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风起时【张佳乐初恋bg.下】

这是备战中考时的产物……
ooc和文笔垃圾是摆脱不了的痛
年轻的乐乐
和他的
年轻的初恋
谢谢点开

      风起时:
      张佳乐学会了不自觉地看着窗外,对面钱言的家。钱言经常待在二楼,有时趴在茶几上写作业;有时对着电视就能看一个下午;有时和她的堂弟堂妹们玩游戏。这多亏她们家二楼的窗户大开,不然张佳乐屁都看不见。
      钱言却一直没有发现这个窗户的小秘密,尽管她会时不时过来送饺子送糕点,和张佳乐一起打游戏,和张佳乐讲话。
      用张佳乐觉得很温柔的声音。
     有一回她一个人拖着一大桶衣服到二楼阳台晾晒,那个红桶沉甸甸的,结果她愣是用蛮力一路拖了出来。张佳乐都不想目瞪口呆了,有的时候人是不能貌相。
       那天她穿着很宽松的衬衫,头发随意地挽起垂在脑后。张佳乐电脑开着正在下本,竟然情不自禁地看着她将衣服一件件抖开晾在竹竿上,看着她将衣服上的褶子捋平,将衣服领子顺好。
       今年新年风真的很大。 大风将少女青涩的,藏在衬衫底下的曲线勾勒出来,她的发丝都被吹的飘扬起来,和她的衣角,连同张佳乐飘忽的思绪。
     飘扬起来。
     好奇怪啊。
     这种心情。
     张佳乐疑惑地掐了把自己才惊觉还在下本,转眼一看,团队频道都被刷爆了。
     但是那柔和似水的眉目怎么着也忘不了啊。
     张佳乐觉得自己可能是因为人家太好看,小时候两个人关系又特好。 所以有点顺理成章地喜欢人家。 想到这一层他又觉得心里有种被猫爪挠了一下的感觉。
      喜欢她啊……
      用了几天的时间?
      好像小时候就挺喜欢的啊。
      他抓了把自己早上起来就乱成一团糟一天都没打理过的头发,有些苦恼。
      门外几个表姐将门拍的震天响。
    “张佳乐,出来放烟花啊!”
    “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我们一群女的不敢点!”
    “那就别点了,反正别人家会放的,你们看别人家里的不就得了。”
      被表姐打断思绪的张佳乐干脆碰起他放假到现在都没碰过的寒假作业。
      耳畔传来的是别人家烟花在空中炸裂开来的声音,好像都要把暗色的窗帘点亮了。
     张佳乐实在是没什么动手写作业的兴致,一支黑色中性笔都要在他手里转出花来了,他的作业本大字都没写一个。
    “大堂姐你看!烟花诶!超漂亮!”
     一个清脆的童声在烟花砰砰的声音里隐隐约约,张佳乐家里没有这么小的孩子,附近人家里就属钱言家里孩子最多,钱言是这群孩子里的大姐大。
      他小心翼翼地将窗帘拉开一条缝。
      是钱言,和她的小表妹。
     钱言低着头对她连阳台扶手都够不着的小表妹在笑。
     张佳乐将房间里的灯关上才把窗帘拉开,打开灯太显眼会被发现的吧。
     像月光一样颜色的路灯爬上窗户的一角,钱言的声音传来的更为清晰。
  “真的很好看啊。” 
  “可惜啦,家里没买烟花。”
     连最后一点彩色的光都在黑夜里隐去了踪迹的时候,四下安静。
     他看着钱言叹了口气,眉睫带着失落转身打算进屋。
     “喂,钱言。”
      她带着疑惑看向声音的来源——张佳乐。
    “走吧,我们去放烟花。”
      她大概是有些惊奇对面人家的别有洞天,愣愣地对他挥了挥手。
     “可是我不敢点。”
     “我点你看啊。”
       张佳乐裹了件外套就急忙冲下楼梯,连楼梯灯都没开有好几阶楼梯都是并成一步跳下去的。他大概没有办法忘记刚刚钱言特别大声特别开心答应他来放烟花的情景。
      她眉飞色舞着。
     楼下几个大龄女青年在看她们心心念念的欧巴,对张佳乐整个人横在电视前的行为给予嘘声。
   “别催我,烟花呢?”
   “院子里。”
   “嘿你小伙子张佳乐,刚刚不是说不放吗?”
   “我现在同情你们想给你们放不行吗?”
   “我们又不想看了咋的。”
   “我自己想看了不成啊?”
   “张佳乐你还真是花样作。”
     丝毫没有同情心的几个表姐,边拿抽纸擦眼泪边开嘴炮。
     张佳乐大概是没有体会过自己长大之后还有比这更帅的出场,他觉得自己点了火从农田里爬到农田旁的窄马路上,来到钱言身边,就很帅了。
    烟花一束束地直冲上天空,五彩缤纷,炸成花一样分支出来的小彩光都仿佛格外的耀眼
     ——在钱言的瞳仁里。
    她清澈的眼底映着那五颜六色的光,她突然转过头来,猝不及防地与张佳乐的目光撞了个满怀,她的眉眼笑的舒展开来,像柔嫩的柳枝一样。

