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06】

杂志游记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我边写的时候边想,如果伞哥去世的时候没有叶修在旁边看着沐橙帮着她安慰她的话,那沐沐一个人要怎样从这种悲伤里面走出来啊?
我觉得我这篇文不写叶修还要保留伞哥去世,真的……对沐沐好残忍啊……
所以我想了很久
没有哥哥没有叶修的沐沐要怎样活得很坚强。

谢谢点开

06:
 
       大概下午五点半的时候,苏沐橙就来电话了。
       “你可以告诉老板娘阿姨,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在她心里。”
       楚云秀看着电脑屏幕里按下暂停键时那鬼畜的画面,手动拉了把进度条跳过那引人发笑的场景。
       “到了?”
       “不仅到了,我还到家门口了。”
       “那还不进去?”
       “在掏钥匙。”
       然而苏沐橙只是靠在走廊的墙上,她银色的行李箱贴着他家门立着,她另一只没有拿手机的手在声控灯感应点那里轻敲着。
       “那快回家吧,早点休息。”
      苏沐橙的目光集中在她家门上贴着的忘了什么时候贴的倒福。剪纸的边缘已经翘了起来,露出了风干的黄色双面胶,边边角角因为年代久远也有些发黑。苏沐橙用手轻轻一拽它就轻飘飘地掉了下来,还粘得苏沐橙一手的灰。这下苏沐橙才有开门的举动,那边和楚云秀的电话已经挂断了,苏沐橙在门边的墙上摸了摸才打开房间的灯。
      毫不意外的,装修得很温馨,带着少女的颜色。收拾好东西后,苏沐橙打开冰箱觅食。所幸的是,冰箱里有足够的能够喂饱自己的东西,但当她看到一盒酸奶的最后饮用期限是一个月前后,她才想起来,冰箱里的东西都放了一个多月了。丢到最后,能吃的只有一根黄瓜跟一袋方便面了。
      “算了,等明天秀秀来了再一起去买吧。”
      她大概更想不到,厨房料理台除了平常用的洗手池和灶台之外都蒙上了一层灰。
      苏沐橙这才想起来,她平时就把家当宾馆,只是回来睡个觉时不时吃个饭,直到她碰见了要和她同居的楚云秀,她才那么迫切的想要把这里伪装成一个家的样子。
      她一边拿抹布擦料理台,一边给楚云秀发信息。
      “秀秀,你介意明天下飞机之后去一趟超市买吃的吗?”
      楚云秀没让她等太久。
      “好。”

      明天如期而至。
      楚云秀在苏沐橙备课的时候告诉她自己要上飞机了。苏沐橙看了眼桌面右下角的时间:3:55,他又看了眼手机屏幕里的自己:头发蓬松,因为几天没洗,还蓬松得油腻,唇色黯淡,眼神还很颓。
      行了,我认命,洗头化妆还不行吗。
      所以楚云秀拿了行李,看到那个在出口一个路灯杆下站着等她的苏沐橙的时候,苏沐橙还是那个很好看的她。苏沐橙今天穿了牛仔背带裤和白t恤。长发扎了个马尾,看着就像一个高中生。不知道是不是她站的那个位置光线太好,她沐浴在夕阳的柔光里,显得温柔。
       她一直往出口的位置望,看到楚云秀的时候就兴冲冲地跑过来一把抢过了行李箱。
      “秀秀!”
      楚云秀不知道为什么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雀跃的味道。
      “秀秀你喜欢吃什么啊!”
      “都行。”
      “那秀秀我们等会把零食也买了吧!”
      “平时看电视剧吃的?”
      “嗯!”
      “好!”
      所以女孩子们在某些方面是有共性的,比如逛超市都能让她们兴奋很久。
     等楚云秀反应过来刚刚是苏沐橙帮她把行李箱搬进后尾箱而且车门也是苏沐橙帮她打开的时候,她已经坐在苏沐橙的车里了。
      “秀秀,你是听交通电台报道交通堵塞情况呢?还是听我刚刚听了一会的钢琴曲呢?”
      “肯定选钢琴曲。”
 
      有些熟悉的琴声。弹钢琴的人显然技术不太好。苏沐橙却笑眯眯地看着她。
      她恍然大悟。
      那琴声是她的。在楚云秀为数不多的公开演奏的记忆里,那一场演奏是很难忘记的,那是她第一次在全校同学面前演奏《梦中的婚礼》。那场表演她本意是不想去的,只是班上少数服从多数,她被赶鸭子上架了。
      在她挑曲子挑到崩溃打算把《小星星变奏曲》当成自己的表演曲目提交上去的时候,苏沐橙翻了翻她的琴谱,给她点了首《梦中的婚礼。》
       “云秀你弹这个吧。云秀弹这个的时候一定很温柔。”
       楚云秀家里的钢琴早在她升高中那个暑假当成二手货卖了出去,她早就决定高中太忙不弹钢琴了完全没有想过有一天还要在那么多人前表演。她向音乐老师申请了使用音乐课室里的钢琴的权利。
      在表演之前的每个午休,她都要扎根在音乐课室练这首曲子,大约一年都没有摸过琴她有点手生,又大约很多年没有在那么多人面前演奏她有点紧张。
      那时是夏天,天气热到不行,又恰巧音乐室的空调失修多年,她只能打开着窗子驱暑,但她依旧热得汗流浃背,校服的布料浸着汗紧紧地贴着她背后的肌肤,长发也高高地盘了起来。
      苏沐橙会以探望同桌的名义拿着一瓶冰冻的矿泉水贴着她的脸颊替她驱暑,却在她想要立马喝点的时候阻止她。
      “秀秀不行,喝那么冷的会拉肚子噢。”
      于是那瓶矿泉水只能放在木地板上,瓶身上液化的小水珠滴落在地上形成一圈水的痕迹。
      苏沐橙坐在地上,膝上有时摊着一本书,有时拿着中性笔在写练习。让楚云秀很奇怪的是,苏沐橙从来不出汗。
      多亏她的陪伴,楚云秀才没觉得很焦虑,也不觉得登台对于她来说是件很难的事,也不会想万一自己弹错了一个音怎么办。她听着窗外的蝉鸣,听着自己不那么动听的琴声,听着苏沐橙翻书的声音。
      觉得和苏沐橙独处的时候实在是很舒服。
      苏沐橙用她特别的关心人的方法,让楚云秀演奏了一首很温柔的《梦中的婚礼。》

      “你怎么会有这首曲子…?”
      “一个你的小迷弟录下来刻成碟问我要不要来一份。我说好,他就给我了。”
      “不是吧,哪个小学弟这样瞎了眼看上我。”
      “嘿,兴许那个学弟是一个抖m呢,需要s女王秀秀来鞭策她。”
      苏沐橙又对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就专注于开车,没有再搭话。
     楚云秀也将头撇向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
    

tbc

手稿赶不上lof上更新的了,后半段完全自说自话。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