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09】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就是这么磨叽就是这么拖剧情

我开始写流水帐了,打醒我吧。

谢谢点开

09:

     楚云秀的休息时间是飘忽不定那一款的,对于苏沐橙早上七点就起床出门的行为,她给予了一个挥手说再见的动作。那时苏沐橙正在房间里扎头发,她用牙咬着橡皮筋,看到楚云秀勉强撑开眼皮看着自己就对楚云秀眨了眨眼睛。
      苏沐橙拿着包离开房间前,弯下腰在楚云秀耳边说:“秀秀,早餐我蒸了包子在锅里,车卡和钥匙在鞋柜上,我中午不回来吃,今晚要看晚自习九点才回来,晚饭不用等我了。”
      楚云秀迷迷糊糊地听完,抱着被子转了个身,含糊地说了句:“再见。”

      “再见,秀秀。”

        苏沐橙的声音像浸在蜜里,甜得让人忍不住幸福地眯眼,之后还有一阵阵的回甘。
       楚云秀睡到日晒三竿才爬起来把早餐午餐一块吃了。她盯着包子看了半天,脑子还昏昏沉沉的,显然没意识到是哪位田螺姑娘那么有空给她做了早餐。然后她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味道是苏沐橙家里的沐浴露香气,自己站的地方是苏沐橙的家,而不是楚云秀在那天气多变的国家里租的找房子,不是那个一年到头都拉着窗帘只有一个月晒一回太阳的房子。

       “过得终于有点像正常人了。”

         吃饱喝足后楚云秀敬业地拿着她的主编给她发的杂志社的地址,去报道。H市这边接待她的是一个女孩子,得知她是楚云秀之后崇拜地看了她很久,再三声明自己是楚云秀的忠实读者。最后送楚云秀离开的时候还很感慨地说了句:“我一直以为楚姐姐你特别不好接触,结果好随和啊。”
       楚云秀也实在搞不懂自己写的东西哪里给人一种“我很危险”的错觉。
       在小女孩再三强调等她的顶头上司安排好之后就会亲自打电话告诉她的声音里,楚云秀踏上了回家的漫漫长路。她来的时候怕不认路做了出租车,趁着天亮和自己带了眼镜,她看到苏沐橙家附近有地铁站,而她要去的目的地正好四通八达,她打算坐地铁回去。结果楚云秀这一折腾就碰上了下班高峰期,本来到办公大楼都两点了,和这个高层吹吹水和那个在国外看过几次的作者聊聊天再到处逛逛,顺便蹭个wifi刷个博,喝了几轮红茶。走到地铁站的时候都五点了,更别提对路况不熟而且很多次人太多没挤上地铁。
      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到苏沐橙家附近的地铁口。楚云秀又重启了一下自己体内的人肉导航系统找到小区旁边的菜市场。她想着昨晚还剩了肉,切成肉末混点小葱买些云吞皮做成小云吞吃也不错。
      平时还能给苏沐橙当早餐,感觉她每天早上就吃蒸馒头了。
      再买点别的什么回去当饺子馅吧?
      我们的计划通小楚如愿找到了卖云吞皮的店铺。
     “你好,给我一斤云吞皮吧。”
      在阿姨转过身称云吞皮的时候楚云秀想了想又说:“再要一斤面条吧。”
      煮面条吃也是不错的选择,老吃方便面太不健康了。

      楚云秀站在一家卖青菜的摊前打算买白菜回去做白菜猪肉馅的饺子时,她准备发短信问一下苏沐橙喜不喜欢。
      六点三十五了。
      她回忆了一下她们高中的作息时间,把手机塞回了口袋。
      “在晚自习呢。”

      回到家的楚云秀给自己找了个新闻联播看,边看边捏云吞。房子里安静得只剩下某知名主持人字正腔圆地报道新闻的声音和楚云秀给自己冲泡面煲开水的声音,刚刚还在点评别人吃泡面不健康的人现在却给自己泡泡面。人面兽心。
      八点半的时候楚云秀把所有云吞放进冰箱里,电视里已经从新闻联播转成八点档的家庭伦理剧,伦理关系看得楚云秀一口老血梗在心头。
      于是她提了把钥匙出了门,在去菜市场之前她探了探去她们高中的路。那会正逢放学,穿着学校礼服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走着,楚云秀一看就知道哪个男生把宽阔的西装裤脚改窄了,哪个女孩子把及膝的格子短裙改得更短了些,又或者哪对看起来就是小两口。她们高中的内外饭堂都远近闻名,楚云秀也猜不到苏沐橙是在外面吃饭还是在学校里吃饭。
      楚云秀八点五十到达学校正门的时候就和保安大叔开始唠嗑。那个保安大叔正巧还是她读高中那会的保安大叔。
      “大爷,您认不认识苏沐橙苏老师啊?”
      “认识的,她以前也是这儿的学生嘛。”
      “巧了,我和她同届的,您还认识我吗?”
      “认识认识,你是那届学生里最喜欢迟到的那个女孩子嘛。”
       楚云秀斜靠在墙上的身子突然站直,她朝马路的另一边望去——她以前的家离她的高中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她总是仗着家离得近光明正大地睡懒觉,走路五分钟的路程往往被她压缩成两分钟跑着去学校却依然迟到,总是拜托这个老大爷开门。
       她向马路对面看了很久,在望不到那盏灯之后也就收回了目光。她指尖碰了碰自己的裤袋子,除了钥匙叮当响和手机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大爷,方便借支烟吗?”
      “小姑娘,我上一年就戒了,人老了,惜命噢……”
       这时,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起,还是九年都不变难听到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幼儿园铃声。
      楚云秀突然泄了口气,头抵在墙壁上。

      戒了也好。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