    “乐乐,你不仅在荣耀里头炸烟花炸的特漂亮这种烟花也炸的特漂亮啊!”
  “没有啊……这种烟花本来就很好看啊。我炸不炸都一样漂亮。”

     砰。
     砰。
     砰。

    这样的声音和被自己喜欢的女孩夸奖的喜悦让喜上眉梢的张佳乐没有听清钱言那句小小声的。

   “不啊,不一样的。”
   
     但他还是高兴了很久,以至于回去之后咧着嘴傻笑被一大群女青嘲笑了很久。
   “张佳乐你小时候那会就跟人家情好日密,现在情深日密了……别那样笑了,像智障啊。”
   “没事你快去看你的欧巴吧,你的欧巴几天前还和某某女星传绯闻呢。”
     他被暴打。
 
     嘿,钱言笑起来多好看啊。
     张佳乐躺在床上,躺在一片黑暗里。就连钱言嘴角上扬的弧度都有些历历在目。
     他叹着气翻了个身。
   “烟花阿烟花。”
      小心少年白。

    “乐乐!乐乐!”
       张佳乐一放假就是不到十二点雷打不动的睡性,今天奇怪的,张佳乐没睡到点的时候就被吵醒了。他一脸懵逼的看了看时钟。
       才十点啊。
    “乐乐乐乐乐乐……”
     没错,就是这个一直喊乐乐的声音。他自认为没有设如此惊为天人的闹铃,他环顾房间一周。
     这发声源在哪?
    声音还这么熟悉?
    钱……言?
    他下意识地把自己睡到翘起来的头发用手压平才拉开窗帘,打开窗户。
    是的,是她。
    之前隔着窗户窗帘听的不真切,现在她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了过来。
  “乐乐!你寒假作业写完了吗?”
    张佳乐脚底一个踉跄,他想起自己差点把空的作业本拿来垫桌脚的行为和满城尽是试卷甲的桌面果断摇头。
“我也没写完,乐乐我去找你一起写吧!”
    一听到写作业张佳乐就犯迷糊,结果钱言在他面前念叨自己的解题过程的时候他上下眼皮就开始天人交战。

   “乐乐不能睡觉啊。”
     张佳乐是被钱言揪着写作业的。诚然他发呆的时间比写作业的时间多。钱言的坐姿很不标准,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眼睛都快贴着纸成斗鸡了。
      这样坐,真的不会有什么脊椎问题吗?
      她没有扎起的长发松散在背后和她衣服上的暗色菱形花纹互相掩映着。

     “啊对了乐乐。”
      这可把盯着她发丝出神出的忘乎所以的张佳乐吓了一跳:“干嘛?”
     “你今天下午能不能陪我去摘萝卜啊?小孩子太多都要跟着我我一个人看不过来。”
      张佳乐哪里会拒绝啊,看着钱言的小眼神果断答应了。
      眼见着她又趴了下去,张佳乐拍了拍她的肩膀。

    “坐好一点,别趴着。”

