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01】

开新坑了

突如其来的新脑洞

写的是:旅游专栏的游记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应该不会有全职里面的其他角色来当助攻或者客串,因为只想写两个女孩子,所以没有叶修啊哈哈哈,当然啦,还是伞哥车祸死亡设定。

是一只暗恋秀秀怎么把沐沐带回家的故事

第一次写秀秀和沐沐,有点慌,ooc是我的

谢谢点开。

01:

     楚云秀作为伴郎随着新郎新娘的后几辆车到达酒店时就看到了她。这也怨不得楚云秀眼神不好。今天凌晨才下的飞机,时差还没倒过来,天还没亮就被她的大学学长,也就是今天的新郎拉着扯东扯西,八点左右就跟着去接新娘,被伴娘们玩得团团转,等他们终于成功接到了新娘出发去酒店的时候,楚云秀就正好在外面打盹儿,回过神来伴娘们和新人都不见了。
     楚云秀看见她的时候她正在给来宾签名,楚云秀看了一会儿就绕过大门从另外一个门进了会场。楚云秀心想那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叙旧场景,人来人往,她又很忙,估计一时半会认不出来自己是谁。
     
     毕竟过了那么多年,也很少联系。
     又是那么凑巧,在这里碰见。

     再一次看见她是在新娘新郎各桌敬酒告一段落后。她独自一人站在一个几层的托盘边,托盘上放着玲珑精致的小蛋糕,楚云秀从她背对着自己的背影就能判断她是谁。香槟色的伴娘裙在腰际有一点收腰设计,将她的好身材勾勒出来,肩部的网纱上点缀着白花,她皮肤本来就很白,穿香槟色显得更好看。她的长发不同于高中时期束成马尾,染成了褐色,在脑后盘了起来。
      楚云秀突然想起她前不久去过的一个地方,威尼斯。同她一般的柔和,波光粼粼的河水上来来往往的船只,不知道是哪处传来的流浪琴手的琴声,让人想定居于此,不再流浪。楚云秀走近了些,看见她在吃蛋糕,她把蛋糕一点一点掰下来吃,还一脸惬意。
     她转过头来对上楚云秀的目光,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楚云秀,嘴角边还沾了一些蛋糕屑。这张容颜和楚云秀记忆中青葱岁月的她完美融合,不同的是她今天化了淡妆,刘海全都向上梳起了。
  
     “云……云秀?”
     有些出人意料的,自己的名字在她眨了眨眼睛的时间里从她的嘴里吐出,像那时那句日日不变的“云秀,早上好呀。”一般。
     一般的动听。

     是的,是她了,苏沐橙。

     “是我。沐橙。”
  
     苏沐橙手里的蛋糕被她掰得缺了一小块,原本圆滚滚的杯子蛋糕突然塌了一块,就像被白雪公主咬过一口的苹果。蛋糕顶上挤出花样的奶油也歪歪斜斜地撇向一边顺着蛋糕滑下,像快要粘到苏沐橙的手上。

     “你不是在国外吗?”
     “你不用帮着新娘挡酒吗?”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对方,却被对方吓住了,楚云秀将苏沐橙手里的蛋糕取下来,指了指她的拇指。
 
     “奶油蹭上去了,我今天刚下飞机就来参加我大学学长的婚礼了。当伴郎。”

      苏沐橙不好意思地把手背在身后在缎面的裙子上蹭掉了奶油:“新娘是我大学舍友,她酒量比我好太多,我就不去献丑了,那你不用去帮新郎挡酒吗?”

      “刚刚喝完回来。要纸巾吗?”

      这下苏沐橙更不好意思了,她犹犹豫豫地举起手:“擦干净了。”

      “哦,那新娘大概会很伤心她的伴娘裙……”
      苏沐橙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连忙问道:“云秀刚回国,有地方住吗?”
      “暂时还没有。”

      “那你今晚和我一起住酒店吧!”

      “怎么突然那么热情?”

      “哎呀,昨晚新娘和我一块睡,然后我就订了双人房,但是今天晚上我就是一个人睡了呀!还是双人房,还有一张床,云秀你不睡白不睡嘛!”苏沐橙的手指一直在裙子的网纱上打转。

     楚云秀知道,苏沐橙不好意思说实话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小动作。从高中时开始,这个习惯还不没变啊。
 
     “一个人睡,害怕?”

     “也不是害怕,就是这个城市是一个很陌生的地方。就是有种,嗯,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座城市,对楚云秀来说倒是不陌生,她大学四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那秀秀你参加完婚礼还要回国外工作吗?”

      “不用回去,刚好休息。而且假期一过,我可以直接去H市的分公司报道,我会长期留在国内。听说沐橙你在H市做一名人民教师?”

      “是啊,教语文的。”

      “那一定很讨学生喜欢。”

      楚云秀对上苏沐橙有些疑惑的目光:“毕竟你高中的时候就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儿。”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