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02】

杂志游记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立志成为一个周更的小透明

谢谢点开
02:

    这句话倒不假,高中时苏沐橙是整个学校的颜值扛把子。她的好看楚云秀可没法用言语表达出来,尽管楚云秀大学毕业后,看过许多美得让她心悸的风景。那些狠狠地牵引过她心脏的景色。她都能用文字叙述出来,唯独苏沐橙。
    唯独苏沐橙是让她提笔忘字的存在。

     “嘘,这种事情你知我知就好了没必要讲出来。”苏沐橙用严肃正经的语气和她说着,却绷不住自己的脸色对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这时这对新人来到了朋友那一桌。年轻人的搞事能力简直非同凡响,什么芥末混白酒,奶油和酱油都搞出来准备给新郎放毒。苏沐橙的目光集中在那里,楚云秀想一想大家都是27.28的人了,也许苏沐橙早就有男朋友了。
      “秀秀,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啊,怎么了?”

      “好巧啊,我也没有。终于找到一个同阵营的了,我们以前的高中同学结婚都结得七七八八了。这个国庆黄金周,我去了三场婚礼,这终于是最后一场了。”
      “确实很巧。”

      但我是刻意的,你也许是真的凑巧。不管怎么说,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

      当伴娘伴郎最累的大概不是笑脸盈盈地站在那里帮喝酒,而是站了一天之后晚上还要站着送客人走,还要目送新人进新房,还要笑看别人闹洞房。苏沐橙开始庆幸自己今天穿的鞋鞋跟不是太高,不然一天下来会死的。毕竟等她俩半死不活地拖着楚云秀的行李下出租车时,已经晚上九点半了。
     在楚云秀整理行李的时候,苏沐橙火速洗了个澡,卸了妆,开始敷面膜。等楚云秀洗完澡出来。她贴着面膜,含糊不清地说:“秀秀你饿吗?我一天就吃了一口蛋糕,好想吃夜宵。”

      “正好,在一带我以前来过还挺熟,去喝糖水?”

      两个人穿着睡衣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这座沿海的城市十月份还带着夏天的气息,夜晚比早上凉快了一点,不会热到粘糊糊的一片。以前楚云秀七八月待在这里实习的时候,晚上还是热的不行。
     苏沐橙卸了妆之后眼底有很淡的黑眼圈,靠近脸庞的发丝被水弄湿了些许,长发发尾微卷起散在身后,她盯着街道旁的店铺看了很久,好像那些灯火通明的店铺,对她很有吸引力一样。

      “秀秀啊,在国外工作累吗?”
      “也还行,如果去一些生存环境差一点的地方公费旅游,估计回来得掉层皮。”
      “有同学说你出去那么多年都没有回来过一次,那叔叔阿姨他们……”

      楚云笑倒是没想到苏沐橙会问这个问题,她的思绪有一瞬间的凝滞,她想起前几年在大洋彼岸听着自己的堂哥给自己说:“秀秀,你爸进了医院。”自己颤抖着手打开了订机票的页面时,电话那边的表哥又说:“你爸不让你回来,他说不想看见你,伯父老啦,他的思想是没有那么先进了,秀秀你……”
      她也忘了自己是怎样挂掉电话,等她回过神来,眼泪已经糊了一脸了。独自一人到别的国度,全然陌生的环境和灵感的枯竭,工作上的不顺心,父母多年的不理解全都因为那句“不想看见你。”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层层推倒。平日里咄咄逼人,永远都那么骄傲的气势轰然倒塌。但她还是回去了,躲在病房外面悄悄的看她父亲躺在床上的睡颜。她的父亲已经很老了,听堂哥说如果她父亲这次能顺利出院的话可能也要把轮椅当代步工具了。

     她最后只是堂哥交换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就离开了。但她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当时那盘算好的冲动。

     如今被人问起来,她也无从说起。
 
     “嗯,他们回了老家,和我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一起生活。”

      楚云秀也将目光放在那些沿街的店铺上,恍惚间她觉得有些莫名的亲切,接着她才意识到自己回到了一个可以称为是家的地方。

      “沐沐你呢,学生都听话吗?”

      “我啊……”她的目光又直视前方,用手指挠了挠额头笑得一脸无奈。
      “我啊,我当老师第一年就是班主任,带了他们两年,看着他们高中毕业。毕业典礼的时候和他们一起哭了个惊天动地,好像毕业的是自己一样。说听话也不听话,说不听话,有时候又可爱得不行。”
      “当他们有些人和我说自己的情感经历,并坦言苏老师你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时候。 怎么说呢,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老师这个职业其实还不错。”
      也许是回想起那些学生懵懂又美好的爱情经历,或是质朴但动人的语言。她脸上的笑容有一种被回忆支配的无可奈何。

      最后苏沐橙下了一个定论。
      “和他们一起成长的感觉真的挺好的。”

     楚云秀觉得苏沐橙身上就是有这种神奇的魔力,能让人迅速的安心下来。高中的时候,楚云秀很有幸地跟苏沐橙做了一个月的同桌。楚云秀的女王性格在那时就彰显出来,只不过那时的楚云秀更年轻更尖锐没有之后被人世打磨过后的圆滑。
    说是这样说,但楚云秀遇到要紧事的时候还是会有种莫名的紧张。那次误打误撞被选上学校一个大型活动的主持人,她穿着租借回来的小礼服,少女瘦削的肩膀绷得紧紧的一直在后台给自己做心理建树。虽然平时风风火火,但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还是头一遭。
     她精神紧绷着,生怕待会上台忘词。猝不及防地,裸露在空气中的肩头突然被一个冰凉的柱状物体碰了一下,吓得她只想回头问候对方的家人。
     只见,那个笑脸盈盈地拿着冰矿泉水瓶恶作剧的人是她的同桌苏沐橙。
     苏沐橙那天穿了白色的小裙子,长发少见的披下来。她又拿那个矿泉水瓶贴住楚云秀的脸,长发倾下来搔着楚云秀的肩膀。
     怪痒的。

     “云秀不要紧张哟。我们会一起上台的,加油。”

     就是这样一句话,楚云秀瞬间就放松了身体。指尖因为刚刚绷紧太久还轻微地抖动着,然后她就接过苏沐橙递过来的麦克风,摸了摸脸上冰凉的水渍。
    像刚刚那句:“和他们一起成长的感觉真的挺好。”一样。
    摒弃了所有丧气的念头,很安心地站在苏沐橙的身边。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哟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