    下午时间大概是四点左右,钱言牵着五六个小孩像拉火车一样一串地提了过来找张佳乐。小孩子说个不停还一直喊钱言听他们说话的性格让张佳乐彻底破灭对他们两能有二人世界的幻想。不过幸好的是,几个小朋友一下田地看到老黄牛就嘻嘻哈哈地跑过去了。
     张佳乐和钱言这两把老骨头就慢悠悠地蹭在了后头,小径小的只能容一人通行。张佳乐只好走在钱言的后面。
     远处的山峰起起落落在云雾的遮掩下只能看到黝黑的身影,已接近夕阳下山的时候,云霞都染上了橘红色,好像拥抱着太阳。
      风还是那么喧嚣,将她拿来装萝卜的袋子吹胀了,吹起了她的淡黄色外套和刚洗完头有些微湿的发尾。 张佳乐伸手去摸,变得有些扎手的发尾湿漉漉的,扎的他的手心有些痒。她偏向褐色的头发搭在肩上,在衣服上印了一小块打湿水的印迹。

    弄得他不明所以地笑了笑。

     他突然想起了几天前冒出的想法,很荒谬让父母亲戚都会难以接受的想法,现在却想和她分享一下,但他又不知从何说起。
    “钱言,你觉得荣耀这个游戏怎样?”
   “啊?我觉得很好玩啊,但是我技术好垃圾啊。乐乐为什么这么厉害呢?”
    “那我可以一直打下去吗?”
    “诶?当然可以打下去啊,喜欢就行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想成为一个电竞选手,一直打下去。”

      他突然停住了脚步。前面的钱言也停了下来,她转过身来,脸上却没有张佳乐想了很久的诧异不可理喻的表情。

    “我就是这个意思。如果喜欢就能一直打下去,不管是以什么身份。而且乐乐那么厉害,肯定是最厉害墨选手啊。”
      她又对他笑了笑。
      就像春天来了一样。
      如果喜欢,就能一直打下去。 钱言突然转身朝 前面跑去还气急败坏地大喊:“喂!你们不要跑那么快啊!会被老牛吃掉的!”

     “大堂姐骗人,牛吃草!”

     等钱言检查了小朋友一个也不少之后才等到后面跟上来的张佳乐。她现在原地朝他招了招手。
    “乐乐快点啊!”

     如果喜欢。

     “谢谢。”

     “乐乐以后出名了别忘了送我一份签名,我拿去拍卖。”
      “一份哪里够?一百份还差不多。”
      “你有空的时候就签,累积一年的份快递给我。”
       钱言伸手模仿着签名的动作。
     “就这样咻咻地签好,然后百花缭乱嘛,就画一百朵花……”
       她都把自己逗笑了。

      采完萝卜回到家后,她边把大萝往家里滚边说。
    “乐乐,我后天要走了噢,回家。”
    “那下次再见?”
    “下次见哦!”
      突如其来的低落情绪让张佳乐将桌面上的作业咕噜地往桌子旁边一推就蒙着脑袋睡觉去了。

     如果喜欢,也不能把你留在身边啊。

     后天很快就到了,张佳乐意外的起了个大早,打开窗子坐在书桌前写作业。作业本刚摊开就听见对面有人在催促。
    “大堂姐,快点啊!”
     他望过去。
     钱言跑到二楼阳台将她的毛巾收了起来!刚刚想下楼就看见了张佳乐。
     她站在那里对他挥手。
   “乐乐拜拜。”
    张佳乐却有点难以启齿的感觉。
    她还站在那里等着,歪着头看着他。他听见自己迫近嗓子眼的心跳声。

     “我喜欢你。”

     “大堂姐不要磨蹭啦!!!”

      两句话几乎同时说出,张佳乐见她对自己笑了笑之后就急忙跑了下去。
     没听到吧。
     如果那个小孩子不说话可能就听到了。
     他突然泄了口气,手撑在窗台上看着她从院子里冲向大门的身影。
     她停住了,转过头对着张佳乐所在的方向大喊

     “我也是啊!”

