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归山

江春入旧年

风起时【张佳乐初恋bg.上】

我来嫖乐乐了……
ooc是我的
年轻的乐乐

年轻的初恋
文笔渣
如果有bug记得提醒我啊!!!!!!

谢谢点开

    风起时:

    k市今年的新年没有下雪,温度也刚好,只是风儿有点喧嚣。
    年仅15岁的张佳乐时隔多年终于在新年的时候回老家小乡村陪他爷爷奶奶过一把年。他的房间里有电脑,他觉得这是天堂。从他的房间窗户里望出去,是结构和自家爷爷的家不相上下的小洋房。
    现在农村人都比城里人壕。
    张佳乐的爷爷说对面住着的是他多年的好兄弟,他的好兄弟生了个儿子是张佳乐爸爸的好兄弟,张佳乐爸爸的好兄弟生了个水灵灵的女娃是张佳乐的好媳……
     不对,是张佳乐的小妹妹。
     当然,没啥血缘关系。
     张佳乐爷爷还说张佳乐小时候每逢回老家三头两天就要跑去隔壁家,给小妹妹送玩具送糖果,手上有啥就送啥。
     张佳乐隐约记得自己小时候这么狗腿的样子。

     说起来都自损形象。
     不过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和隔壁所谓的小妹妹见过面了,但他还能清晰地想起小妹妹名字的两个音节。
    仿佛扎根在自己脑海里一样,跟自己的名字一样熟悉。
     “钱言。”

      张佳乐奶奶也一直唠唠叨叨:“乐乐啊,人家小姑娘每年过年都回来陪她爷爷奶奶过年。每年都来我们这拜年啊,你怎么请都请不回来……”
     张佳乐的大表姐也插了句话:“是啊是啊每回来拜年我们说乐乐哥哥没有回来的时候,小姑娘就不说话了,一个人对着电视发愣。啧啧啧啧人家多牵挂你啊。”

    张佳乐坐在一边咬葵瓜子咬的很尴尬。
    大表姐,估计人家钱言不希望你把她老底都给都给兜出来呢。

    离大年三十还有几天,张佳乐家里头已经开始里里外外地忙活了,一心一意打网游的张佳乐也没能幸免,被他妈揪着头发抛出了家门打发他去买酱油。
    一起被抛投技能扔出来的还有他爷爷的锈色两轮坐骑。他把那辆自行车起的虎虎生风,还几次担心会不会骑着骑着就给散架了,不过幸好,那辆破铜烂铁硬朗到不行。

    他还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了钱言。

    一个人从车尾箱里抱出了满满一袋子的沙田柚,张佳乐看着都替她觉得沉,在他纠结要不要上去帮忙提一提的时候,人家钱言直接扔地上把一大蛇皮袋子里的柚子拖进了家门。

    目瞪口呆。
    怪力少女。
    之后人家还站在门口和他挥了挥手。
    嫣然一笑。
   “你好。”

    看的张佳乐一愣一愣的。
    他是记不清钱言小时候长什么样了,好像是白白的?头发长长的?方圆十里最懂礼貌的小孩子?
    现在的钱言。
    怎么着也是半个女神啊。
   她穿着黑色的长裤和外套,长发披在肩上,站起来眼睛就像月牙一样。

   这个时候张佳乐才发出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叹。
   才发现自己的文学修养肤浅地只会想:
   “哇,腿好长。”
   “哇,好漂亮。”
   “哇,笑起来好可爱啊。”
    人都是视觉动物。
    张佳乐也不能免俗。

   他又在别人家门口站了会才推着自行车回去,突然一阵风吹过,院子里晾晒的衣服像扬起了船帆。

   张佳乐的母亲在厨房里嚷嚷着:“张佳乐你买个酱油怎么买那么久啊?”
    这多亏大过年的,张佳乐才没有被他妈提着唠叨一天,他在一群表姐的掩护下成功回到自个房间,那间小小的,窗户对着别人家的房间。
    桌上的电脑进入了自动休眠状态。花纹繁琐的窗帘半掩着窗户,张佳乐走近去望了望窗外,外面人家院子里横放着几个蛇皮袋,黄澄的柚子滴溜地滚了一地。
    张佳乐忍不住嘿了一声。
   就跑去玩游戏了。

