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19】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谢谢点开【明天就开学了,看看我今天能更多少】

ooc是我的

19:
  
       吃过饭后,楚云秀往家里打了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声音很轻又含着难掩的开心。
      "秀秀诶!"
      在那一瞬间楚云秀连话都说不上来,她沉默了好一阵子。坐在她对面的苏沐橙看着她,看着她盯着手机屏幕,看着她屈起手指擦了擦眼角。
       "妈。"
       电话两段又陷入了沉默。再开口,楚云秀已带着很重的鼻音:"妈,你和爸身体还好不?"
      "好,好得不行。"

      "妈,我今年回家过年,带一个朋友。"
 
      "是小苏吗,还是哪个小姑娘?"

      突然被点名的苏沐橙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就连给自己妈打电话的楚云秀都愣住了。

      "都足足九年啦,妈还想不开吗,我又不是你爹那老顽固。横竖你都是我女儿,哪有妈妈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过得好啊。不管你喜欢男孩女孩,只要你过得快乐,那不比什么都好吗?"

      "是小苏不?小苏长漂亮了。你记得告诉我小苏爱吃啥,你们年三十回来呗吃年夜饭,妈下厨给你们做好吃的。"

      "妈,我很想你。"
    
      电话那边的声音传来有些失真,但传来的声音仍是实打实的哭腔,楚妈妈说:"秀秀啊,我们都很想你。"

      直到电话那头传来忙音。苏沐橙亲吻了楚云秀的眼睛,问了她一句:"楚云秀同学,你还有哪个小姑娘!"

       "还有我的苏沐橙小姑娘。"
     
       明明是自己撩起的事端结果还是被楚云秀肉麻到抖三抖,她把自己的淘宝界面递到楚云秀面前,"叔叔喝茶吗给叔叔买套茶具还是买茶叶呢?给阿姨买套护肤品?买衣服?买首饰?买包包?记忆枕头呢?加湿器?"
       "沐沐,你不如给他们买套房?"
       "买不起,小公主的玩具房买得起,你那边有小孩子吗?要买玩具吗?"
       "不用买,把你人带回去就行。"

      最后,苏沐橙也没有听楚云秀的话,她从同办公室的老师那里搜刮了一套茶具和顶好的茶叶,听说楚妈妈爱美又买了一套护肤品,又听说楚妈妈最近在学烘焙,什么奶油奶酪淡奶油黄油买了一大堆,也免不了她根据楚云秀那边的弟弟妹妹的年龄和旁敲侧击打听来的性格买的各种小礼物和零食。
       回家那天是年三十,考了驾照后许久没摸过方向盘的楚云秀开车。前一天晚上还在准备礼物的苏沐橙坐在副驾驶上昏昏欲睡,半梦半醒间吐槽了一句:"见个家长真不容易。"
       快到楚云秀老家的时候,楚云秀把她叫了起来,苏沐橙惊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补妆,补完妆后她就左顾右盼无所事事了。
       "秀秀,我紧张。"
       "秀秀,我想上厕所。"
       "先忍住,快到了。"
       "你开慢点成吗,我不想这么快到,叔叔会不会揪着我说你这个苏妲己!"
       "还有一千米就到了,我先载你在村子里绕个十圈?"

      ……

      "放宽心,我的亲戚听说我今天回来,现在应该都在我妈那里等我了,我爸不会有机会跟你独处的。"
      "一大家子都在,更紧张了好吗。"

      楚云秀说的一大家子真的就是一大家子,什么姑妈姑婆舅公叔公都在,还有一屋子的小朋友在院子里玩耍。楚爸爸当然没有当着一大家子的面弄得大家都很不愉快,特别是看见楚苏两人将礼物一件件送出去,最后到他手里是一套很合心意的茶具时,他也说不出什么刻薄话来。
       他看着自家老婆抱着两个姑娘眼泪汪汪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确实,他也很想楚云秀了。
      "大过年的,你哭啥?"