      张佳乐听的清清楚楚。
     
      甚至像电影放慢动作镜头一样将这几个音节仔细划分。

     原来她听见了啊。

end
有bug记得和我说,我打的太着急没留意。
谢谢看到这里

风起时【张佳乐初恋bg.上】

我来嫖乐乐了……
ooc是我的
年轻的乐乐

年轻的初恋
文笔渣
如果有bug记得提醒我啊!!!!!!

谢谢点开

    风起时:

    k市今年的新年没有下雪,温度也刚好,只是风儿有点喧嚣。
    年仅15岁的张佳乐时隔多年终于在新年的时候回老家小乡村陪他爷爷奶奶过一把年。他的房间里有电脑,他觉得这是天堂。从他的房间窗户里望出去,是结构和自家爷爷的家不相上下的小洋房。
    现在农村人都比城里人壕。
    张佳乐的爷爷说对面住着的是他多年的好兄弟,他的好兄弟生了个儿子是张佳乐爸爸的好兄弟,张佳乐爸爸的好兄弟生了个水灵灵的女娃是张佳乐的好媳……
     不对,是张佳乐的小妹妹。
     当然,没啥血缘关系。
     张佳乐爷爷还说张佳乐小时候每逢回老家三头两天就要跑去隔壁家,给小妹妹送玩具送糖果,手上有啥就送啥。
     张佳乐隐约记得自己小时候这么狗腿的样子。

     说起来都自损形象。
     不过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和隔壁所谓的小妹妹见过面了,但他还能清晰地想起小妹妹名字的两个音节。
    仿佛扎根在自己脑海里一样,跟自己的名字一样熟悉。
     “钱言。”

      张佳乐奶奶也一直唠唠叨叨:“乐乐啊,人家小姑娘每年过年都回来陪她爷爷奶奶过年。每年都来我们这拜年啊,你怎么请都请不回来……”
     张佳乐的大表姐也插了句话:“是啊是啊每回来拜年我们说乐乐哥哥没有回来的时候,小姑娘就不说话了,一个人对着电视发愣。啧啧啧啧人家多牵挂你啊。”

    张佳乐坐在一边咬葵瓜子咬的很尴尬。
    大表姐,估计人家钱言不希望你把她老底都给都给兜出来呢。

    离大年三十还有几天,张佳乐家里头已经开始里里外外地忙活了,一心一意打网游的张佳乐也没能幸免,被他妈揪着头发抛出了家门打发他去买酱油。
    一起被抛投技能扔出来的还有他爷爷的锈色两轮坐骑。他把那辆自行车起的虎虎生风,还几次担心会不会骑着骑着就给散架了,不过幸好,那辆破铜烂铁硬朗到不行。

    他还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钱言。

    一个人从车尾箱里抱出了满满一袋子的沙田柚,张佳乐看着都替她觉得沉,在他纠结要不要上去帮忙提一提的时候,人家钱言直接扔地上把一大蛇皮袋子里的柚子拖进了家门。

    目瞪口呆。
    怪力少女。
    之后人家还站在门口和他挥了挥手。
    嫣然一笑。
   “你好。”

    看的张佳乐一愣一愣的。
    他是记不清钱言小时候长什么样了,好像是白白的?头发长长的?方圆十里最懂礼貌的小孩子?
    现在的钱言。
    怎么着也是半个女神啊。
   她穿着黑色的长裤和外套,长发披在肩上,站起来眼睛就像月牙一样。

   这个时候张佳乐才发出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叹。
   才发现自己的文学修养肤浅地只会想:
   “哇,腿好长。”
   “哇,好漂亮。”
   “哇,笑起来好可爱啊。”
    人都是视觉动物。
    张佳乐也不能免俗。

