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景色【11】

杂志旅游专栏作家楚云秀×人民教师苏沐橙

我觉得我要找一个契机让她们顺理成章地谈恋爱了

谢谢点开

11: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沐橙还躺在床上玩手机。楚云秀发完自己每天例行的“我和她”的故事之后打算关灯睡觉,但看到苏沐橙俨然一副网瘾少女的样子还是没把灯关掉,她把空调调到28度又废了点劲把苏沐橙压在身下的被子拽了出来才躺下睡觉。
      苏沐橙正皱着眉头打字打得飞快。她拍了拍苏沐橙的肩头:“起来玩,别躺着,对眼睛不好。”
      “我没玩,有个学生找我解决情感问题。”
      “你是当老师还是当老妈啊?情感问题都要你解决。”
      “没办法,我就是拿着卖米粉的工资操着卖白粉的心。”
       “行了行了。睡觉,明天上午第一节课再不睡明天起不来。”
      房间里随着苏沐橙把灯关掉而变得黑暗,窗户外街上的灯光成为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楚云秀还是很精神,房间里太安静,一闭上眼身旁苏沐橙翻身的声音都格外清楚。她就想睁开眼再看一眼苏沐橙,她朝着苏沐橙躺着那边翻了个身,发现两人正好面对面躺着,而苏沐橙正在看她。
      “沐沐,我今天去了我工作的那家杂志社报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两个星期之后我就有工作了。”
      “所以秀秀是很久都不能在家了吗?”
      “不会,我会尽量挑近一点的地方去,而且我还能写别的专栏做别的职位做一个端茶递水的小妹也不错啊。”
     “为什么啊,旅行不好玩吗?”苏沐橙说话时离楚云秀更近了,她呼出的气息洒在楚云秀的脸上,像拿逗猫棒轻轻扫过楚云秀的脸一样,痒得楚云秀想打喷嚏。
      楚云秀将声音放得又轻又缓,她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说什么,但她大概是忍不住自己亭亭如盖的感情了,她想要坦然地说出来我喜欢你很久了,甚至是,我爱你很久了。她却用对待珍宝一样的语气对苏沐说:
          
      “因为,家里有人了啊。”

      楚云秀有种错觉,苏沐橙在她讲这句话的时候屏住了呼吸。
      “那我以后也不能总是代替别的老师值夜班了。”
       苏沐橙大概是被她逗笑了,她叹出的气顺着楚云秀的锁骨滑进楚云秀的衣服里。
    
      “因为,家里有秀秀啊。”
       她的声音仿佛长着手脚,勾着楚云秀的发丝,搔过楚云秀的心尖,让楚云秀猛然想起不知道哪本书上的一句话。
      她的美,是三月繁花压枝的美。
     “秀秀你明天下午没事吧?我明天下午要回一趟福利院,你要来吗?”
      “来。”
      “那秀秀晚安。”
      “晚安。”
       苏沐橙仍是看着楚云秀,楚云秀替她将贴在脸颊上的发丝扫开,又郑重地说了一遍:“晚安。”
      苏沐橙又翻了个身背对着楚云秀睡觉去了,她的发丝散在枕头上,在发尾部分还有一些分叉。楚云秀用手背轻轻地贴着自己发烫的脸颊,耳边还回响着苏沐橙那句:“因为,家里有秀秀啊。”
      她又想起今天写的故事里作为结尾的那句话:“我很担心,她总喜欢走在车开来的方向。”
      苏沐橙啊,你别说这种让我会误会的话啊。

     第二天苏沐橙出门的时候楚云秀还在睡觉,她留了张纸条就静悄悄地离开了。上完早上一起连着的四节课她看了看时间快到饭点,顾不上自己快要烧起来的喉咙,将电脑强行塞进包里就火急火燎地往办公室外面走。路经办公室里唯一坐着看剧的老师的办公桌时那个同事还好奇地问了句:“橙啊,你今天这么早走?昨天晚上也是,晚修还有半个小时你就一直看时间,跟男朋友约会啊?”
      “家里有人等着。”
      “改天事成了请喝喜酒啊。”
      
      “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请。”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噢。
    

评论(1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