      "我哭啥?!我九年没见我女儿了,你问我哭啥?哎呦,我的秀秀啊,你咋瘦了这么多啊。"

      "妈,我胖了很多了,沐沐她煮饭太好吃了。"

      "你咋还让人家小苏做饭?!小苏尽管使唤她,她煮饭深得我亲传。"

       苏沐橙笑吟吟地应下来,扭头看了眼楚爸爸。那顽固的小老头气鼓鼓地哼了一声撇过了头。

      大年三十的晚上,楚云秀的一大家子留下来吃晚饭的只有他表哥一家。楚苏两人帮楚妈妈忙活了一个下午才弄好一大桌的年夜饭。酒过三巡,表哥的妈妈不经意的提了句:"秀秀啊你哥和嫂子他俩今年都抱了一个小闺女了,你啥时候也带男朋友回家呀!小苏呢?小苏有男朋友了吗?"
      眼见楚云秀就要站起来,苏沐橙赶紧把她按住,楚云秀却挣开她的手站了起来。
       "姑妈,她是我女朋友。"

      姑妈被她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地回了一句:"我晓得啊,小苏是你朋友。"

        "不是,她是我女朋友,就是姑妈你口中男女朋友关系的那种女朋友,我喜欢她。"

       "秀秀!"
       "楚云秀!"

       她听见很多人在叫她,但她却没听见她最想听的那温柔明朗的声音。她低头看了眼苏沐橙,苏沐橙还牵着她的手,眼神却怔怔地看着她。
       "楚云秀你能耐了是吧,这种事情非得大年三十说出来让全家不愉快是吧?!"
        那是她爸恼羞成怒的声音,接着一根筷子就从她的脸颊边擦着过去,她爸的准头还是一如当年,不然这一筷子下来得直捅天灵盖。
      苏沐橙也在筷子掉在地上的那一刻站了起来,她看不见其他人的目光,她只是皱着眉头,手指颤抖着抚过楚云秀脸上蹭红的那片肌肤,轻声问了句:"疼吗?"随后她紧紧拉着楚云秀的手把楚云秀遮在自己身后。
       楚云秀想:"不一样的,九年前跟现在是不一样的。"
        苏沐橙握着她的手还是轻轻颤抖着,但声音是无比的坚定:"叔叔阿姨秀秀是我的爱人,我们这次回家只是希望得到你们的见证和祝福,如果你们的祝福是这样的话,那都让我一个人承受吧,这九年来她承受的还不够多吗?"
       这顿年夜饭自然是不欢而散的。楚爸爸听到苏沐橙这段话时气得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推着轮椅就回房了,楚妈妈去送表哥一家离开,饭桌前就只剩两人了,楚云秀和苏沐橙把碗筷收拾好,楚云秀就半推半拉地带着苏沐橙回自己房间。
        房间和九年前倒是没什么差别。东西都按着楚云秀的习惯摆放着,小时候的奖杯,奖状,教科书,舍不得卖掉的笔记,还有贴在书桌前的《项脊轩志》的复印件——那是苏沐橙的字。
       苏沐橙的指腹摩挲着纸面。
      "这不是你的老家吗?怎么什么都有。"
       "我印了很多份,H市的家一份,宿舍一份,这里一份,英国的出租屋一份,办公桌一份。除了这个我没有什么能够用来怀念你的东西了。"
       复印件隔壁是一张照片,嵌在了相框里,那是毕业典礼时两人的合照。
      "应该是我妈弄的,我走的时候还没有这张照片。"
      "秀秀你那会怎么不笑啊,特别像跟上级领导合影。"
      "紧张。"
      "那你为什么不笑?"
      "我也紧张。"
      两人在楚云秀的房间里探完险后又穿得严严实实的准备出门溜达,经过楚爸爸房门口时,苏沐橙看见他背对着门口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她本来想进去坐着聊聊天,却被楚云秀一把按住。
      离开家的时候刚好碰见楚妈妈回来,楚妈妈拍了拍楚云秀的肩膀:"去逛逛吧,我劝劝你爸。"
      年三十前几天一直在断断续续的下雪,农村的扫雪工人自然没有那么勤快,雪屑还浅浅的在路面铺了一层,踩上去的脚步声在夜里格外清晰。近日里天气冷了,两个大姑娘穿衣服也不只追求风度了,特别是苏沐橙,每天裹成个球才肯从家里出来。
      这里的星星总是比H市明亮的,和H市的夜空一比,这儿的夜空就像银河不小心洒了一捧眼泪下来。苏沐橙勉强从棉外套里伸出一只手去拽楚云秀的手指。
       "这里头有颗星星叫苏沐橙。"楚云秀抬手指了指天空。
      "哦,那这样的话,我是什么呢?"
      楚云秀用手掌紧紧地攥着苏沐橙的手指。远方不知道哪家哪户传来了放烟花的声音,楚云秀的声音清晰且温柔地传进苏沐橙的耳朵里。

      "你是我爱人。"

      她听见楚云秀这样说着。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