   大年初一的时候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张佳乐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被突然闯入自己房间的几个表姐惊醒,她们居然开始扒他的衣服。
    吓得他眼睛都瞪大了,捂着衣服领口就缩进被子里。

   “你们干嘛啊?”
    话音刚落就被一片黑暗遮住了视线,张佳乐把头上的东西扯下来发现是自家大表姐给自己买的衣服——前不久他才拿来当屁股垫来着。
    这不,衣服上商标都没剪。

   “你女朋友在楼上。”
   “什么女朋友啊,两个人都没成年。”
   “乐乐啊,有的时候人靠衣装。”
   “打理好自己再下楼。”
    有的时候孙子辈只有他一个男丁的痛就在这了。
    虽然他不是很懂搭配自己的衣服,但这套衣服也忒娘气了点。
    白毛衣和衬衫和牛仔裤。合着不是和昨天的钱言小妹妹穿的不相上下,争着比美吗?
    当他别扭地揪着衬衫领子下楼时就看到昨天的钱言小姑娘在楼下客厅坐的笔直笔直地看着电视里头最近热播的综艺节目。
    家里四老已经在院子里上了麻将台,本来一屋子的莺莺燕燕突然全都跑出去端茶递水了,他们两个人在一个那么大的客厅里头相处还真的挺尴尬。
   他才明白为啥他姐姐们挑了一套这样的衣服,沙发上的小姑娘穿着黑毛衣衬衫和牛仔裤呢。
 
    钱言倒不觉得尴尬,看着他下来还轻轻地给他打了招呼。
    “新年好。阿姨说早餐在厨房里。”

    “好,谢谢。”

      等到张佳乐出去打了个招呼捧着糊成一团的面生无可恋地回到客厅时发现钱言拿着把水果刀和体型强壮的柚子搏斗,看她使刀之生疏,张佳乐都能预想到她的未来了。
     她一脸无助地看着张佳乐,声音很细地问了句:“可以帮我开一下柚子吗。”
   
     不就是开个柚子吗?不开不是男人。
    事实证明,青春期的少年在看到好看的女孩子向他求助时都会忍不住证明自己是个男人。
    以至于他忘记了昨天这个妹子还有怪力的事实。

    柚子皮掰成五瓣和糊成一块的面团一同放在茶几的一角,电视里传出某某知名演员讲段子的声音和耳边传来身旁少女的清脆笑声。
   让张佳乐有点开心。
   就算今天早上早餐吃的是柚子。
   也开心。

   张佳乐发现钱言不是一般的喜欢吃柚子,而是非常。倾向于淡黄色的核让她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边,除了张佳乐吃了四瓣柚子,剩下的全都是她一个人吃完的。在她给最后一瓣柚子拆皮的时候她看了眼张佳乐渴望的眼神,果断把柚子给了张佳乐。

    张佳乐心里想:“柚子这么甜,会不会糖精打多了。”
     两个人在家里大人去打麻将的时间里把钱言带来拜年的柚子全吃完了,电视台都换了几个看。张佳乐还给人家秀了把他的荣耀技术。

    “哇。”
    “好神奇。”
    “乐乐你好厉害啊。”
    “我也想玩。”
     论怎么把妹子拉入深坑。
     连称呼都从刚刚的“你”变成了“乐乐。”

    张佳乐趁钱言在刷小怪的时候四周望了望,看见他大姐缩在门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他百思不得其解。
    两人打游戏一直打到钱言要随父母回家,钱言俨然把他当成革命灶友,扬言下次来还得一块打游戏。
    她走的时候又和张佳乐挥挥手,带着那句轻飘飘地飘到张佳乐心里去的话。
     “拜拜乐乐。”

tbc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

评论(3)

热度(22)