   他又在别人家门口站了会才推着自行车回去,突然一阵风吹过,院子里晾晒的衣服像扬起了船帆。

   张佳乐的母亲在厨房里嚷嚷着:“张佳乐你买个酱油怎么买那么久啊?”
    这多亏大过年的,张佳乐才没有被他妈提着唠叨一天,他在一群表姐的掩护下成功回到自个房间,那间小小的,窗户对着别人家的房间。
    桌上的电脑进入了自动休眠状态。花纹繁琐的窗帘半掩着窗户,张佳乐走近去望了望窗外,外面人家院子里横放着几个蛇皮袋,黄澄的柚子滴溜地滚了一地。
    张佳乐忍不住嘿了一声。
   就跑去玩游戏了。

   大年初一的时候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张佳乐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被突然闯入自己房间的几个表姐惊醒,她们居然开始扒他的衣服。
    吓得他眼睛都瞪大了,捂着衣服领口就缩进被子里。

   “你们干嘛啊?”
    话音刚落就被一片黑暗遮住了视线,张佳乐把头上的东西扯下来发现是自家大表姐给自己买的衣服——前不久他才拿来当屁股垫来着。
    这不,衣服上商标都没剪。

   “你女朋友在楼上。”
   “什么女朋友啊,两个人都没成年。”
   “乐乐啊,有的时候人靠衣装。”
   “打理好自己再下楼。”
    有的时候孙子辈只有他一个男丁的痛就在这了。
    虽然他不是很懂搭配自己的衣服,但这套衣服也忒娘气了点。
    白毛衣和衬衫和牛仔裤。合着不是和昨天的钱言小妹妹穿的不相上下,争着比美吗?
    当他别扭地揪着衬衫领子下楼时就看到昨天的钱言小姑娘在楼下客厅坐的笔直笔直地看着电视里头最近热播的综艺节目。
    家里四老已经在院子里上了麻将台,本来一屋子的莺莺燕燕突然全都跑出去端茶递水了,他们两个人在一个那么大的客厅里头相处还真的挺尴尬。
   他才明白为啥他姐姐们挑了一套这样的衣服,沙发上的小姑娘穿着黑毛衣衬衫和牛仔裤呢。
 
    钱言倒不觉得尴尬,看着他下来还轻轻地给他打了招呼。
    “新年好。阿姨说早餐在厨房里。”

    “好,谢谢。”

      等到张佳乐出去打了个招呼捧着糊成一团的面生无可恋地回到客厅时发现钱言拿着把水果刀和体型强壮的柚子搏斗,看她使刀之生疏,张佳乐都能预想到她的未来了。
     她一脸无助地看着张佳乐,声音很细地问了句:“可以帮我开一下柚子吗。”
   
     不就是开个柚子吗?不开不是男人。
    事实证明,青春期的少年在看到好看的女孩子向他求助时都会忍不住证明自己是个男人。
    以至于他忘记了昨天这个妹子还有怪力的事实。

    柚子皮掰成五瓣和糊成一块的面团一同放在茶几的一角,电视里传出某某知名演员讲段子的声音和耳边传来身旁少女的清脆笑声。
   让张佳乐有点开心。
   就算今天早上早餐吃的是柚子。
   也开心。

   张佳乐发现钱言不是一般的喜欢吃柚子,而是非常。倾向于淡黄色的核让她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边,除了张佳乐吃了四瓣柚子,剩下的全都是她一个人吃完的。在她给最后一瓣柚子拆皮的时候她看了眼张佳乐渴望的眼神,果断把柚子给了张佳乐。

    张佳乐心里想:“柚子这么甜,会不会糖精打多了。”
     两个人在家里大人去打麻将的时间里把钱言带来拜年的柚子全吃完了,电视台都换了几个看。张佳乐还给人家秀了把他的荣耀技术。

    “哇。”
    “好神奇。”
    “乐乐你好厉害啊。”
    “我也想玩。”
     论怎么把妹子拉入深坑。
     连称呼都从刚刚的“你”变成了“乐乐。”

    张佳乐趁钱言在刷小怪的时候四周望了望,看见他大姐缩在门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他百思不得其解。
    两人打游戏一直打到钱言要随父母回家,钱言俨然把他当成革命灶友,扬言下次来还得一块打游戏。
    她走的时候又和张佳乐挥挥手,带着那句轻飘飘地飘到张佳乐心里去的话。
     “拜拜乐乐。”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