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03】

杂志游记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存稿的最后一点点……

ooc是我的文笔垃圾也是我的

谢谢点开

03:

     接着她们就开始想到什么聊什么的模式,直到走进那家糖水铺,楚云秀还在为苏沐橙收到过没有一千也有几百的表白,结果打光棍打了27年,年年双11在办公室刷淘宝刷到忘我的事情哈哈大笑。
      苏沐橙被她笑得不好意思,不轻不重地推她一把,对老板娘打了招呼就看起了菜单。本来店里面就小,里面只有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楚云秀从进门开始就笑个没停,那些女孩子也都好奇地往这边看。感受到别人的目光楚云秀才收敛了笑声,但还是用手撑着头无声地笑着。也不知道是对苏沐橙还是对老板娘说了句:“我要一碗黑凉粉就行。”
     苏沐橙踌躇了一会才抑制住每样都点一份的欲望,点了西米露还顺带左右手开弓拿了两个钵仔糕。钵仔糕凉凉的口感出奇的好,很清甜的味道让苏沐橙眯着眼开心地哼着自创的调子。

     “我比你还惨点,我双十一连淘宝都没得刷,我要么在角落里赶稿要么在外面玩泥巴。同样都是单了27年,你居然还能刷淘宝。”
     “没事秀秀,今年双十一,诚邀你和我一同刷淘宝。”
     楚云秀看着苏沐橙嘴里含着东西,说话含糊不清的对着她挤眉弄眼,仿佛在说:没事,刷淘宝这事我熟,我带你。
     “能和沐橙美女一起刷淘宝,真荣幸啊。”

     “单身女青年真惨。我现在任教那个班的历史老师简直把我当女儿,天天给我物色青年才俊……的老师。上帝啊,原谅我吧,我自己已经是老师了,另一半也是老师难道我们天天讨论怎么解决问题学生吗?”
     楚云秀就着苏沐橙伸过来的钵仔糕咬了一口,她的下巴轻轻地擦过苏沐橙的手背。
     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味道了。

     “于是我就婉拒了一下。但那老师还是时不时来一两个根正苗红的青年。我就当结识新朋友了。”
    “你是怎么婉拒的?”
    “我就说:谢谢您的心意,但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
    “你这婉拒……真的很婉啊。”

    “难道秀秀你喝单身保心茶喝了27年从未被催过?”

    楚云秀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碗的动作稍稍一顿,又笑道:“所以我为什么不回国呢?眼不见心不烦嘛。”

     凉粉混着蜜糖刚入口是沁人的甜,等那阵甜味过去之后,又是微微的苦,最后就只剩嘴里的苦尽甘来。楚云秀喜欢吃这个的原因也很简单,来糖水店要吃甜又不喜欢吃太甜的,凉粉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像苏沐橙,对凉粉就兴致缺缺,临走前又带了两个钵仔糕走,结果因为嘴太甜人又漂亮,老板娘又白送了一个。

     “美人就是美人,我以前来哪有这么好的待遇啊。”
     “秀秀以前经常来吗?”
     “离学校近嘛,出来溜达的时候就去待一会。”
     楚云秀只去了几次,觉得味道不错,那会闪过的念头就是有机会带苏沐橙来试试,却又想起来这个机会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渺茫。
      也实在想不到,今天就能带她来了。

      “嘿!秀秀,回神啦!”

      真是不可思议。

      回到酒店,苏沐橙很快就趴床上睡着了。暖黄色的床头灯在墙上投下橘色的光影,苏沐橙背对着楚云秀整个人蜷成一只虾米。楚云秀在今天穿的裤子口袋里摸了摸,纸盒的尖角和金属冰凉的触感抵在她的手心,她看了眼熟睡的苏沐橙,还是没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反而是拿起自己的手机登录微博。

     她那个“风城烟雨”的微博就是平时有空发些自己的旅游见闻,顺带放几张摄影师同事拍的风景。一来二去也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旅游博主。上一条微博还是去威尼斯之前发的。

     过了一会,她就更新了一条,她是一个想到什么写什么的人,正好,她刚刚写了和苏沐橙的重逢。
    “今天回国参加婚礼的时候,碰见了高中同学……”
    然后就唠叨了很长一段自己和她干了什么,流水帐,纯记叙,仿佛写给自己看。
    楚云秀回过神来看的时候都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小学生风味。干脆关机睡觉,不给自己找精神污染。
    所以才说苏沐橙总是让她提笔忘字。
    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闲得慌让她们以“我的同桌”为题写一篇作文,楚云秀抓耳挠腮,屁股在椅子上快摩擦出火来了都没憋出一个字,上课二十分钟她才写了一句话:“我的同桌是苏沐橙。”
     悄悄看了眼苏沐橙,好家伙,都快写完了。
     她什么都想往上写,比如苏沐橙平时有多好,苏沐橙多好看,苏沐橙对自己多好对别人多好。她觉得苏沐橙哪哪都是优点,那些微不足道的缺点也被她美化成了苏沐橙可爱的表现。
     最后?
     最后她就交了一句话:“我的同桌是个好看的人。”语文老师看了整整笑了一节课。结果苏沐橙写楚云秀那篇被老师拿出来表扬了。
     语文老师边笑边说:“小楚,你不行啊,你看看人家小苏把你写的多好。”

     楚云秀记不清整篇文章都说了啥,她就只记得那句话了。

     “认识越久,才发现她是柔软的铜墙铁壁。”

     那时的楚云秀,看着苏沐橙清秀的字迹,耳根一直发烫。
     这时的楚云秀,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像那时的她一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tbc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