的作者。也希望你能客观地评价她。”喻文州很少有直接打断别人说话的时候。
     这次他只是。
     只是不想听到甘清虞被这些不实的言论攻击。
     今天为什么会突然和她表白?也不是突然,和她表明心意这件事情喻文州想了很多遍,他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合适的气氛去做这件事,但他越想越复杂。他也一直在理清是什么时候喜欢她的。
      但他理不清。
      喜欢就是喜欢。
      于是他今天忍不住说出来了。
      他也猜不透她的反应。给甘清青发了信息问一下,甘清青又说下午她亲自讲清楚。
      他看着甘清虞还在奋笔疾书,队伍还是好长一条。他拿了自己的手机发了条微博。
     “大家体谅一下不要让鹿虞大大签to了,我刚刚绕到后面去看,鹿虞大大手都抖了。”还圈了一下鹿虞官方粉丝微博。
    
      喻文州也买了一本新书站在队伍的最后,本来已经停止入场了,但工作人员看到是责编也就放他站在那。
      这一等就是晚上六点。
     喻文州站在甘清虞面前。
     甘清虞一脸疑惑。
     “我有个妹妹很喜欢你……”

     “好好好,我懂。”她下手利落地签了名。
     “还要写点啥?”

     喻文州捏着下巴想了一下:“写个‘我答应你’。”
     甘清虞写了个“我答应”三个字手顿了一下,然后笔尖颤抖着写下那个“你”字。
      她突然站起来,隔着桌子抱住了喻文州。
  
      “是的,我答应你,我也喜欢你。”

     喻文州伸手环住了甘清虞。

     “喻文州我饿了。”

     “那回家,我下厨。”
END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