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08】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ooc是我的,垃圾文笔也是我的哈哈哈

啊啊啊我家天儿今天出场了,我很开心于是我来更文了。

谢谢点开。

08:

      时针指过八点,钥匙拧开了苏沐橙的家门。楚云秀得以看清苏沐橙家的全貌,最大的惊讶大概是:太整齐了。连沙发上的抱枕都整齐地叠在一块,茶几上的水杯也一个个地排在桌子一角。这样看来,最乱的大概是门口的鞋柜,鞋子都交错地放着,有几双鞋的鞋带还纠缠在一起。真的太意外了,苏沐橙高中时的舍友也没有说过她是一个很爱整洁的人啊。
      “秀秀,我这里就一间房,你今天可能要跟我一块睡了,放心,哪里都不大,床最大。”
      同床共枕更在意料之外。

      楚云秀在煎蛋的时候看了眼正在切西红柿的苏沐橙,不禁陷入了沉思:“她还不知道我对她有非分之想,这跟引狼入室有什么区别?”
      “秀秀,在想什么啊?鸡蛋都要糊了。”苏沐橙突然凑到她身边关了炉火,苏沐橙的发丝蹭过楚云秀的脸颊。让楚云秀往后退了一步。苏沐橙的头发带着洗发水的香气还有在厨房站久了的油烟味。
      苏沐橙推了她一把:“出去坐着吧,最后这个菜我来就行。”
       都已经八点了,两个人晚上又吃不了太多,楚云秀就炒了个肉片和一个青菜,加上苏沐橙手上的西红柿炒鸡蛋也就三个菜,对比之前一个面包一杯水解决吃饭问题的楚云秀来说简直奢侈。

      “秀秀,我等会还要备课,你能洗一下碗吗?”
      苏沐橙咬着筷子,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几乎让楚云秀情不自禁地说出那一声好。
      事实上,她也拒绝不了。
      等楚云秀洗完澡进房时,苏沐橙还在和她的课件奋战,她娟秀的字迹在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讲课流程和一些课外拓展。楚云秀越看越眼熟,才发现苏沐橙做的是《项脊轩志》的课件。

       “我明天有课,所以今晚要赶着做一下。”
      空调应该是调了下风向,对着电脑桌吹有点冷,楚云秀随手拿起遥控器调了一下就听见苏沐橙问:“诶?我们两个是不是罚抄过这篇课文啊?”
      “好像是的。”
      确实是的。
      在她们为数不多的同桌日子里,楚云秀充当了给苏沐橙安利电视剧的那个角色,有一堂语文课讲得太忘我被语文老师发现了,被揪起来回答问题。
      开玩笑,那忘我程度都让全班人知道那个男主角帅破天际,她们两个哪里知道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书都还没翻开呢。
      于是两个人被老师赶到课室后面罚站并各自抄写当堂课文《项脊轩志》三遍。两个人分别站在课室的一角,苏沐橙还用书遮住了脸对她做了一个挤眉弄眼的表情。
      最戏剧化的事情是两个人字太好看,三遍罚抄被老师贴在教室后面嘱托大家认真学习楚同学和苏同学的字。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苏沐橙比楚云秀更胜一筹。
      因为苏沐橙的字秀气,更像是一封情意绵长的书信。而楚云秀凌厉又潇洒的字体更像一封诀别书。
      楚云秀也是这样认为的。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这句话,被苏沐橙写得温柔缱绻。

      “那个时候我更喜欢秀秀你写的。你想啊,归有光好歹是个男书生,写字怎么写也不会像我这样小家子气吧,可能会更像秀秀你的字。”
      楚云秀听得一愣一愣的。

      苏沐橙还有说不出的话。
      你写的最后一句话我特别喜欢,因为你写字的笔画收笔都很飘,但是你最后一句的收笔格外的隐忍,更像是一个浪子找到他愿意扎根一生的归处
      ——
      那棵枇杷树前,
      他的爱人前,
      他的爱前。
      我还留着你当年罚抄的字迹,打算贴给我的学生看,事实上,自我当老师起,每次讲到《项脊轩志》这篇课文,都会让我的学生看你写的最后一句话。
      让人怦然心动的感觉。

      “秀秀,我给你清了半个衣柜,你可以把你的行李放一下。”
      “不用等我睡觉了,秀秀你可以先休息。”
      楚云秀没有太多的行李,她把自己的几条裙子挂了上去之后就爬上床休息了。苏沐橙给她拿了一床新被子和一个枕头,她躺在床上刷微博,鼻间萦绕的是苏沐橙身上的香气。
      那种感情,今已亭亭如盖矣。
      过了一会,“风城烟雨”又更新了一条微博。

      “你是我愿意停靠一生的那棵枇杷树。”

tbc
谢谢看到这里噢。

评论(1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