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07】

杂志游记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我这个人真的好拖剧情……

ooc是我的

谢谢点开

07:

      楚云秀想着,她九年前的记忆不是很清晰她也不记得九年前机场周围是不是这样的风景,她只记得她当时是一个人来的,一个人来到机场去别的城市念书,又一个人回来躲在病房外面看她的父亲。但如今却有另外一个人陪在她的身边。
      她到H市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机场附近的路况实在不能再差一点,她俩走走停停居然熬到了路灯亮起的时候。车外的路灯和前面车辆的车尾灯将楚云秀面前的位置照得明亮,已经暗下的天色让没带眼镜的楚云秀更看不清远方的景象,她只好把目光移到前方——那里放了一个木挂饰,是一个“秋”字。
      她刚想伸手拿时又停了动作,转头问驾驶座的人:“沐沐,可以拿来看看吗?”
      苏沐橙瞥了一眼,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毫无感情,握住方向盘的手却抓得更紧:“可以啊。”
      那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挂饰,“秋”这个字体还圆圆的显得格外可爱。
      “我哥哥叫苏沐秋。”
      “他去世了。”

      之前播放的《梦中的婚礼》早就停止了旋律,一时间这狭窄的空间里只能听见外面不耐烦的喇叭声。苏沐橙的表情算不上悲伤但也不是高兴。楚云秀觉得手上的吊饰瞬间变得滚烫,她曾经好奇过苏沐橙是孤儿这件事,但她没敢问,苏沐橙从来不说她也不敢提起苏沐橙的伤心事,更何况她们只是普通朋友。
      她想不到的是,苏沐橙在自己能记事的时候曾经拥有过亲人。她也想不到的是,那个亲人已经去世了。
      “对不起,沐沐。”楚云秀将吊饰放回原位,还想要说些什么表达一下自己的歉意,但是喉咙却干涸得说不出话来。
      “没关系。过了那么久,那股难过劲早过了。”

      “秀秀,待会在外面吃还是在家里?”
      “在家里吧,为了犒劳你接我,今晚我煮。”

      “好,家里。”苏沐橙的声音像微风扫过田里的麦苗一样,那声“家里”也轻轻地扫过楚云秀的心尖。

      是的,家里。

      那个格外温暖的地方。

      两个人到超市的时候已经七点,于是两个人决定分头行动。苏沐橙去买零食,楚云秀作为今晚的大厨去买食材。当苏沐橙提着一篮子的东西回来时就看见楚云秀站在保鲜冰柜前,弯腰看着面前的一排鸡蛋,大概是不理解这些价格不同的鸡蛋有什么不同的功效,她还时不时挠一下自己的头发。
      苏沐橙以前很少跟哥哥来过超市,最常去的地方大概是晚上八点的面包店和下午五点半的猪肉铺,前者卖特价面包可以当第二天的早餐,后者卖特价猪肉可以当一星期的口粮。

      “秀秀,我回来啦。”她将购物篮放进手推车里。楚云秀看了眼苏沐橙挑的零食,最顶上的居然是一包五香瓜子。
      “看电视剧的最佳伴侣。”
      苏沐橙明白她意有所指什么,忍不住伸手敲了敲瓜子的包装袋。
      “沐沐你平时吃哪种鸡蛋?”

      “哪种便宜吃哪种。”

      “那你看一下车里有没有你不吃的东西,等会放出来。”

      尽管以前很穷,苏沐橙的哥哥苏沐秋还是会询问苏沐橙喜不喜欢吃什么东西,妹妹不喜欢吃的就不吃,喜欢吃的就多吃。但苏沐橙从小就不是一个任性的孩子,她很少和哥哥说过自己讨厌吃什么,喜欢吃的东西总是迎合着哥哥喜欢的说。
      直到苏沐秋去世。
      苏沐橙也没有来得及说那句

      “哥,我不想吃那家店的特价面包了。”

      也没有机会说了。

      直到苏沐橙听到楚云秀这样问她,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没有笑出声来,只是咬住嘴唇忍不住弯了嘴角。像以前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飞快地回了一句:“不,我都很喜欢吃。”
      她还感到很奇怪,楚云秀总是和哥哥一样——
     
      一样的,给她一种家的感觉。

      把所有东西打包好重新出发回家之后,过了一会,苏沐橙停下来等红绿灯。苏沐橙伸手指了指窗外:“秀秀,我们的高中,我现在任教的学校。”
      楚云秀顺着她的指尖看过去。
      很熟悉的学校大门,旁边只有保安室还亮着灯,在黑夜里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教学楼的轮廓。

      那里是一切的开始。
    
      遇到她的地方。

tbc

谢谢看到这里!!

评论(1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